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时隔数年,大美人的再一次投怀送抱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22章 时隔数年,大美人的再一次投怀送抱

静微听她这般说话,就知道这个自愈能力强大到可怕的女人,是真的又一次痊愈了。 只是静微怎么都没想到,宋宓儿是真的回来了,却带了一个男人一起回来。 而那个男人,正是去年才被厉慎珩特赦,准许从南疆回来帝都的赵家公子,赵承巽。 其实好几年前,两个人就有一腿,宓儿那时候还怀着身孕,只是没有显怀,为了报复那个影后白彤,她故意去勾搭了赵承巽。 赵承巽当时不知道她有身孕,也确实被她撩的心襟动摇,后来,宋宓儿未婚产子,新闻爆炸,据说赵承巽当时还傻眼了半天。 真是没想到,隔了这么几年,赵家从最高峰跌落谷底,赵承巽被发配到南疆不得回帝都,宋宓儿出国生子,在娱乐圈浮浮沉沉,和江沉寒虐来虐去没个结果…… 赵承巽却又和宋宓儿走到了一起。 据说两人是在飞帝都的航班上重逢的。 一向爱美如命,看人只看颜值的宋宓儿大小姐,最初根本没有认出来被南疆的风沙摧残的黑瘦结实再无任何纨绔公子哥儿模样的赵承巽。 但赵承巽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小妖精。 说来也奇怪,在南疆那些难熬的日子里,无数个深夜里,他都会想起宋宓儿那个妖女。 想起她偎入他怀中,娇滴滴的喊着小哥哥,说她忽然觉得脚踝好疼,能不能扶她一下。 想到她故意跌倒在他怀中,暖香软玉惹得他当时就小腹紧绷的妖精模样。 隔了这么几年,她好似比当时记忆中的那个影子还要光彩耀人几分。 她的身材依旧是好的让人移不开眼,只是,好似比他记忆中抱在怀中的那副身段,更凸凹有致了一些。 整个飞行途中,赵承巽都被那女人撩的有些把控不住。 不要说他自己,周遭的男乘客,大约个个儿都有些心猿意马。 甚至连英俊帅气的空少,都比往日多走了几趟。 宋宓儿早就习惯了自己的美貌,压根不会在意这些,卸了妆敷了面膜就美美的睡下了。 孰料中途飞机遇到了气流,略有些颠簸。 但是大美人或许是睡的太香做了噩梦,被颠簸惊醒后,吓的直接挂在了旁边端坐如山的赵承巽身上。 赵承巽垂眸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过度的惊吓让她的小脸有些许的苍白,她紧紧的闭着眼,长睫毛剧烈的颤抖着,小嘴儿抿的紧紧的。 半张脸都压在他的胸前,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她柔滑细腻的脸颊紧压在他胸口,一点一点的把他整个人都点燃了。 赵承巽感觉到了周遭男人们投来的满是杀气的眼神。 但他并不为所动,如上次一样,是她主动来投怀送抱的,他自然笑纳。 飞机终于平稳了下来,宋宓儿这才松了一口气,一点一点的睁开眼…… 她察觉到自己挂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而那个男人的身上很硬,快要把她硌死了。 而更离谱的是,以她生过孩子床上经验也丰富无比的过来人身份判断,这个该死的男人,他——石更了! 宓儿脸上不由得掠过了一抹绯红,立时弹开,随即抬手一巴掌就打了出去:“臭流氓!” 周遭的男乘客不由解气无比,打的好,再给他一耳光才好! 赵承巽微微眯了眯眼,舌尖抵在被她这一耳光打的略疼的口腔内侧,磨了磨。 “宋小姐,刚才飞机遇到气流,我好好儿在自己座位上坐着,是你自己扑到我怀里抱住我的!” 宓儿咬了咬嘴唇,大言不惭:“我是主动扑过去抱你了,可我没让你石更啊!” 周遭立时一片哗然,那些男人看着赵承巽的目光,恨不得把他吃了。 赵承巽只觉得太阳穴有些隐隐升腾,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她说话一点都不知道注意吗? “我想,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一个漂亮年轻的女人正面扑入怀中的撩拨时,都会石更,除非,那个男人不正常,性无能……” “反正就是你不要脸!” “宋小姐……您还真是强词夺理。”赵承巽轻笑了一声。 宓儿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她眯了眯漂亮的眼瞳望向赵承巽,努力在记忆中搜寻这张脸…… 好一会儿,她才骤然想起来了什么,有些微愕道:“是你?赵承巽……” 赵承巽微微颔了颔首:“真是三生有幸,宋小姐还认得我。” 他话音刚落,宋宓儿就微微皱了皱眉,声音依旧的娇柔动听,正常说话也像是在对人撒娇一样:“你现在怎么这么丑啊……” 赵承巽:“……” “南疆气候不好,等回去帝都,好好保养保养,兴许还能找回过去的几分颜值。” “保养我最拿手,到时候你来问我。” 赵承巽点头:“我久不回帝都,一切都生疏,还真是要多谢宋小姐这样热心帮忙了。” 周遭男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这是,旧相好,久别重逢? 不由吃味的看着那个男人,那么黑,除了个子高一点,也没比他们好看帅气啊。 看来这美人儿的眼光并不高,也许他们也有机会去尝个鲜。 下飞机,两人道别。 赵承巽拖了个箱子去排队等出租。 宋宓儿自然有人接。 只是她不想让江沉寒公司安排的经纪人和助理来接,因此提前告诉了静微,让她来接她。 随着人流往外走的时候,宋宓儿又看到了鹤立鸡群一般站在人群中的赵承巽。 他穿着简单的衬衫和长裤,脊背挺拔,宽肩窄腰大长腿,假以时日,在她的保养之下,定然又是个夺人眼球的大帅哥。 大帅哥是不该排队等出租的。 宋宓儿握了握拳头,觉得自己有必要美人救帅哥。 “赵承巽。” 宋宓儿直接喊了赵承巽名字。 耳力过人的男人立时闻声回头。 宋宓儿甜甜一笑,撩了一下鬓边落下的碎发,对赵承巽招了招手:“你过来呀,我东西太多了,你帮我拿出去吧。” 赵承巽看了看大美人身边的一只粉色小箱子,还有挎在身上的香奶奶小方包——这叫东西太多了?

上一篇   第621章 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