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一见到自家老公出来,就吓的腿软发抖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98章 一见到自家老公出来,就吓的腿软发抖

“玄凌?他不在滇南给我好好干事儿,跑来凑什么热闹。” 徐慕舟嘴角微翘:“不是他,另有其人。” “那是谁?我没别的情敌了吧?” “你忘了,我儿子,徐听白,小白啊,你家微微宝贝的小白宝贝……” 厉慎珩的脸立刻拉了下来。 徐慕舟看着他脸拉下来,他却忽然间心情大好起来。 只是,他的好心情还没持续十分钟,身边副官忽然小心翼翼的过来通禀:“军长,夫人和小少爷已经到了,现在在门外……” 徐慕舟几乎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虎目圆睁:“什么!人都到了?不是刚才打电话说要来吗?” 副官一头冷汗:“确实已经到了……军长,小少爷闹着要找,要找阮小姐……” 厉慎珩瞬间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去告诉徐少爷,就说阮小姐没空见他,让他乖乖滚回家念书去!” 徐慕舟亦是脸色阴沉大步向外走去:“胡闹!一丁点规矩都没有!我看我说的话,都他吗给我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徐慕舟常年在军中,不免说话行事带着几分的糙。 副官大气都不敢喘,心里也在腹诽,夫人向来行事很有章法又守规矩,怎么这次忽然就这般冒失唐突,就算小少爷闹着要来帝都找军长,她作为继母,也该尽力规劝才是,怎么能任着小少爷的性子来呢…… 唉,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夫人到底是继母,若是管的严厉了,外人又该说虐待小少爷了。 继母难为啊。 帝都比起滇南,真是冷了许多。 如今是春日,可帝都却依旧料峭风寒,幸好周念早有准备,给小白穿了毛绒绒的外衣和小靴子,自己也穿了过膝的大衣,只是站在外面这一会儿,却仍是被冷风给吹透了,鼻子尖都冻的通红。 小白满心兴奋好奇,四处乱看,这心心念念许久的总统府看着也不过如此嘛。 “这就是总统府?还没咱们滇南的宅子大,我看微微宝贝儿当总统夫人还不如当我老婆……” 小东西叽叽咕咕说的飞快,周念一把捂住他的嘴,这种话岂能是乱说的? 传出去,不一定又变成了什么味儿,要是被有心人抓到了四处宣扬,徐慕舟的前程也要被牵累。 “你再乱说话,我现在就让人把你送回滇南去!” 小白斜睨着故意做出凶巴巴模样却一丁点杀伤力都没有的周念,“少来,你送我回去,你也得老老实实跟着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听说我闹着要来帝都高兴坏了吧,其实你也早就想来找我爸了,你怕帝都美人太多,我爸被那些妖艳贱货给勾走了……” 周念一下被戳中心事,腾时脸就红了。 那么大的人了,恼羞成怒了就张牙舞爪要去抓小白,小白不耐烦的一翻白眼:“周念!你马上就二十了,能别这么幼稚吗!” “我告诉你徐听白!你再胡说我就把你打的屁股开花,我告诉你,我一丁点都不惦记你爸,他就是在帝都凑齐三宫六院老娘都不带眨一下眼的……” “是吗?” 徐慕舟怒气反笑,他气到极致,却反而声音越发的平静低沉,就这样淡淡的两个字一出口,周念整个人立时懵了,像是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开,她下意识的乖乖立正站好,双手垂在身侧紧贴裤缝,挺胸收腹站的比军姿都标准…… 小白忍不住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咱能别这么快就认怂吗? “能耐了啊,我才几天不在滇南,徐少夫人真是好大的口气……”徐慕舟看着低着头装鹌鹑的周念冷笑。 这女人惯会两面三刀装可怜,也是他一个大男人实在懒得和她计较,才会将她纵容成现在这个模样。 看来,他这些日子不在滇南,她日子还真是过的逍遥,这样无法无天的话也敢说出口了。 周念都快哭出来了,脸涨的通红,头压的低低的,根本就不敢抬头看徐慕舟。 小白却已经萌哒哒的做出可爱样子跑到徐慕舟身边,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抱着老爸大腿撒娇:“老爸,我好想你,我好惦记你呀,怕你受伤,怕你吃不好睡不好,所以小白才非要来帝都找你的……” 周念:“!!!!”死小白,臭小白!讨好徐慕舟还不忘记再扎她一刀!! 徐慕舟摸了摸儿子毛绒绒的小脑袋:“行了,少演戏了,难道我不知道你来帝都是想找谁的?” 小白立刻做出一副娇羞无比的样子:“老爸……我第一挂念老爸,第二才挂念微微宝贝儿……” “按照规矩,你得叫一声静微阿姨!” 厉慎珩看一眼那个小肉团,长个儿了,也瘦了点,看着是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了。 他家微微实在太讨人喜欢了,真是上至八十下至三岁都喜欢她。 自己媳妇儿太招人喜欢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幸好微微心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小鬼再闹腾,还不是要老老实实看着微微和他结婚生子。 小白一扛小胸脯,不服气的望着厉慎珩:“我和微微宝贝儿在一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厉慎珩闻言不由一笑:“微微还不到二十岁,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刚过十六岁,请问徐小少爷,四年前你在哪,你多大?” 小白算术已经很厉害了,立刻泄了气——四年前,他才一岁多…… “别没大没小,微微宝贝儿不是你能喊的,下次见了她,老老实实给我叫阿姨!” “就能喊,微微宝贝儿答应我的,我可以这样喊她,你才不能喊她微微宝贝儿,只有我可以!” “我当然不会喊她微微宝贝儿这样幼稚的称呼……” “那你喊她什么?” 厉慎珩得意一笑:“说出来不怕肉麻死你,我喊她……乖宝儿……” 小白:“!!!” 你们成年人的世界怎么还可以这么恶心!! “行了,晚上我设宴,给尊夫人和小少爷接风洗尘。” 厉慎珩如今身份使然,和小白笑闹几句已经是极限,再这样下去,不免显得太过跳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