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不如就让每一个人,都圆圆满满吧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14章 不如就让每一个人,都圆圆满满吧

而如今,田小芬入狱,她被上级勒令退团。 这样的事,也只可能是阮静微做的吧。 若不然,好端端的,谁会针对田小芬和她? 可是,田小芬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会重判二十年? 阮思雨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现在,是不是该试探着去打听一下田小芬被关在什么地方,然后想办法去探望一下,好得知更多的内幕? 要不然,她将来会不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阮静微如今真的一步登天了,那么她就拉下脸去见她,她给她磕头赔罪,求她放她一条生路。 她可没那么犯傻,那鸡蛋去碰石头。 在文工团这么久,她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就像是她这种出身的女孩子,和那些出身背景极好的小姐们少爷们比起来,简直蝼蚁都不如。 更何况,阮静微攀附上的还是堂堂的总统先生。 阮思雨深深吸了一口气,磕头赔罪又怎样,只要能让她不被牵连好好的活下去。 她愿意低头,她才不会傻到去与阮静微为敌,她已经彻底的想通了,她如今这般模样,是决计没有一步登天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可能了。 而就算是她能飞上枝头,难不成还能越过总统夫人的身份去? 所以,不如就老老实实安分守己的不招事端的好。 希望阮静微能看在她们姐妹一场的份上,看在她是真的悔改了,再也不会翻出什么浪花的份上,能放她一马。 …… 静微和厉慎珩在虞家吃过午饭,又待到下午三四点方才离开,驱车回了厉家。 厉家众人已经知晓了二人订婚的事。 从厉老太太开始,一直到家中佣人,个个都是欢喜的。 就连上次受了惊吓断断续续缠绵病榻的厉夫人,都没有异议。 毕竟,她一直信奉的慧仁大师,却帮着裴家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而她视作密友的付雪娇,却也是这样蛇蝎心肠,差点要毁了他们厉家和含璋。 厉夫人懊悔不已,事已至此,她又怎会不知之前的那些梦,定然是有人做了手脚的缘故? 心里虽然后悔自责,但却又实在拉不下脸给小辈认错。 再想到当日金芝被人收买自作主张对静微那孩子做的事,差点让人家丢了一条性命,她更是觉得没脸面对静微。 因此,这些日子静微来厉家时,她往往都称病不出。 但却在厉慎珩告诉厉家长辈,他和静微已经在涵口关订婚之后,把自己压箱底的珠宝首饰都拿出来给了静微。 其中有一套首饰,是厉夫人早已说过将来要亲自送给儿媳妇的贵重翡翠。 至此发生的一切,却都是在静微和虞家二老相认之前的事。 厉慎珩特意在厉家上上下下包括厉夫人都接受了静微之后,方才告诉了厉家众人,静微的真正身世。 两个老太太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高兴静微这孩子将来不用被出身所限,会走的更轻松一些。 难过的却是,这样好的孩子,却白白受了那么多年的罪。 若是没有发生那件事,她打小就长在帝都,长在父母双亲跟前,也就不用受那些苦和委屈了。 而厉夫人,在得知静微身世之后,更是又羞又愧又怜。 她当初失心疯一般,先是要撮合儿子和那个假千金虞芳华,后来到了滇南,又被周娴捧的晕头转向觉得周娴也不错。 可后来,虞芳华和周娴的所作所为都一一打了她的脸…… 而她死命抗拒的阮静微,却这般好,做了那么多让人赞叹佩服的事。 她这到底是什么眼光啊! 厉夫人心里心结难除,又自责太重,本就虚弱的身子,越发不好起来。 待到春和景明的时候,两个老太太都逐渐的恢复了健康,厉夫人却病的起不来床了。 但厉家上下,却并无任何一个人道德绑架静微,要她去宽厉夫人的心。 毕竟当初,这孩子吃的那些苦头,现在提起来,还让人难受。 静微右手的伤,还历历在目呢,那两个没有指甲的手指头,每次伸出来,老太太看到都要心疼一阵。 更何况是厉慎珩。 而虞夫人在和静微相认之后,知晓了她手受伤的前因后果,这个向来与人为善性子极好的女人,却执意不肯踏入厉家一步,也不肯再理会厉夫人。 原本,厉夫人与她感情算是真的很不错的。 可虞夫人实在太心疼女儿的遭遇,已经是笃定不肯原谅厉夫人的所作所为了。 但厉家人不说,不提,静微心中却已经有了主意。 她不是傻子,她能看得出来,厉夫人和虞芳华是截然不同的。 虞芳华那个人,死不知悔改,可厉夫人,她是真的自责愧疚。 不管怎样,她是含璋的母亲,将来,也会是她的婆婆。 当日的事,她虽然心中恨过,怨过,但时过境迁,金芝也死了,厉夫人又病成这样,可见她心结多深。 其实静微知道,就算她执意不肯原谅厉夫人,厉家也不会有一个人说她不懂事怪责她。 可如果她的一句原谅,能换回更好的一个结果呢? 厉夫人真心的悔改,她给厉夫人一个机会,含璋就算不说,心里也会好受一点吧。 难不成,真的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厉夫人就这样愧疚病死,而她和含璋之间,就算感情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但她也很清楚,终究有些东西,还是会变的不一样了。 虞夫人不想女儿就这样白白委屈了一场,但这孩子,兴许是童年少年时期的那些磨难的缘故吧,她总是活的更通透一些。 虞夫人最后还是点了头,答应了静微的要求。 但在静微的心中,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深深的记着那个梦,梦里面,上辈子的厉慎珩早早病逝时,厉夫人一夜之间白了的头发。 她能理解厉夫人的那些所作所为,身为一个母亲,那样的痛楚实在太真实可怕了。 既然上辈子,没有人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那么这辈子,不如就让每一个人都圆圆满满吧。 静微终究还是去见了厉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