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那样激烈的深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30章 那样激烈的深吻

这样不远万里抛下公务追过来,简直不像是三十多岁经历无数的老男人所为。 就说是毛头小子也不过如此了。 可他还是来了。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跟着她,只是她一直没有发觉而已。 她买了漂亮的五彩斑斓的长裙子时,他就在对面的街道边看着她。 她学着别的游客讨价还价时,他也常常忍不住的失笑。 她一个人走着,他就跟着。 她笑的时候,他难过。 她发呆愁眉不展的时候,他更难过。 今夜她喝了一点酒,他知道她的酒量,因此不放心,就跟的近了一点,却被她给发现了。 警报器还在刺耳的尖叫着。 他的脸容在繁密树叶的间隙里投下的黯淡光影中,渐渐变的清晰无比。 “星儿。” 他开了口,沉沉的男声穿过夜风拂过她的耳畔,她看清了他的模样,也看到了他眼底的柔软。 司星整个人都怔住了,眼中轰地一热,像是立时就要滚出泪来,可她下意识的一个动作,却是转过身去快步的向前跑去。 “星儿……” 秦九川的声音更低了一截,司星眼中的泪滚滚绵密的落下,她的视线模糊了,长长的裙摆绊住了自己的双足,她趔趄着,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流血了吧,膝盖处钻心的疼着,她爬了几次,爬不起来,压抑的哭声绷不住,破碎的从她惨白的唇间溢出。 秦九川弯下身子,有力双手,打横将他心爱的姑娘抱了起来,紧紧抱在了怀中。 司星整个人都在抖,可她颤抖着,还在拼命的推拒着他。 “秦九川,你放开我……” 司星的眼泪涟涟而落,滚烫的泪,倏然就凉了,却在他的心上烫出巨大的伤痕来。 他不肯放手,抱紧了,将脸压下来,贴在她冰冷的发丝上,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在她头顶轻轻响起:“星儿我不放手,别让我放手好不好?” “秦九川……” 司星在他怀中空洞的睁大了眼,她的声音苍白,可是坚定:“可我已经结婚了。” 秦九川抱着她的手臂好像一点一点的僵硬了,司星挣开他的怀抱,忍着疼站在地上,她仰脸对他笑了笑:“九爷……” 秦九川像是疯了,忽然俯身箍住她单薄的身子,低头吻在了她唇上。 她挣着,捶打着他,哭着,咬他,拼命的反抗,可他不为所动,只是吻的越来越深。 他将她摁在树干上,攥住了她两只细细的手腕,那样的深吻,让她无法喘息,无数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婚后,宫泽也曾这样疯狂的亲吻过她,可宫泽的皮肤是凉的,他的吻也是凉的,甚至他的手指,拂过她脸颊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温度。 再后来,他就渐渐的不再碰她了,再后来,他们开始分房睡。 有时候他心情好,也会和她温声的说笑聊天。 可更多的时候,他像是活在沉郁的沼泽里,他把自己一点一点的熬死,也把旁人也拖进去,不留活路。 她不是没有想过结束这样的生活。 甚至这一次她的那个婆婆这样肆无忌惮的羞辱她之后,她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和宫泽离婚。 但是出来这一个月,她却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她自然可以和宫泽离婚,这个年头,难道还有钱无法摆平的事? 婚后,她和宫泽数次争执冷战的时候,她也曾旁敲侧击的提过。 那个时候,也许宫泽正在燥怒的时候,她的意思不过刚刚表露出分毫,他就激动狰狞的说如果失去司星,他立刻就会自杀。 就如当初他们成婚前一样,他一次一次想要自杀,最终,是她说会和他结婚,他才绝了自杀的心思。 司星也可以不去理会他到底自杀还是不自杀,她大可以逍遥自在继续去过她的生活。 只是,背着两条人命,她又怎能自私的做到把这一切都当作没有发生过? “司星,你过得不快乐,对不对?” 秦九川捧住她的脸,微微带着薄茧的手指,摩挲着她的眉梢眼角,浅淡的湿痕,凉沁沁的刺着他的心。 小城市的路灯不甚亮,那些稀疏的光芒从她头顶的枝叶之间筛落下来,她巴掌大精致的小脸,就在他的掌心中,他想要不管不顾就这样带着她走,不让她再红一红眼睛。 “快乐不快乐,都看自个儿的心吧,我从小在蜜罐里长大,父母哥哥都宠着我,我没受过委屈,没吃过苦,自然,我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可也许,是被保护的太好了吧,所以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这个人自私一点,管他什么良心不良心的,也许,我就会活成另外的样子吧……” 司星抬起手,长睫垂下,遮住了潋滟的眸光:“九爷,你年岁也不小了……这世上好姑娘那么多,找一个温柔的会照顾人的……” “温柔的,会照顾人的……可却偏偏不是我喜欢的……” 秦九川自嘲的笑了笑,他的手指滑过司星柔嫩脸颊,将她被夜风吹的凌乱的鬓发挂在耳后,“星儿,不管到什么时候,你心里记着,哪怕是到了绝境,无路可走了,在我这里,你永远都有一处退路。” 他说完,轻轻抱了抱她,在她眉心处印下一吻:“好好照顾自己,好好保护自己。” “秦九川……” 司星怔怔轻喃,她看着他高大却又料峭的身影远去,没入这深蓝色的夜幕中。 他拥抱她之后留下的淡淡的余温,被这风倏然就吹散了。 盛夏的时节,司星却觉得入骨的寒凉,她缓缓抬起手臂,自己抱紧了自己。 月朗星稀的夜,空荡荡的街头,空荡荡的整个世界。 她终于还是只有她自己。 伴着这更深露重的长夜,一个人孤寂的走下去。 她无法回头,也不能回头了。 三年前那一天,如果她没有跟着他一起来帝都,她就不会遇上宫泽。 如果不曾遇上宫泽,也许她会更晚一点发现自己的真正心意,但却不会阴差阳错的,和他永远没有一个结果。

上一篇   第629章 他乡重遇

下一篇   第631章 司星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