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88章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

他曾笃定她是对他有些情意的。 可再后来,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可笑。 也许她只是同情他的成分更多吧。 在认识她追求她的那些时间里,他也曾绞尽脑汁的去了解她,想要知晓她的一切过往。 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他算是了如指掌。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错,错的人不过是死缠烂打的他而已。 司星一直以来都喜欢那种很温润清和的男人。 她昔年在滇南订婚的对象,周家的那位少爷,也是温润如玉的君子之风。 她后来曾喜欢过有过短暂交往的男朋友,也无一例外都是如此。 他们说话的声音清和,有着良好的教养和不错的学历,多多少少都有些很撩妹的特长,他们风度翩翩,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是真的很讨女孩子喜欢。 司星从小被娇惯,她不会去讨好任何人,她向来随心所欲,追求一切东西事务,不过只有唯一的条件,就是得她喜欢。 所以,哪怕他觉得宫泽不是良配,但她喜欢,她喜欢宫泽,想要嫁给宫泽,又有什么错? 他秦九川孤家寡人一个,年轻时性子浪荡,没有好好念过书,没有拿得出手的好学历。 不过是走好运被秦家捡回来,冠了这个秦姓,才有今日这样的身份。 就如司星常常骂他是个土匪头子一样,他身上沾染着匪气江湖气,司星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又有什么错? 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没吃过金钱上的苦头,求的不过是和喜欢的男人在一起。 他秦九川就算真的是炙手可热的权贵又如何,宫泽就算真的残了瘫痪了又如何,若是她和宫泽在一起,开心快乐,那么又有谁有权利有资格去指责她的选择? 道理他都懂。 只是他实在太心疼她,她这样的女孩子,在他心里,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他只是觉得,她值得更好的男人。 哪怕不是她,可也该是个十全十美的顶天立地的男人。 秦九川没有刻意的去让人打听司星的消息。 如果她过的不好,不开心不幸福,他会心疼难受。 如果她过的快乐幸福,他仍旧自私的会难受。 所以,不如就这样吧…… 秦九川扶着树干,缓缓在树下长椅上坐定了。 如今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连风都带着微微的暖和柔软,吹在身上很舒服。 他有些突兀的想起他和司星初遇之时,在法国靛蓝的天幕下,也是这样柔软的风吹过。 她喝醉了酒,抓着他的手臂亲昵的靠近,躲过那些波兰醉鬼的纠缠。 他只当是一场艳遇,她也不过是娇媚放浪的年轻女孩而已。 可她却是干净清白的女孩儿,可他却就此丢了一颗心。 “九爷……” 忽有轻软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秦九川蓦地回头,昏昏的黄昏薄暮中,庄晨穿着护士服站在那里,年轻漂亮的脸容上有着掩不住的羞涩和欢喜。 他记得这个年轻女孩儿,好像是前几年吧,她刚从国外念书回来,大哥和大嫂曾将她介绍给他,庄家是很清贵的文人家庭,口碑名声极好,庄晨对他一见倾心,可他却无意。 那一场饭局因此很尴尬,再后来,知晓了他的无意,大哥大嫂就没有再张罗过。 只是有两次,他偶尔听到大嫂有些遗憾惋惜的对大哥说,庄晨这样好的姑娘,小九错过了真是可惜了。 “庄小姐?”秦九川扶着椅子的扶手想要站起身,可腿上的伤隐隐作痛,他面色不由有些泛白,庄晨疾步过来伸手扶了他坐下去:“您坐着吧,我让护士推轮椅过来,您的腿伤要好好静养才行……” “你在这里工作?” “嗯,本来前几日就想来看九爷您,只是怕打扰了您休养……” 庄晨轻声的说着,目光落在秦九川有些憔悴的脸上,心疼不已:“您脸色很不好,春日风还是有点凉的,不如我送您回去吧……” “不用了,我想在这里坐一会儿,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他的声音自始至终都是淡淡的,就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庄晨不由得心口微酸,她今年二十八岁的年纪了,马上就要奔三的年龄,却不肯恋爱结婚。 母亲总是为她发愁,却不知道她心里这五年来都牵挂着一个人无法释怀。 也许,要等他成婚娶妻,她才会死心吧。 若不然,心里就总是存着一线的希望,怕自己万一随随便便就找了个嫁了,就这样一辈子错过了这个男人。 “九爷……” 庄晨鼓起勇气再次开口,这些年没听说秦九川身边有什么女人,她可不可以再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呢? “有事?”秦九川的目光带着客气的疏离落在她的脸上。 庄晨紧张的咽了咽唾沫,手指尖掐在掌心里,隐隐的疼着,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栗的响起:“九爷,这些年……这些年我一直都没能忘记您……您若是,若是没有女朋友的话……” “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 秦九川生硬的打断庄晨的话,他扶着椅子扶手缓缓的站起身来,再不看庄晨一眼:“庄小姐,你年纪轻轻,前途无量,就不要再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九爷……”庄晨哽咽一声,红了眼眶痴痴望着他。 秦九川却再没有开口,他直接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走的艰难缓慢,却没有再有任何的停留。 庄晨追了两步:“九爷,您腿上有伤,我扶您……” 她伸出去的手,还没有碰到秦九川的手臂,就被男人冷漠的推开了:“不用。” 庄晨怔怔的看着他冷硬的背影,眼泪终是落了下来,她一直站在那里,一直到秦九川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她方才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 秦九川一直走到电梯旁,电梯上的数字一格一格的往下跳,他垂眸望着地面,耳边却传来清晰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他脑中渐渐变作一片空白,只是茫然的抬起头来循着那声音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