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凤凰脱了毛连只鸡都不如,真是上天开眼!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18章 凤凰脱了毛连只鸡都不如,真是上天开眼!

如果裴家成事了,她自然是胜者,没人敢说她半个字不好。 只是可惜,裴家败了…… 田芳华跪在病房外,心里却在暗自祈祷,裴家留下的人不要那么的不中用,就算夺不走这江山,弄死几个人,她也觉得解气了。 她昨日从医院出来,没有回虞君谦给她买的那一套公寓,反而去了田小芬之前租住的房子里。 她翻箱倒柜的找了很久,倒真是让她找到了一些田小芬遗留下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就成了支撑着她苟延残喘活下去的最后希望。 就算活的不如一条狗,她也要活下去。 因为,她还要亲眼看着那阮静微,从一个拥有一切的天之娇女,变成一无所有的可怜虫呢…… 就像她虞芳华,就像她一样! 杜太太不想看到她,几次让人赶她走,偏生田芳华就是如狗皮膏药一般跪在门外不走。 任凭杜太太骂她打她,她都咬牙忍着。 到后来,还是杜玉容让杜太太把她叫了进来。 这是杜玉容出事后,她第一次见到她。 曾经珠圆玉润的女孩儿,总是被她嘲笑胖的像猪一样的女孩儿。 现在却变成了干瘦的骷髅一般,皮包着一层骨头,瘦的让人不敢直视。 床摇起来了一些,杜玉容半靠在床上,凹陷的双颊让她看起来苍老了几岁,她的目光平淡的落在田芳华的脸上,“你想让我原谅你,田芳华,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算是在外面把地板磕破,我也不会原谅你的,只是……我虽然不原谅你,但我也不恨你了,所以,你以后不要来了,我也不想看到你……” “玉容……” “拜你所赐,我以后再也不用费心想着减肥的事儿了。” 杜玉容轻轻笑了一笑:“前几日,虞伯母来看我,我才知晓了你的身世,原来你并非虞家的女儿,静微姐姐才是……” “那么这一切就能说得通了,虞伯母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女儿呢?龙生龙,凤生凤,田芳华,我现在才信了……” “你随便羞辱我吧,玉容,只要羞辱我,你能心里好受一点……” “羞辱?在你看来,说出实话就叫羞辱?那么你当日对我做的又算什么?” “玉容……如今我已经处境这般不堪了,只要你肯原谅我,就是给了我最后一条生路,玉容,当我求求你……” “我给你一条生路,谁给我一条生路?田芳华,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没有可能原谅你的,我没有落井下石,就是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情分上了。” 杜玉容闭上了眼:“妈,我累了,你让她出去吧,以后,我不想看到她了。” 杜太太心疼的连声应着,让杜家的佣人将田芳华赶出了病房。 “玉容,玉容……” 田芳华颇有些不甘心,扒着墙壁不肯走,杜太太却冷着脸,直接在她面前把门重重关上了。 “哎,这不是虞家大小姐吗?” “什么虞家大小姐啊……她根本不是虞家的千金!” “看我这记性……对了,她现在改姓什么来着?” “是田,田芳华,晓晓,你看你这记性……” “对对对,是田,她现在叫田芳华了……真是可惜了芳华这两个字,啧啧,给她用,真是糟蹋了。” 田芳华缓缓的转过身去,她平静的看着面前站着的那几个衣着精美首饰亮眼的名媛千金。 平日里她们都在一个圈子里,以张晓晓为首的这几个人,如狗一样围着她摇尾巴。 现在她落魄了,她们立时就过来落井下石。 还真是世态凉薄。 “田大小姐,您这是来干什么呢?不会……是来看玉容的吧?” “看你这头上磕的,都流血了……哎呀呀,可真让人心疼……” 张晓晓一边说着,一边对身侧同伴道:“你们大约不知道,这位田大小姐啊,最喜欢磋磨身边的人,她自己被罚跪,还要拉个替罪羊和她一起跪……啧啧,这颗心啊,真是黑透了!” “因果报应,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张晓晓抱了双臂,讥诮望着她:“当年在江城,田大小姐好大的排场,你得罪了如今的总统先生,总统先生动怒让你跪在学校外,你倒好,拉了我陪跪,自己却起来走了……” 张晓晓想到那漫长的一夜,似乎依旧心有余悸:“大家都是娇生惯养长大的,田芳华,我在学校外面跪了一夜,你知不知道我多恨你?我两条腿差点都废了……” “你耀武扬威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你的报应了!” 张晓晓几乎是咬牙切齿一般的说道:“真好,我还能看到你这只凤凰脱了毛变的连只鸡都不如,真是上天开眼啊!” “张晓晓,你从前不过是我身边的一条狗,就算是我今日潦倒落魄了,在我眼里,你还是一条摇尾巴的狗……” “狗又怎样?我就算是做一条摇尾巴的狗,我也不会再围着你转了……田芳华,你想不到吧,我们张家这次也立了功,将来自会得到总统先生的重用,我张晓晓,这一辈子都风光无比衣食无忧,而你!你这个心狠手辣的毒妇,你的报应……才刚刚开始呢!” 帝都名媛圈子就这么大,杜玉容和众人也是自小相识。 当日杜玉容的遭遇,几乎让这些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们个个都觉得齿冷心寒。 不过是一些女孩子之间的小龌龊,她竟然能做出这样毒辣的事情来,若真让她得势,将来岂不是人人自危? 而这些人中,昔日,又有谁没受过这田芳华的气呢。 比她生的漂亮的,她嫉妒人家说人家是狐狸精勾搭男人。 比她丑的,她明里暗里讽刺别人嘲笑别人…… 这样的人,一朝落魄,不被人踩死已经是万幸了。 “张晓晓,你以为你能得意一辈子吗?就像昔日的我,谁又能想到我今日会是这般境地,我好心劝你一句,做人留一线吧,免得将来……” “你以为你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前路如何,你我都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