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她不是真正的快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89章 她不是真正的快乐

他脑中渐渐变作一片空白,只是茫然的抬起头来循着那声音望过去…… 走廊的尽头,穿米色风衣露出光洁小腿,黑色尖头高跟鞋的年轻女人,长卷发散乱在肩上,手里拿了几页化验单,眉尖紧紧的蹙着,正快步向他的方向走来…… “司星……” 秦九川喃喃出声,隔着三米左右的距离,司星蓦地停了脚步抬起头来。 “真的是你。”秦九川眼底有掩不住的欢喜蔓延而出,可司星原本紧蹙的眉尖却蹙的更深了几分。 她对他点点头,礼貌的开口:“九爷。” 不再是那样无拘无束的一声秦九川,也不再是嬉笑嗔骂的一声土匪头子。 她叫他九爷,就和这世上每个见到他的人的称呼一样。 他压下心头的那一缕痛,目光从她微有些消瘦的脸庞落在她手中的化验单上:“生病了?” 司星轻轻摇头:“我帮宫泽取一些化验单。” 秦九川觉得喉头哽的难受,那些酸涩的苦,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吞噬了。 他强挤出一抹笑来:“听说你结婚了,只是那时候我还在牢里,也没能去参加你的婚礼,也没能……祝你新婚快乐。” 司星抿了抿嘴唇,脸上是恍惚的一抹笑意,“谢谢。” 相顾无话,空气好似都要凝滞了一般,有些压抑的沉重。 “我……” “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又都停住,秦九川望着她:“司星,你过的好吗?宫泽……对你好吗?” 司星脸上缓缓的绽出笑来,她的语调听起来带着几分的轻松:“挺好的,你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应该是多亏了你的药,我这条命才捡了回来。” “我那些药也不是白给你的,当日我给九爷说的话,九爷应该还记得吧……” 秦九川眼底的一抹光渐渐黯淡了,他沉默了一会儿,仍是轻轻点头:“司星,对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着不会忘。” “那么,宫家将来,就要仰仗秦九爷您了……” “宫家没有犯十恶不赦的大罪,今后就能安安生生在帝都存活下去,你不用担心这些。” “如此,多谢九爷了。” “司星……你很爱宫泽吗?” 司星顿了一下,目光游移到一侧,又收回来垂下来,盯着自己的脚尖,她微微笑着点头:“是啊,要不然为什么嫁给他。” 秦九川眼底的最后一线光芒,好像骤然就黯淡了,他看着她,她在笑着,可他怎么就觉得她一点都不快乐呢。 司星扬了扬手中的化验单:“我去见医生,先告辞了。” 秦九川微微点头:“好。” 司星转过身去,嘴角还在微微翘着,眼泪却忽地涌了出来。 秦九川,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知道,凭着你如今的权势,我想要做什么只要对你开口就行。 只是,嫁给宫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管出于什么缘由和目的。 我自己选择的路,我咬着牙也会走下去。 我不想让人家议论,说,看看司星,宫家得势的时候,宫泽是个残废也要嫁,宫家不得势了,就攀附上有权有势的要离婚。 我知道无论怎样你都会护着我,可是秦九川,我却不想你这样做。 嫁给宫泽前,我方才知晓,宫家的惨事全是因我而起。 宫泽父亲的死,宫泽的车祸,都是我招来的,这是裴重锦对我拿走总统大印的报复。 在以为这些都不是意外之前,我并未真的决定嫁给宫泽。 在知晓这些都是人为之后,我必须要嫁给他了。 我司星这辈子不愿意亏欠任何人。 宫泽重伤醒来几次要寻死,后来,我告诉他,只要他活着,我会和他结婚,他方才留住一条命,我欠了他,还不清,那好,那就嫁。 若他想要金山银山,我会给他,可他偏偏只要一场婚姻。 我知道他是有些恨我的,我也知道也许这是个火坑,可我还是跳下去了。 我不想让自己的良心不安,也许你要说我傻,可司星就是这样的人。 她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她的决定,从来无可更改。 秦九川,你要好好的,你一定要过的很幸福,把那个没心没肺的司星,彻底的忘掉吧。 “九爷……您怎么站在这里,您腿上伤还没好呢……” 下属和护工找到他时,他依旧站在人来人往的电梯口,司星的身影早已看不到了,他却还望着她离开的方向。 “小八,去查一查司星和宫家吧……” 他终究还是妥协了。 他不得不承认,哪怕她嫁给宫泽,她说她爱宫泽,可他还是牵挂着她,无法释怀。 他见过她快乐的样子,所以他知道,她是不是真正的快乐。 …… 再一次回到帝都,其实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却像是隔了一个世纪一般的久远。 裴家动乱留下的痕迹还在,总统府在几次小规模的爆炸后,有几处建筑损毁,依旧在快速的修葺中。 虞家的老宅子却还是原样,只是住在里面的人,只有虞芳华和虞老太太了。 那一日厉慎珩与他说了虞芳华和老太太所作所为之后,虞君谦私底下找了机会,一点一点慢慢说给了妻子听。 他担心一下子全说出来,瑾瑜的身子会受不住。 却没想到,瑾瑜比他所想的还要坚强一些。 也许是因为心里隐约已经猜到一些的缘故吧,毕竟,瑾瑜对芳华和虞家那个老太太的了解,实则是真的比他深刻太多了。 “咱们不回老宅子,直接去慕恩那里吧。” 虞夫人缓缓开了口,他们一行回来,并未惊动旁人,为的也不过是能低调安安静静的一家团聚。 毕竟,如今的虞家也在风口浪尖上。 虞慕恩两兄弟都是总统先生身边的红人,虞家的一举一动,自然被人瞩目。 而厉慎珩和静微都不是张扬的性子,自然是越低调越好。 厉慎珩送了虞政委夫妇和静微到了虞慕恩兄弟现在所住的宅子,就折转回去了总统府。 虞家的事情,他知道静微想要自己解决,而今夜,她是一定会留在虞家陪着虞夫人的。 他更是有千头万绪的事情要忙,尤其最重要的一件,就是要亲自去见裴祁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