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年轻的女孩儿,背影纤细,小腹却隆了起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20章 年轻的女孩儿,背影纤细,小腹却隆了起来

徐慕舟的脸色微微沉了沉。 周念收拾完,终于松了一口气,瘫在沙发上不想动弹。 见他回来,强打了精神问他:“你吃晚饭了吗?这会儿是要放水洗澡还是……” 徐慕舟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卧室,少顷,周念听到了车子的响声,她不由得有些微怔…… 这人,难道是嫌她把屋子里弄的乱七八糟的缘故,所以调头走了? 徐慕舟军人出身,强迫症极其吓人。 更何况……他还是龟毛的处.女座,真的好可怕。 惹不起惹不起。 周念缩了缩脖子,幸好她要回滇南不再回帝都了…… …… 狱中整整一个月都没有任何消息传出的裴祁深,忽然在四月中旬的某一天,让人去请了厉慎珩前来。 他同意用裴家长子裴祁深的身份出面指证裴方野和其同党的一应罪行。 厉慎珩闻讯大喜,立时和秦九川一起赶赴监狱。 三个人会面持续了整整一下午。 然后第二日的清晨八点,裴祁深在狱中会见国内外媒体,将裴家勾结邻国围困涵口关,叛国窃国的罪名,一一公布于众。 因着他是裴家大公子,从始至终都参与了裴家谋反这件事的缘故,他的说辞,自然是极具信服力的。 整整两个小时的记者会,全程鸦雀无声,通过媒体直播全世界都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一幕,听到了这个重磅新闻。 而与此同时,厉慎珩还让人在记者会上公开了涵口关惨案的所有实证,当那些照片,视频,一一清晰的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整个国际舆论都沸腾了。 m国总统大怒,立时让裴方野也召开新闻记者发布会,声称裴祁深是想自己活命因此才把自己的罪行全都推到了他的头上。 又控诉厉慎珩为了打压对手,不惜捏造罪名,等等等等…… 但世人眼睛雪亮,一方是穷途末路杀人无数的恶贼,一方是手握如山铁证深得民心的新任总统,孰是孰非,自然蒙骗不了人民。 m国首都爆发了几场规模不小的民众游行,民众围了总统府,示威抗议要总统先生将裴方野一行驱逐回a国,让a国自行审判。 而联合国组织那边也不堪国际上的几重施压,发表声明抗议m国干涉他国内政,收容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 裴方野震怒,暴跳如雷咒骂裴祁深,早知道今日会被这不孝之子反咬一口,当日出逃前,他就应该让人把他先杀了! 如果m国迫于压力不得不将他送回a国,他岂能有一条活路? 可如今,该怎样让人相信裴祁深所说的不是实话? 裴方野的目光,忽然缓缓落定了在窗外园子里的某一处。 年轻的女孩儿,还有着纤细的背影,但小腹却微微的隆起了。 虞嘉言,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而这腹内的孩子,是他那个不孝子的。 裴方野忽然眯了眯眼,唤来佣人,“去将虞小姐请进来。” 翌日,裴方野再一次召开记者见面会,而随同他一起出席的,还有身怀四个月身孕的虞嘉言。 整个记者会的过程中,虞嘉言不发一言,自始至终都是低头垂泪的哀婉模样。 而裴方野却捶胸顿足,涕泪横流的对记者道:“……一个连自己未婚妻,怀着自己孩子的未婚妻的生死都不顾的男人的说的话,又有几分可信?” “他这般颠倒是非,捏造罪名,如果我和我这可怜的儿媳妇真的被遣送回国,怕是都要性命不保,我可怜的孙子也要丧命腹中……” “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妻儿性命都罔顾之人,他的指控,又怎能当作铁证?” 虞嘉言闻言,哭的越发可怜哀婉。 记者会散后,她出去的路上,被无数媒体围堵。 虞嘉言抬起哭的红肿的泪眼看向镜头,双掌合拢,念了一声佛号:“信女自小长在佛前,吃斋念佛十数年,从不曾做违背天理之事,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得以团聚,我愿意折寿十年,终生茹素,阿弥陀佛……” 虞嘉言这一席话随着记者的镜头顷刻间传遍世界。 a国对她议论纷纷,褒贬皆有,但她素日口碑极好,因此,同情称赞她的人,竟然占了多半。 人人都慨叹她命途多舛,好好儿的女孩儿,偏生被裴家大公子给看上,以至于如今,有家归不得,有国不能回。 腹内的孩子,怕是连父亲的面都难见到了…… 若是不知内情,怕是厉家虞家这些人也要叹息一声虞嘉言可怜。 但当日那会心小和尚的一番话,众人已是心知肚明。 这虞嘉言,惯会在人前演戏,做出一副慈悲为怀的样子,实则,她的行事却可以称得上是狠毒了。 但无疑裴方野的这一出苦肉计还有点用处,国内国外议论纷纷,就连m国国内都吵成了一团。 两派人个不退让,吵个不休,事情却反而僵持住了。 m国现任总统与a国不睦,裴方野的存在无疑对他制衡a国是极其有利的,因此m国总统一力主张继续给裴方野提供政.治庇护,只是为了平息外面民众的抗议,不痛不痒的让裴方野一行人搬出来现在居住的豪宅区,换了其他的寓所。 m国总统的行止,无疑让裴方野一行精神大振,越发变本加厉的投其所好,各种抹黑a国,奇葩言论层出不穷,真是让人恨之入骨。 m国这般助纣为虐,厉慎珩也未再在言语上和他们理论争个长短,只是直接下了命令,自下个月一号起,将进口大豆等a国短缺的一些农作物关税提高十个百分点,并开始向c国等国家大量收购大豆和其他农作物…… 这个消息一出,m国的商人财团头一个炸了,因为一个叛国窃国的小人,损毁的却是数以亿计的钱物和他们这些商人的利益。 如果a国今后再从其他国家进口那些农作物的话,m国无数的农场主都得破产自杀了,这一系列后果,怕是总统先生都无法承担。 两国开始了漫长的交涉,一次一次的约谈,会晤,事情整整纠葛了三年,m国现任总统任职期满,方才尘埃落定。 而这三年中,裴方野遗留在国内的那些嫡系,似乎也是感觉到了末日就要降临,开始疯狂的四处作乱…… (.=)

下一篇   第621章 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