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冒牌小姐和正牌千金初次交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08章 冒牌小姐和正牌千金初次交锋

程曼的心彻底的定了下来。 而江沉寒方才的一系列表现,更是让她吃了定心丸。 如果他表现出有一分的不耐…… “小曼喜欢吃什么?西式还是中式?” 江沉寒发动引擎,沉声询问。 程曼眼睛弯弯对他一笑:“我不挑食,随你口味就行。” 江沉寒唇角勾了勾,伸手抚了一下她的脸颊,什么都没有再说,发动了车子。 而被他抚过的地方,却好似很久,都残留着滚烫的触感。 车内有音乐响起来,一曲一曲的播放下去,原本流畅动人的钢琴曲中,却忽然突兀的夹杂了一首很火的口水歌。 唱歌的女声,声音还是很好听的,只是唱功很一般,连换气都不会,可依旧挡不住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娱乐圈最当红的小花旦,未婚生子三年后回国复出,出的第一支单曲,直接爆红,登顶各大音乐排行榜。 不管怎样,不管她的口碑多差,名声多不好,但她的国民度,实在无人能破。 “爱你,想你,念你,喔~念你,想你,爱你~” 甜的让人觉得有些发腻的歌声,不断的在车厢内回荡。 程曼觉得自己满腹的欢喜忽然被这歌声给淹没了。 她并不会自欺欺人的认为,江沉寒这样的宦门子弟成功男人会只是单纯的喜欢这样一首口水歌,才会在车子上播放。 而这个清醒的认知,却更让她难过。 江沉寒忽然把歌切掉了,继续播放的,又是钢琴名曲。 程曼望着窗子外,没有说话。 江沉寒也没有说话,这一路,一直都是沉默。 到最后,他将她送回了家,他们,没有一起去吃早餐。 好像,彼此,都很默契的忘掉了这件事,没有一个人再提起。 程曼看着江沉寒的车子远去,一直到看不到了,她整个人像是骤然垮了一般,委屈的眼泪再也无法自控的汹涌而出。 他其实,一直未能完全的忘掉宋宓儿吧。 那么,他与她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 …… 去探望了宓儿之后,虞夫人打来电话,让静微带了厉慎珩回家来吃饭。 虞家众人又搬回了虞家的老宅子。 原本虞夫人并不想回去,毕竟这栋宅子里留下的回忆不是很美好。 但在静微看来,这是父母的在帝都的根基所在,虞老太太已经送走了,余下众人相处又这般的好,自然一家人该住在一起。 她喜欢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就和她曾经奢望了无数次的画面场景一模一样。 更何况,在静微的心中,她觉得这些年虞家对虞夫人的亏欠太深,这个女主人的位子,一定要落在虞夫人的身上,后半生,她希望她的母亲能生活的幸福安宁,儿孙绕膝,尽享天伦。 “妈让咱们回家吃饭呢。” 静微挂了电话,含笑对厉慎珩开口,他们俩在涵口关订婚的事,并未在帝都大肆传扬,也只有厉家秦家和虞家,还有彼此信重的亲朋知晓。 厉啸夫妇受了一场惊吓,身子都不太好,两个老太太年纪已高,之前强撑着两家门户,如今松懈下来,更是接二连三的生病不断。 依着两个老太太的意思,是想让他们俩赶紧完婚的,毕竟老人家想的远。 她们都担心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孩子们这样孝顺,将来的婚事又要耽搁下来。 不如现在就完了婚,她们也就不再记挂着这件事了。 静微一则想要念完大学再结婚,二则又不愿让两个老人家伤心,这段时间一直都很矛盾。 她若是现在就完婚,她再回去大学上课,有着总统夫人这样的头衔,怕是大家都不自在。 因此,静微就提出,他们可以办一场只有家里人和亲朋参加的婚礼,不对外公布,但厉慎珩又不肯这样藏着掖着委屈她。 去领结婚证吧,静微年纪又没到,虽然这不过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身为总统先生,他总不好第一个做出不守法的事情来。 静微也是执意不肯的,左右就还有一两年的时间,很快也就过去了。 毕竟,就算没有结婚证,她也不怕厉慎珩会跑。 事情僵持在这里,怎么都找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好主意来。 静微上辈子没能念大学,这辈子若是因为结婚,再没将大学读完,就实在太遗憾了。 厉慎珩向来十分尊重她的一切决定,知道她不会舍弃学业,而他也从不曾想过让她只做背后的女人,自然更不会让她退学。 “那晚上咱们回去陪两个老太太吃饭。” “行,过两日,就该回学校了,以后怕是不能常常去陪两位老太太,这两日就多回去看看。” 夜肆开车送了厉慎珩和静微回虞家老宅,孰料车子刚到虞家老宅门外,斜刺里就有一道消瘦的身影窜了出来,挡在了车前。 夜肆急忙刹住车子,厉慎珩和静微都看清楚了拦在车前的人。 是虞芳华,昔日虞家金尊玉贵的大小姐,帝都名媛圈里的小公主。 可如今,却这般形容消瘦说不出的落魄。 实则虞君谦并没有苛待她,就算是虞家不会认她,也不会再让她留在虞家。 虞家老宅她不能住了,但虞君谦还是买了一套小公寓给她,也留了足够她生活的还不错的钱物。 毕竟,她在虞家长到快二十岁,人心都是软的,她就算作恶多端,但也没到让她去死的地步。 虞家这样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静微也知晓这些。 只是虞芳华的事情,她从来都不曾插手,她也不愿去插手,让父母为难。 他们怎样处理,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但虞芳华如今这模样,倒让不知情的人看起来,还以为虞家多么的凉薄,将这养了二十年的女儿,苛待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静微越发齿冷,虞芳华这样的人,从来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会以为天下人都辜负了她,对不起她。 她这样做,不过是还眷恋着虞家的家世而已,想让世人用舆论来压虞家,让虞家继续养着她这个所谓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