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这样的场合,江沉寒却带了新欢来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99章 这样的场合,江沉寒却带了新欢来

小白到底教养还在,闻言就乖乖站在徐慕舟身边不再说话。 周念偷偷抬头看了徐慕舟一眼,却正巧看到这男人望过来的沉沉目光,周念慌地垂了头,心里却连呼了一百声完了完了。 这吃人不吐骨头渣滓的军痞,今晚八成又要变着法的折腾她了。 周念想到他与自己天差地别的体格还有强悍的好似永远都无法耗尽的体力精力,只觉得头皮一阵一阵发麻。 她就不该一时头脑发热纵容着小白来帝都。 简直是送上门的白菜让人家来拱…… “杵在这干什么,丢人现眼不够,还不走?”徐慕舟见平日里还算稳重机灵的人,今日却呆傻呆傻的,不由越发不悦,狠狠瞪了她一眼,也不等她,直接带了小白走了。 周念垂头站着,见男人快步离开,丝毫等她的意思都没有,心里莫名的有些难过。 虽然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可是在总统先生面前,也没给自己留半分面子,这人,大约心里还是厌恶她透顶了吧。 周念长长吐出一口气来,收拾了一下有些低沉的情绪,快步追着徐慕舟而去。 徐慕舟耳力过人,听到身后传来迫近的脚步声,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步,只是步伐稍稍放慢了一些。 …… 厉慎珩让夜肆亲自去接了静微过来,晚宴照旧在夜色。 想着将来徐慕舟还要留在帝都做他的左膀右臂,早晚也要融入他身边的圈子里去。 厉慎珩干脆把霍沛东江沉寒众人都请了过来,也正好让他们认识认识。 秦九川已经伤愈出院,虽不能饮酒,他如今身份尊贵,在帝都名声极好,自然也是座上宾,还有孙靖西,本来也想要请他过来,只是想到他眼疾未愈,厉慎珩怕他来了不自在,干脆派人送了上好的席面和酒水过去他家中,嘱咐他好生养病,等到病愈后,还有很多事要仰仗他来做。 虞家两位兄弟,今日也头一次踏入了厉慎珩的亲信圈子中来。 一则是他们当日在帝都宁死不降,二则,自然是看在静微的面子上。 这可是自己将来的两个大舅子,自然要好生招待。 静微是和两个哥哥一起来的,因着徐慕舟带了夫人,所以虞家两兄弟也带了夫人出席,其他人大多都是单身狗,自然独自前来,只是让人纳罕的是,江沉寒也带了个女伴。 他到的最迟,却动静最大。 因为众人知晓他和宋宓儿之前有过轰轰烈烈的一段,甚至在之后,宋宓儿生下了儿子远赴异国,江沉寒好似忽然就对男女之事失去了兴趣,这些年几乎都没有传出过绯闻。 可今晚,这样的场合,厉慎珩做东,来的都是他的左膀右臂和亲信,又有几位带了夫人,眼见得是十分正式的场合,江沉寒却肯带着这个女人出席,可见这女人在他心中地位绝对不一般。 静微更是讶异无比,同样身为女人,她自然能看得出来,宓儿就算决定了再不要和江沉寒有任何瓜葛,可她的心里实则还是有江沉寒的。 可如今,宓儿还没有走出来,江沉寒却已经另结了新欢。 静微忍不住的打量那个叫程曼的年轻女人。 无疑她是很漂亮的,若非不漂亮,也入不了江沉寒的眼。 只是她的漂亮与宓儿是截然不同的两类。 宓儿是那种娇媚诱人的漂亮,总是很轻易就能勾走男人的心魂,用句通俗又直白粗浅的画来说就是,典型的妖艳贱货红颜祸水的长相。 可这个叫程曼的年轻女人,却生的十分良家,让男人看到她就想要娶回家去的那一种。 无疑,这种女人其实是很沾光的,男人也许第一眼看不到她,也不会被吸引,但那些在外面玩的风生水起的浪子,很多都会在最后选择一个这样的女人结婚。 江沉寒比厉慎珩年长几岁,他确实也该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静微心里有些难过,感情中往往男人会更容易抽身而出,江沉寒这么快就和别的女人出双入对了,宓儿却决定一辈子一个人过。 这公平吗? 她知道,男女之间感情不能勉强,宓儿最初图的江沉寒的权和钱,江沉寒图的她的美色,他们各取所需,最后闹僵分手,实则,没有谁亏欠谁,只是,她就是觉得不公平…… 这么多人都看着程曼,程曼却自始至终都是落落大方的站在江沉寒的身边微笑面对着众人。 这是世家门庭里才能养出来的气度,那一种不卑不亢和骨子里浸润的自信,是那些从底层千辛万苦爬上来的女孩儿们,永远都不能比拟的。 江沉寒好似也十分喜欢她的样子,程曼自始至终都挽着他的手臂。 “这是程曼,程雁声的独女。” 江沉寒将程曼介绍给众人。 听到程雁声那个名字,众人不由得有些讶异。 这可是京戏里的泰斗人物,厉老太太和秦老太太都是他的铁杆戏迷,每每提起程雁声,两个老太太都能激动的像是二八少女一样。 程雁声后来娶的太太是国学大师宋千里的独女,夫妻二人感情甚笃,不问俗事,夫唱妇随,在帝都一向引为美谈。 虞夫人当年嗓子没有坏时,还曾拜过程雁声为师,学唱京戏,只是师徒情分只有那短短数月,后来她嗓子毁了,两家的走动也就渐渐淡了下来。 程家夫妇二人四十岁才得了这个独女,视若珍宝的疼爱,夫妇两个都是腹有诗书的文人才女,程曼自然也被教养的十分出众。 只是这些年程曼一直在国外念书,所以帝都名媛圈子里她的名声并不显。 “原来是程大师的千金,真是久仰大名,说起来当年我母亲和程大师还有一段师徒的渊源。” “我父亲也常常说,虞夫人的一副好嗓子万里挑一,只是后来,真是可惜……” “都是陈年旧事了。” “既然都是旧相识,那就不用多客套了。” 江沉寒拉开椅子,虚扶着程曼坐下来,程曼仰脸对他一笑,笑容柔美娴雅,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下一篇   第600章 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