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第二十四更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65章 第二十四更

她又怎会让自己变成这样的女人。 她也绝对不会成为,这样一个让世人唾弃,让儿孙羞耻的女人。 江沉寒望着再次暗下来的屏幕。 第三个电话。 宋宓儿依旧没有接。 他想,这还真是风水轮流转,一报还一报。 从前是宋宓儿整日给他夺命连环拷,他烦不胜烦。 可是如今,却是他打来电话,她不接听。 他想,他终于能体会到从前,他看着宋宓儿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过来,可他就是不接,故意不接时,宋宓儿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他想,他以前真是混账,他以为的烦不胜烦,其实那里面,又包含着多少炙热的情意? 全被他自己给亲手弄丢了。 江沉寒将手机丢到一边,他走到酒柜旁边,开了一瓶红酒。 林菱说她从静微小姐置办的别墅里搬了出来,自己买了一套新公寓。 林菱还说,他挑选出来的那些工作,她几乎全都推了,只留下了一宗娱乐节目和一部文艺片电影。 他倒是没想到她会挑选那部电影,毕竟她自来挑选工作,就只有一个要求,把她拍的美美美的就足够了。 这部电影,她不但需要剃头,还需要牺牲相貌,甚至…… 还有很多的激情戏片段。 江沉寒忽然很想给自己一巴掌,他当时怎么就把这部电影给通过了。 也许,他心里压根就没想到,宋宓儿这样的女人,会挑选一部不卖座的文艺片吧。 江沉寒想了想,挂了个电话给林菱:“把那部电影推掉吧。” 林菱大吃一惊:“可是总裁,宋小姐已经亲自和剧组签了合同了。” 江沉寒不由得微怔。 林菱小心翼翼道:“这些……都是您过目过的,所以……宋小姐说签约,我们也没有拦着……” 江沉寒只觉得一阵头痛。 “那就赔违约金给剧组,双倍的赔。” 林菱苦笑道:“总裁,您知道的,这部片子的导演是陈谋,他老人家这样的身份,宋小姐若是毁约,将来在圈子里就别想混下去了……” “你不知道这部戏有很多激情戏份?” “我圈出来了,可是总裁您什么都没说,您通过了,我以为您不介意的……” 林菱都快吓哭了,江沉寒直接摔了电话。 她就是和他对着来的吧,所以才故意挑选了这两份工作。 一个带着儿子上的亲子综艺节目,全程海外录制,倒是没有违背当初他和她的约定,可是……她带着球球上节目,他这个孩子的父亲,到时候又要被拉出来鞭尸。 他倒真是没想到,她还真是睚眦必报的性子。 还有这部电影,她明明知道,他很不喜欢她接那种需要裸露和男主角亲亲我我的戏,可她却不惜牺牲容貌和形象,直接接了。 嗬。 江沉寒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她是不是当真以为,她就能翻出他江沉寒的五指山了? 江沉寒此时如何想,宓儿是全无心思去考虑的。 她现在很生气,十分的生气,她气的快要爆炸了。 她不过一周没有和赵承巽见面。 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赵家的老宅刚修葺好的门楼,被人砸了个稀巴烂不说,赵承巽也被人打伤了头。 宓儿到了赵家老宅的时候,这个男人,头上缠着渗出血的绷带,顶着毒日头,还在整理赵家被砸坏的大门。 “这是谁干的?你没有报警?” 宓儿暴脾气,当即气的火冒三丈。 赵承巽没有说话,仍在专心致志的干着自己的活儿。 “赵承巽,我在问你话呢!你哑巴了是不是?” 赵承巽将那些断裂的碎砖一一的拣出去,他的脸色好像越发黑了一些,嘴唇干裂起了皮,颜值又下降了一截。 本来就不是多好看的人,现在又被糟蹋成了这样子。 宓儿气的直喘粗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告诉我,我也会帮你出头的不是?” “我不需要女人帮我出头。” 赵承巽忽然抬起头来,满布血丝的眼瞳里闪过一抹狠狞戾光:“宋小姐,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和我走的这么近了。” “赵承巽,你是害怕连累我,还是害怕因为我的缘故,再给你惹出什么事来?” 赵承巽没有理她,继续埋头捡砖头。 “赵承巽!” “我一直以为赵家虽然出了事,可是我妹妹和顾昭自小青梅竹马,顾家两位长辈看着她长大的,不会苛待她,我离开帝都去南疆时,顾昭对我发誓会好好照顾我妹妹,可是……” 赵承巽高大的身子就那样蹲在地上,他将头压的很低,消瘦的肩胛在剧烈的颤着,宋宓儿不知道他有没有哭,只是他此时这样子,看着就让人难过。 “五年,我离开帝都在南疆五年,我妹妹掉了三个孩子,有两个,都是被顾昭亲手打掉的……你知不知道我这次见到她,她瘦的连八十斤都没有,她比我还小三岁,她才二十七岁啊,可她看起来,却像个四十岁的女人……” 赵承巽的声音抖的厉害,嘶哑颤栗的男声,却用着这样平静的声调讲出一个男人的最痛和最屈辱,宋宓儿眼圈倏然就红了,她走上前,在赵承巽的身边蹲了下来,“赵承巽……” 赵承巽却将脸使劲转开到了另一边,他不想让一个女人看到他哭的样子。 他也不明白,他怎会对着宋宓儿说出这些压在他心头的屈辱和仇恨。 “这里弄成这样……是不是他干的?” 赵承巽点了点头:“我想把妹妹接回来,惹恼了顾昭和顾家,这是他们对我的报复吧……可是,就算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把妹妹接回来……” “赵承巽,我帮你,好不好?” 宋宓儿抬起手,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赵承巽,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对自己结发妻子不好的男人,所以,哪怕不是你,哪怕是我不认识的一个人身上发生的事,我也不会坐视不理……” 赵承巽抬头,看向宓儿:“宓儿,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特别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