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那被人磋磨折辱的十七年,她的女儿怎么熬过来的?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81章 那被人磋磨折辱的十七年,她的女儿怎么熬过来的?

“您临产前那一次出行,也是付雪娇怂恿的吧……” “天降暴雨,过那座漫水桥的时候,所有的车子都好好儿的,偏生您坐的车子抛锚了……” “您受惊早产,是田小芬一家救了您让您顺利生下了孩子……” 虞夫人脸色渐渐变成一片雪白,只是下意识的随着静微的话语点头。 “田小芬那时候也快生产了对不对?” 虞夫人机械的点头:“是,她也快生产了,却还大着肚子忙前忙后为我操劳……我那时,十分的感激她。” “您明明是早产,又受了惊难产生下了胎儿,可为什么您的女儿却十分康健,宛如足月的胎儿一般?” 虞夫人剧烈的颤栗起来,涵口关无遮无挡的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她全身都细细密密的出了汗,虞君谦紧紧握着她的手,可她仍在发抖,甚至到最后,她的嘴唇都跟着颤抖起来…… “是,我一直都以为是上天庇佑,让芳华健康的出生平安的长大,没有因为早产和受惊的缘故,有什么不好……” 虞夫人喃喃说着,眼泪又从眼角滚落了下来:“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她……孩子出生第一个抱的人就是她……我们打小一起长大……她热心又仗义,性子爽利又热情……我从来都拿她当最好的姐妹看……” “瑾瑜……”虞君谦轻轻的拥住妻子,心中不知是悲是喜。 他渴盼这样优秀的阮静微是他的孩子,可此刻当真如愿了,他心中又自责难过无比。 如果当时他守在瑾瑜的身边,如果他能再妥当细致一点…… 如果他没有莫名其妙招惹了付雪娇…… 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他们的孩子…… 虞君谦不由得看向静微,他怎么这么愚钝啊,怎么就这样愚不可及啊! 她这样像瑾瑜,她又有这样的天赋,他怎么就从来没有想过,她可能和自己的渊源? 他甚至还误会她是瑾瑜和别人所生…… “并非是上天的庇佑,而是恶人在背后弄鬼,付雪娇她嫉恨您,田小芬想要自己的女儿去享尽荣华富贵,她们俩一拍即合,玩了这一出偷龙转凤……您被蒙在鼓中,一无所知……” “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雪娇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我对她视若姐妹……” 虞夫人似是受不住这样的辛秘,整个人脸色煞白,眼神都失了焦,茫然的摇头不停轻喃。 “这不是您的过错,您何其无辜……” 静微再忍不住,上前紧紧攥住她冰凉颤栗双手:“您没错,错的是那些不怀好意的人,错的是那些狼心狗肺的人……” “我不懂,静微,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虞夫人喃喃的说着,眼泪不停的往下落:“我更不懂,她们换了孩子,她想要自己的女儿去过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份私心算不得错,可她为什么不对你好一点……她为什么那样苛待你,折磨你,她为什么不对你好一点!” 虞夫人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像是被人扯出了体外狠狠践踏一般,疼的她难以喘息。 她的女儿啊,她血肉相连的女儿,却被人这样磋磨了十七年,这十七年,静微她是怎样熬过来的? 那样绝望而又漫长的年月里,小小的静微,小小的一个她,是怎样孤独而又绝望的咬着牙撑过那些晦暗的岁月的…… 虞夫人模糊的视线里仿似看到一个小小瘦弱的女孩儿,一个人坐在墙角角落里,睁大了眼羡慕的看着那一家在享受天伦之乐…… 而她得到的,除了脏污的谩骂和无穷无尽的毒打之外,就只有那彻骨的寒凉和绝望。 那些岁月里,她的女儿在苦苦挣扎着想要努力的活下来,可她在做什么呢? 她将那狼心狗肺的女人的孩子视若珠宝,给她这世上最好的一切,给她无尽的温柔的疼爱…… 虞夫人再也控制不住的撕心裂肺哭出声来,她抱紧了静微,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之中不肯撒手,她哭的凄厉,一字一句泣血一般让人心口剧痛。 “我的孩子……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孩子……我生平没有做过坏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样折磨我的骨肉……我的微微,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 厉慎珩不忍卒听,转过身去眼眶已经微微湿润了。 头发半白的虞君谦更是涕泪横流,不停的捶打着自己,他悔,他愧,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他对不起自己的女儿! “您没有错,我也从不曾怪过您,错的是她们,是付雪娇,是田小芬,是那些坏人……” 静微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安抚着虞夫人,她不能让她陷入这样的执念中去,她一定要带着她的母亲走出过去的这一场噩梦,她的身子太虚弱了,她不能再让她被这个心结困住…… “妈妈……” 静微强忍了眼泪,可眼泪却仍是不停的落下来,她抱紧了虞夫人,一遍一遍轻唤着这个世上最温暖的字眼。 “您还没有回答我,您让不让我以后这样唤您呢……” 静微故意像小孩子一样委屈的撒娇,虞夫人果然很快被她的话给吸引,她忙止了眼泪,轻轻捧住静微的脸,爱怜的把她脸上的泪痕抹去,又将她揽在怀中摩挲着她的鬓发,不停的点头:“让,让……怎会不让呢……” “妈妈,那您帮我梳头发好不好?我从小到大,最羡慕的就是别人的妈妈帮她们梳头发了……” 静微扬起脸,濡慕的看着虞夫人。 田小芬厌恶她,哪里肯花心思给她梳头发,她记得自己到小学三年级,还是很短很短的头发,男孩子一样。 后来,是阮正泽看不过去,觉得小女孩儿该有小女孩儿的样子,她才开始留头发。 可田小芬也从来不会给她梳头发,她都是笨手笨脚的偷偷跟着阮思雨学会的扎马尾,为此,阮思雨还生气的打了她一巴掌,骂她小小年纪就知道臭美,天生的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