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情敌见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25章 情敌见面

“算了。”宋宓儿的声音有些低沉:“总会有办法的。” 两年时光,记忆里在意的那些人,却好似依旧是旧日的模样。 静微看着宋宓儿漂漂亮亮神采飞扬的走进来,眼底的笑就再也遮不住了。 “给你的礼物……” “送你的……” 两个人迫不及待的都把给对方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 宋宓儿忍不住的眼圈红了,她是谁啊,她是堂堂未来的总统夫人,她宋宓儿算个什么呢? 偏偏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都待她这样的好。 “我送你的可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你不用感动的哭鼻子……”静微打趣宓儿,自己眼圈也微微红了。 “反正我都喜欢。”宋宓儿欢欢喜喜的接过来,又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我就算着你和总统先生该领证了,这就当新婚贺礼。” 静微看了一眼LOGO,不由得咂舌:“这一套要很贵的吧?” 宋宓儿伸手戳了戳她眉心:“姐姐在娱乐圈这么红,难道还送不起?” 说着,又怒其不争的低声‘教训’她:“你可是正正经经的千金小姐,又要做总统夫人的人,将来,金山银山摆在你面前你也不能眨眼睛,知道不知道?” “再说了,你瞧瞧你手腕上这个镯子,买十套这个牌子首饰也够了,偏偏你还说什么贵不贵……” “那我不是心疼你拍戏唱歌挣钱辛苦吗?” “干我喜欢的事,哪会辛苦……” “对了,你和总统先生定了哪一日去领证没有?” “定了。”静微面上有些微微羞涩;“就是五月初九,我的生日那天。” 宓儿欢喜不已;“真好,总统先生对你这样有心,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静微悄悄看了不远处站着的赵承巽一眼:“你……和你一起的那个人,是谁啊?” 她如今这样幸福,事事顺心,当然也希望宓儿能幸福啊。 “就是飞机上遇到的朋友……” 宓儿说着,回头看向赵承巽:“我们一起吃饭吧,吃完饭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介意吧?”宓儿回过头来,笑吟吟看向静微。 静微却一脸为难:“我自然不介意啊,我巴不得你认识更好的男人,只是……刚才来的路上,含璋接了江少的电话,他听说你回国,说是等会儿过来……” “阴魂不散。” 宓儿脸色立时难看无比:“不过他来了也好,我正好问问他合约的事情,凭什么我貌美如花的大姑娘,进了他江家的公司就得十年不能嫁人了!” 静微不由得一怔:“这是合约上写的?” 宓儿有些咬牙切齿:“我看他就是存心想整死我!” “等会儿,要不要我让含璋帮忙问问?” 静微试探询问,宓儿性子自来如此,凭着她和静微的关系,很多事情轻而易举就能解决。 但宋宓儿从来都不认为朋友就该理所当然的帮自己。 又没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如果当真遇到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难处,比如,她真的想要嫁人结婚了,江沉寒不肯放过她的话,她自然会去找静微帮忙。 但是,现在她自己还没想办法,就全去指望别人,这根本不是宋宓儿的行事作风。 “等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吝啬开口的。” “那你有需要的话,千万记得对我说。” “放心吧,我和你不会见外的。” 宋宓儿揽住静微,回头见赵承巽还不过来,不由得催他:“你傻站着干什么啊?跟我一起过来啊。” 赵承巽觉得自己今日的境遇真是玄幻了。 他一个落魄赵家的余孽,刚被总统先生特赦准许回到帝都来,前路还未知呢,却在回来帝都的第一日,第一餐饭局上,就和总统先生见了面。 这事儿要传出去,不知内情的人怕是都会以为,他赵承巽这抱大腿的功夫也实在太了得了一些。 只是,事已至此,他问心无愧,就坦然面对好了。 如果今日会面,能让自己前路云开雾散,他慢慢在帝都站稳脚跟,将来妹妹和堂姐,也好有个依靠,这是好事儿。 赵承巽定下心来,迈步跟上了宋宓儿。 江沉寒坐在车中,微微闭着眼,一路都没有说话。 可司机和助手却明显感觉到了自家主子的不悦。 方才网络上传的沸沸扬扬的那些照片,他们也都看到了。 宋小姐和一个男人一起逛商场,两个人还恩恩爱爱的挑选了很多衣服。 虽然少爷看到这些照片之后什么都没说,也没动怒的样子。 但两人都知道,少爷这会儿不高兴着。 江沉寒不说话,助手也不敢开口,司机专心致志将车开的更稳。 到了酒店,江沉寒下车,往厉慎珩和静微订好的房间走去。 穿过大厅,江沉寒的手机微微震动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号码,是程曼的电话。 他的眉毛不露痕迹的微微皱了皱,滑动屏幕,接听。 程曼的声音很温柔的在耳边响起:“在忙吗?” “什么事儿。” “妈让我晚上带你一起回来吃饭,你有没有空?” “今日不行,改天吧。” 江沉寒说着就要挂断电话,程曼却又道:“沉寒,今天是我妈生日……” 江沉寒眉宇蹙的更深了几分:“你晚上等我电话。” 程曼的声音里立时带了几分欢喜:“嗯,那我等你电话,你忙吧。” 江沉寒将手机从耳边放下来,转身吩咐助手:“去准备一份给长辈的寿礼,礼要重一些。” 助理应声去了,江沉寒走到电梯边,电梯门打开,他迈步走了进去。 程曼无疑是绝佳的结婚对象,甚至她的父母双亲,江沉寒都很有好感。 只是这两年时光过去,他越发觉得这样淡如水的日子,让人无法忍受。 不管程曼做的再怎样好,再怎样的完美无缺,程家和江家的长辈又处的怎样和睦,他却都生不出任何结婚的念头来。 甚至好几次,明里暗里拒绝了两家长辈要他们先订婚的意思。 他还是没有办法爱上程曼,甚至连交往最初的那一丁点喜欢,也早就消弭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