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怎么样,要不要包.养我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27章 怎么样,要不要包.养我

宓儿只想冷笑,他怎么说都有道理,黑的也能让他说成白的,她算是看透了,这辈子,她都斗不过他! “行了微微,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和他之间的这些破事,也不要再让你们费心了,不就是十年吗?我能熬过去,再说了……” 宓儿忽然站起身,一步一步风姿绰约的走到了赵承巽的身边。 她穿着十寸高跟鞋,却还是比他矮了大半头,这个男人可真是高。 如果他没有落魄,依旧可以和江沉寒抗衡就好了。 但是现在…… 宓儿抬起雪白的手臂,轻轻的搭在了赵承巽的肩上,然后,她纤细雪白的手指在他后颈交握,轻轻收紧,两个人的距离倏然贴近…… “再说了,合约上说不可以恋爱结婚生子,但没说不可以包养小狼狗或者被人包养吧……” 宋宓儿斟酌了一下,抬眸看着面前男人的脸色。 就算他现在落魄到这样的地步了,可她竟然还是没底气在他面前说出‘包养他’三个字来。 算了,只要能恶心一下江沉寒,她吃点亏又怎样了…… “怎么样赵先生,要不要包养我?” 宋宓儿对面前的男人眨眨眼,笑的娇媚动人男人看了魂儿都飞了身子都要软。 赵承巽面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他闻言只是淡淡问了一句:“宋小姐是娱乐圈最当红的女明星,身价不菲,赵某……可包养不起。” 宋宓儿笑的越发灿烂了几分:“如果赵先生能出得起这个价呢?” “哦?宋小姐说来听听。” 赵承巽微微眯了眯眼,她这样圈着他的脖子,和他贴的这么近,他知不知道这个动作多暧昧。 如果不是他还有几分定力,怕是在她身子贴过来那一瞬,他就起生理反应了。 江沉寒一点一点咬紧了牙关,宋宓儿贴过去那一刻,他额角的青筋都浮了出来。 “我看不上的人呢,千金万金我也不肯,我看得上人……”宋宓儿笑容娇媚夺目:“哪怕是倒贴,我都愿意,当然……赵先生不需要我倒贴。” 宋宓儿嘴角微翘,偏着头想了想:“两万块吧,一个月两万块怎么样?” 赵承巽不由得笑了。 两万块能包养大明星宋宓儿,恐怕全天下的男人都会抢破头吧。 “这个价格……宋小姐是真心的?” 宓儿连连点头:“真的不能再真心了。” 赵承巽没有迟疑:“成交。” 宋宓儿笑靥如花,她就知道她猜的没有错,赵承巽这个人,就算此时再怎样的落魄,就凭他方才在面对总统先生时坦然自若的态度,早晚也能东山再起。 他敢当着江沉寒的面答应包养她,宋宓儿真的敬他是一条汉子。 “宓儿……” 静微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也不能因为生气恼怒,就做这样的事吧。 “怎么,我遵守合约,不谈恋爱不结婚,可我是个正常的女人我也有生理和心理上的需求,我只能这样变相的恋爱了啊……” 宋宓儿挽住赵承巽的手臂,笑的眉眼弯弯:“被赵先生包养的第一天,晚上要不要去庆祝一下?” 赵承巽掂量了一下自己的钱袋子:“当然可以。” 宋宓儿踮脚在赵承巽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江沉寒什么都没有说,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宋宓儿和赵承巽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宋宓儿瞬间心情大好。 离开酒店的时候,约好了五月初八那天晚上姐妹举行单身派对,欢度领证前的最后一夜,宋宓儿就和赵承巽一起离开,去庆祝他们的包养第一天了。 静微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不知道将来会闹成什么样。” 厉慎珩揽了她在夏日的夜风里缓缓向前走:“反正我不会像二哥那样傻,喜欢的人就是要留在身边才会圆满,二哥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肠子都要悔青……” “那你也不劝劝他……” “你觉得他听我们的劝吗?二哥这样的出身,打小就在蜜罐子里长大,他之所以这样认不清自己的心,大约也是从来都不愿意相信自己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这个事实吧。” “宓儿怎么了啊,我觉得她挺好的啊,再说了,我以前不也是出身不好,可你还是喜欢我,可见,根本就是人和人的不同……” “你说的对,我和二哥这一点是真的不同,我是真的痴情,二哥也是真的风流……” “呸,又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我看今天二哥走时那副表情,我总觉得事情没完。” “他都有程曼了,还想怎样,还能怎样啊?难不成让宓儿去做小三?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宓儿。” “你觉得宋宓儿是真的喜欢赵承巽吗?” 静微仔细想了想:“依着我对她的了解吧,如果她对一个男人完全没意思,那么就算是演戏她都不肯演的,而今日她和那赵承巽这般亲密,我觉得,宓儿至少不讨厌赵承巽。” “赵承巽这个人,这些年性子也沉淀下来了,只是,他出身赵家,赵家当年又落败成这样,不知他心中是不是还存着仇恨,我让他回帝都来,是因为他这个人没有大过错,我也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嗯,那就再观察观察吧,他这样有能力的人,若是一直禁锢在南疆,也真的是浪费了人才,不过,含璋,也就你,才有这样的胸襟,换做旁人,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让赵承巽出头了吧……” “现在又不是从前那种封建年代,祸不及家人,他这些年困在南疆,惩罚也算是够了。” “嗯,希望他能不辜负你的这一片心。” “我也希望如此。” …… 夏日的深夜,晚风吹在人身上,终于没有了白日里的燥热。 司星睡不着。 缓缓的起身下床,披了轻薄的外衫走出了卧室。 她关上门的那一瞬,隔壁卧室里的宫泽,也缓缓睁开了眼。 他们没有同住在一起。 甚至在新婚后没多久,宫泽就主动提议分房了。 他的身体是瘫痪了,那方面的能力也没有了,但却不代表他没有那个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