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打情骂俏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600章 打情骂俏

静微望着二人这样恩爱情深的样子,心头如梗了一根刺一般难受。 她看到江沉寒,总是免不了想起宓儿,为宓儿难过。 厉慎珩看她情绪有些低落,知道她是心中惦记着宓儿,此时人多眼杂,也不好相劝,只是轻轻握住她的手,握在了掌心里。 静微抬头望他一眼,勉强笑了一笑。 厉慎珩又将徐慕舟介绍给众人。 霍沛东几人早已和徐慕舟见过数面,彼此相熟,静微昔日在滇南,和徐家,小白又有那样的渊源,自然也是旧识,彼此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小白最初还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徐慕舟和周念身边,只是微微宝贝儿就在她对面坐着,他们俩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机会说话亲近,小白渐渐就坐不住了。 屁股下面像是长草了一样坐立不安,一双大眼睛眼巴巴的望着静微,只恨不得立刻飞到她身边去。 男人们喝酒热闹,几个女人彼此坐着也没意思。 高蘅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如今家里的两个祸害,一个被送回了西北老家去,一个也翻不出浪了,她心情更是极好。 这几日相处下来,静微又是这样柔善宽厚的人,前有虞芳华那样奇葩的小姑子做对比,高蘅更是觉得静微又漂亮又可爱可亲,只将她当作亲妹妹一般看待。 姑嫂之间因此相处的极好。 高蘅拉了元敏敏和静微去一边说话,元敏敏性子和善,怕程曼与周念落单了面上不好看,也叫了二人过去。 周娴还没开口呢,小白已经拽着她站了起来,小东西急的恨不得蹿起来,周念被他拽的趔趄,又无奈,只得站起身牵了他手过去。 程曼眼睛很亮,比寻常人看着都黑亮精神一些,大约因为她父亲是京戏大家的缘故,她可能打小也耳濡目染的学过。 会唱京戏的人,普遍眼睛都生的特别好。 程曼走过来笑着和众人一一招呼后,目光就落在了静微的身上:“我常听沉寒提起你们,只是今日才有机会见,阮小姐您生的真是漂亮……” 静微礼貌的回了一笑:“程小姐说笑了,您才是相貌过人。” 程曼微微有些讶异,她方才注意到总统先生的这位未婚妻,对每个人都十分和气,很好相处的样子。 可她怎么就觉得,她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好像口气一直都有些淡淡的呢? 程曼还想要再说什么,小白已经挣开周娴的手,直接扑到了静微的怀中去。 “微微宝贝儿,小白好想你啊……” 香香软软的小团子一下子扑到怀中去,小胖手巴巴儿的抱着静微,抱的那么紧,静微整颗心都化了。 “我也好想小白啊……” 静微轻轻抱住小白,将脸和小白软乎乎的小胖脸贴在了一起,轻轻蹭了蹭:“刚才见到小白,就觉得小白好像长高了很多……” “小白已经变成大孩子了,再长高一些,微微宝贝儿都抱不动小白了……” 小白是真的长大了很多,已经像是个英俊的小少年了。 静微看着面前脱去了一些稚气,眉目已经有几分清秀俊挺的小少年,不知怎么的,竟是生出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骄傲来。 周念也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静微。 之前在滇南,她听过她的名字,也听过她的一些事,只是那时候无缘见面。 毕竟,她先是惹恼了徐慕舟,被周家和周娴抓着机会整了个半死,丢在山里乱葬岗子上差点被狼吃了,等她被徐慕舟的人救回来时,阮静微已经跟着厉慎珩回帝都了。 周念还曾听人说过,小白很喜欢很喜欢阮静微,阮静微又救了小白一命,众人都在猜测徐慕舟会不会娶阮静微呢。 说起来,如果没有厉慎珩的存在,如果徐慕舟也看上了阮静微的话。 她周念,怕是丁点的胜算都没有了。 但就算有过这样的过往,周念也从来没有对阮静微有过不好的成见,也从未将她当作自己的劲敌看待。 唯一的一点,大约也只是,她颇有些吃醋小白和阮静微这样的亲近,但她好像在嫁给徐慕舟后,不管怎样的努力,都没能让这个孩子彻底的接受她。 虽然小白平时也和她说笑打闹,但两人之间却从来没有这样的亲近过。 小白自来都有些早熟,没娘的孩子大抵都是这般。 周念平日也觉得小白这孩子成熟懂事的可怕,但却偏偏,他只会在阮静微面前流露出这样稚气可爱的一面。 周念想,也许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缘分,谁都没有办法操控的。 她并不嫉妒,只是有些羡慕…… 毕竟,当初为了让徐慕舟放下戒心,她去做了绝育手术,也许,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 她是真心的疼爱小白,真心的对小白好,毕竟将来,也许她所能依仗的,除了徐慕舟,也就只有小白了。 酒过三巡,高斌那个没笼头的马就开始撒欢起来,高蘅笑着骂了他几句,见厉慎珩不在意一副纵容的样子,也就不再多管。 傻人有傻福吧,高家在帝都圈子里名声并不太显,和江沉寒霍沛东陈景然他们是没办法比的,可高斌打小就和厉慎珩关系好,这么多年下来,早已是厉慎珩身边的铁哥们儿,高家自然也跟着在帝都水涨船高。 程曼柔声的劝着江沉寒少喝点酒,江沉寒喝的微醺,西装散开了衣扣,领带也扯开歪斜在一边,似笑非笑握了程曼的手:“偏你管的多,你瞧瞧两个嫂子,咱们未来总统夫人,还有徐军长的夫人,都不管他们喝酒,偏你来管我……” 程曼笑的越发温柔:“你喝多了酒胃疼,你忘记啦?往日里常常闹偏头疼,医生说让少喝酒,你又记不住。” 江沉寒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摇头失笑,对众人道:“将来我的日子必定不好过了……” 高斌喝的面红耳赤,闻言立刻大嗓门的嚷嚷起来:“二哥你也有今日啊,往日谁敢管你喝酒的事,我还记得那时候你喝多了酒,宋宓儿和你闹,你气的大发雷霆把手机和车钥匙都摔了……偏生如今就被人管的服服帖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