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他乡重遇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29章 他乡重遇

“你说够了吧!” 宫泽整个人忽然像是失控了一般狂躁动怒起来:“如果不是你砸了她的东西撕了她的衣服,她怎么会动怒离开,我如今不过是个废人,她不和我离婚就已经是恩赐了,你还想怎样?” 宫老太太被他这样一吼,当即嚎哭起来:“我这还不是为的你?她整日打扮的妖妖道道的往外跑,外面乱七八糟的什么说法都有……你看看她那个妖精的样子,谁知道外面有多少野男人?阿泽,妈是不想你丢脸……” “不想我丢脸?我如今这样一个废人,早就没脸了,还有什么脸面!” “阿泽……” 宫老太太抱着儿子失声大哭,宫泽通红的眼瞳中,也缓缓的落下了泪来,司星,你千万不要做对不起我的事,你也千万不能做对不起我的事,如果我知道你在外面有男人,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 司星并没有回滇南去,在乘车离开宫家之后,她就改变了主意。 她这样回去滇南,只会让父母哥嫂痛心,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她为什么要让她挚爱的家人来承受这些痛苦。 司星让人改签了机票,随便去了一个旅游城市。 她上了飞机就直接关了手机,落地后,她又买了一只新手机和手机卡,方便在旅游散心时用。 而那只旧手机,就被她放在箱子里,一直放到了旅行结束。 司星走了整整一个月。 最开始一个星期,宫老太太还在硬撑着,可当一周后,她忽然发现自己连日常的开销都支应不起,而家中的佣人竟然每个月的薪水都需要几十万时,她彻底的懵了…… 而更可怕的是,之前她订的贵重珠宝,人家现在都亲自给她送上门了,可她压根拿不出钱付款。 要知道从前,司星随便一张卡都可以透支上百万,老太太买起首饰来,从来都不眨眼的。 “老太太,您看这账单……” 来人依旧是恭恭敬敬的样子,可宫老太太总觉得别人看着她的眼神似笑非笑,好像在嘲笑她一样。 宫老太太脊背都湿透了,却一梗脖子,将面前的十几个盒子都推了出去:“这次的东西我都不喜欢,我不要了!” “哎呦老太太,那可不行……您选的是定制的,每一样珠宝上面都有您交代一定要做上去的姓名LOGO,您现在不要……我们可怎么办?” 来人眼底的笑渐渐淡了:“老太太,谁不知道您家里有钱,这点小钱,加起来也不过百来万,您不会是拿不出来吧?” 宫老太太脸色涨的有点红:“谁说我拿不出来了,这样吧,让我儿媳妇帮我结账就成,你们到时候直接找她吧,她可是出身司家的大小姐,绝不会赖账的。” “那自然是行得通,只是现在,您让少夫人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好回去给老板交差不是?” 宫老太太恨的直骂娘,司星那贱人手机一直都关着,她之前拉下脸和她联络,可她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她现在正在外面旅游呢,这样吧,等她回来,我再通知你们……” 来人冷笑了一声:“既然如此,那东西我们只能先拿回去了。” 宫老太太眼睁睁看着面前一堆黄澄澄碧莹莹的首饰又被拿走了,只觉得像是割了她的肉一样疼的厉害。 来人捧了首饰离开,出门的时候,声音不大不小的说了一句:“买不起装什么有钱人,只怕别人都不知道一家子都在啃儿媳妇的陪嫁似的!” 宫老太太直气的差点晕厥过去,哭天抢地让人把宫泽叫过来,逼着他立时派人去找司星回来。 可谁又知道司星现在在哪里。 这一个月宫家过的艰难,连带着宫老太太气色都差了许多。 从前眼都不眨挥金如土的花钱,现在却连买衣服的钱都拿不出来,家里佣人满腹怨言盼着发薪水,宫老太太在宫泽的几次催促下,把自己的一对沉甸甸的黄金镯子给卖了,这才勉强支应了过去…… …… 司星却在漫无目的的旅行中,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不知名的小城市出现的人。 权势如日中天,总统先生重用的大红人,秦九川。 当她在路边的那个小酒馆喝的微醺,步履有些蹒跚的沿着种着梧桐树的长街缓缓向前走时。 她总能听到她身后不远不近的响着男人的脚步声。 她几次回头,都没有看到身后跟着人。 在这样陌生的街头,夜生活在十点钟就结束的小城市,一个漂亮的女人孤身微醺的走在黑夜里,无疑是很危险的。 司星终究还是有些害怕,酒劲儿也醒了大半。 她悄悄的把手放进包里,攥住了在街边上买来的那个小小的电子防狼警报器。 然后,她又继续缓缓的向前走,她等着那脚步声再次响起,而果不其然,很快就又有了熟悉的脚步声传来。 司星直接飞快转身,然后在看到了不远处跟着自己的一抹影子时,飞快的按下了警报器。 刺耳的警报声在寂静的长街上响起,引得附近的狗都跟着狂吠起来,稀稀拉拉的亮起了灯,有人从窗子里探出头来,打着哈欠大骂…… 可这点热闹,却让司星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你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 司星故意做出恶狠狠凶巴巴的样子。 可她不知道,她此时喝了点酒,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哑,却更是诱人动听。 秦九川从树木投下的暗影中缓缓向前走了两步。 司星以为自己是喝醉了产生的幻觉,她抬起手,轻轻的揉了揉眼。 这样有点小迷糊的可爱的动作,让秦九川心头柔软,眼底也含了笑。 这些年宫家的事他几乎都有所耳闻。 她的日子过的自然不会太好,但实则也不坏。 毕竟宫家上上下下都要靠她来吃饭,谁也不会给她气受。 可这次,她却发了那样大的脾气,甚至还萌生了回滇南的想法。 虽然她最终还是没有回滇南,选择了出去散心。 可他还是担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