第677章 第三十六更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77章 第三十六更

宫泽死死咬住牙根,整个人剧烈的颤栗起来,他双目暴睁,忽然抬手将宫老太太推开:“休想,休想!” “阿泽……你舍不得离婚,你舍不得她,那就要想办法把她留住!” 宫老太太再次紧紧攥住宫泽双臂:“你堂兄和你身量差不多,模样也有几分肖似,阿泽……你这几日想办法讨好那个贱人,再找机会灌醉了她……” 宫泽浑身都在发抖,双眸赤红暴突,他咬了牙,一字一句开口:“你想让宫宸去睡她?让她有孕,你想让我……借种?” “总归都是宫家血脉,与其让自家人睡了她弄大她的肚子,总好过她去外面偷人……” “不行!” 宫泽暴怒,犹如困兽一般剧烈粗喘:“不可能,我不答应,绝不答应!” “阿泽……” “我宁愿一辈子不能碰她,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染指她!” “阿泽,你不能犯傻,你这样,如何留她一辈子?我只问你一句,你们几日没有见面,几日没有说一句话了?” 宫老太太怒目圆睁:“她才二十多岁,她这般年轻貌美,怎么可能一辈子困死在宫家,阿泽,如果你不趁着她现在还对咱们宫家有几分亏欠,用手段把她永远留在宫家,将来,你就更别想再留住她了!” “阿泽……你听妈的,妈不会害你的……妈会让人去打听一下她的月经什么时候来的,算好了她的安全期,必定一击即中,说不定,只用便宜那宫宸一次……” “一次,一次都不行……” 宫泽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启口:“我不答应,我绝不答应,她是我的妻子,谁都休想碰她……” “阿泽!” “这件事你再也不要提起了,二叔那一家人,以后你也少见,他们没安好心!” “阿泽,你不听妈的,早晚你都会后悔!” 宫老太太气急败坏,宫泽却面目阴沉的转动轮椅转身离开了。 回到夫妻二人所住的小楼,司星正在花园里打理花草。 她如今每日都是大把的空闲,渐渐的就对侍弄花花草草来了兴致。 一日里有一多半的时间,都耗在了花园里。 宫泽定定望着司星忙碌的身影。 初秋的天气,她穿了简单的长袖t恤和休闲的牛仔裤,裤腿微微的卷起来一截,露出雪白纤细的小腿。 她这样爱漂亮爱干净的人,此时却满手都是泥土,脸上也沾了几点泥点子,专心致志的打理着花草。 宫泽站了很久,直到送花肥的佣人看到了他,司星方才看到宫泽。 她倒是有些吃惊。 毕竟,她和宫泽的冷战已经持续了很久了。 她不主动和宫泽说话,宫泽又怎会主动的搭理她。 他因为身体的原因,如今性子越发的怪异敏感了。 司星净了手,却没有离开园子的意思,只是站在花树后,望着宫泽,淡淡的询问了一句:“有事?” 宫泽摆摆手让佣人离开。 司星眉毛微微挑了挑,没有制止。 宫泽望着她,见她今日连妆都没有化,素颜却也清新娇美,她的气色好似也好了许多,整个人看着精气神十足,状态很好。 比刚结婚的时候,真的好了许多。 如果让不知情的外人看到了,还以为她是夫妻和睦幸福,所以才这样的容光焕发呢。 宫泽知道司星没有做过越轨的事,她婚后一直清清白白。 但就算是司星整日不出家门,但他只要想到就在帝都就有一个手握权柄的男人在日夜觊觎着她,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架在烈火上炙烤一般,半刻都不能安宁。 宫泽常常会忍不住的想,如果他真的决定放手,和她提出离婚,她到底会不会答应? “司星……” 宫泽滑动轮椅,到了司星面前,他望着她,口吻竟是温柔平静到了极致。 “嗯。”司星轻轻应了一声,见宫泽好似比前两日又瘦了一些,整张脸都透着不健康的苍白,她恍然的又想起他们初见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宫泽,还是个翩翩佳公子,温和,清秀,绅士,得体。 让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那个宫泽和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个宫泽,联系在一起。 “司星,我知道,嫁给我,实在是委屈你了……” 司星没想到宫泽会这样说,整个人也不由怔了一怔。 宫泽惨淡笑了笑:“宫家如今这个样子,实则并不能全怪你,当日裴家作乱,宫家不顾国家大义投效裴家,本就是叛国死罪,就算你没有拿走大印惹怒裴家,事后……宫家也必定要量罪入刑,我父亲那样胆小之人,依旧也逃不掉一个活活吓死的结局……” “说起来,我们宫家如今能在帝都苟延残喘,还是托了你的功劳。” “宫泽……” “我当时一心想要娶你,实则是因为太爱你,我失去了一切,如果再失去你,我活下去当真半点意义都没有了……可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既然爱你,就该看着你开心快乐的生活,而不是把你也困死在这婚姻的僵局中,让你我都日日煎熬……” 宫泽抬起手,轻轻抚了抚面前盛放娇嫩的花:“司星,你本来该是开的最鲜活生动的一朵花,可是我想,如果我再不放过你,也许某一日,你就要彻底的枯萎了……所以,司星,我想明白了,想通了,我们离婚吧,我不能再耽搁你了……” “宫泽!” 司星忍不住的眼圈红了,她原本以为,她和宫泽就要这样纠缠一辈子了,他用自杀来威胁着她,让她永远不能提离婚两个字。 可是现在…… 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竟然会说出……要和她离婚? “司星,你也不要担心我,既然是我自己心甘情愿和你离婚的,那么,我就绝不会再做出寻死觅活的事来要挟你,所以,司星……你不用怕我再犯傻了。” 宫泽温柔的望着她笑了笑:“司星,我希望你今后可以过的很快乐,很幸福……” 司星眼中的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宫泽他,终究还是善良温润的人,就如她初见时一样,纵然身残让他面目全非,但是他……本性依旧是善良澄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