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与君,相逢不相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59章 与君,相逢不相识

许唯一下意识想要抬头,却又咬了嘴唇忍住了这个冲动。 车子终究还是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后座的车窗缓缓降下来一线,男人狭长幽深的眉眼缓缓展露,许唯一只觉得自己的心蓦地跳动的飞快起来…… 她不知为什么心里会兵荒马乱一般乱成一团,甚至莫名的想要夺路而逃,可那一把过分阴沉的男声却已经缓缓响起:“一一?” 许唯一只觉得心口里紧绷的那一根弦像是骤然绷断了一般,铮铮嗡鸣不断,这么冷的天气,她后背却不断的涌出冷汗,耳边是金戈铁马一般的刀戈声,那把声音突兀闯入耳膜,明明是陌生的声音,却又诡异的好像透着几分的熟悉,她蓦地抬起头来…… 视线碰撞上的是一双极深而又极冷的眼瞳,许唯一倏然的瞳孔放大,整个人像是泥雕木塑一般傻了。 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唯有寒风呜咽着呼啸而过,可她却像是忽然失聪了一般,什么都听不到了。 离开那一秒开始,她就再也没有想过和他再一次见面。 她用最决裂的方式让自己离开他,斩断了所有的退路,为的就是让自己再也不要回头,不要有回头的可能。 如果她今日没有自己过来,如果她直截了当的离开帝都,那么就不会有这一场相遇,突然,突兀到,让她完全猝不及防。 可他的视线却是淡漠无波的从她的脸上滑过,最后,定格在她手中提着的那个精美的纸袋上。 纸袋上有她小店的LOGO,简约大方的一一两个字。 他记得这个名字,虞嘉言从十几岁时就只穿她家的衣服。 今日小年,他从繁忙的公事中抽身出来,回公馆陪虞嘉言吃小年饭。 这个年轻女人,大概是来给嘉言送衣服的吧。 裴重锦撩起眼皮,目光又落在许唯一的脸上,看她脸色这般,该是在这风雪里冻了很久。 许唯一死死的掐着手心,眼皮垂下来,遮住她眼底翻涌万千的思绪,她的唇色越发苍白了。 脚下的鞋子好像都被积雪完全的濡湿了,十根脚趾发麻发痒,疼的钻心,她想要动一下,可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上车吧。” 裴重锦忽然再次开口,许唯一惊的骤然抬头,黑亮的一双眸子撞入他深邃的视线里,那漠然的冷淡,像是极细的针,一下就刺入了她的心脏最深处。 他早已不认识她,早已不记得她是谁了。 这个认知突兀的涌入脑中,许唯一却反而一点一点的平静了下来。 如此,也好。 如此,最好。 她何必那样紧张惧怕。 又何必,自己将自己吓的快要魂飞魄散。 身侧的小助手轻轻撞了一下她的手肘,有些不安又茫然的看着她:“唯一姐?” 虽然在帝都也见了几分的世面,但这男人,实在气场惊人,小助理有些隐隐懊悔,不该抢着跟老板走这一趟。 许唯一沉下心来,面上神色渐渐归于一片平静,她抬头,对着裴重锦淡淡的礼貌一笑:“不用麻烦您了,我们走进去就行。” 裴重锦闻言,眸色没有任何的变幻,他抬手,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缓缓的驶走,向前,驶入深深的庭院深处,再也看不到了。 许唯一拎着手中的纸袋,深深的吁出一口气来:“走吧。” 小助手有些畏首畏尾的跟在她的身后,许唯一一路踩着雪走入庭院中,有佣人迎上来,客气道:“是来给嘉言小姐送衣服的么?” 许唯一点头:“劳烦您将这些送过去,我就不去叨扰嘉言小姐了。” “许小姐,我们小姐吩咐了,让您一定过去喝一杯薄酒,今日是小年,让您跑这一趟,我们小姐心里很过意不去呢。” 许唯一摇头想要婉拒,那佣人又道:“恰好大公子也回来了,嘉言小姐还想劳烦您给大公子做一套唐装,新年应应景……” 许唯一的脚步忽然就顿住了,她茫然的看着佣人开开合合的一张嘴,她又欢喜的说了什么,她好似全都听不到了。 她的耳中被那一句‘大公子’全然的充塞满了。 原来,帝都闻之色变的大公子,那个与邻国勾结叛乱的大公子,那个在帝都一手遮天,动辄要人性命的大公子…… 就是他啊! 可,怎么会是他啊,怎么可能是他啊。 她所认识的那个他,没有这样炙热的权力欲望,更做不出勾结敌国的事情来,他虽然出身豪门世家,与那最炙手可热的权利只有一步之遥,可他从来都不热衷于此。 甚至,她能感觉到他的心他的血,是热烈的,是鲜红的。 当初他跟随厉慎珩去涵口关历练,帝都引为美谈,她也闻听一二,心中不是不快慰的。 因为她从来都知道,做一个钢铁军人,也曾是他的梦想之一。 “许小姐,许小姐,你怎么了?” 佣人有些狐疑的看着走着走着忽然站立不动的许唯一,关切询问。 许唯一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无法相信,她也不能相信,她曾深爱过的男人裴祁深,会变成如今这个让人提起名字都惊惶不安的大公子。 “许小姐,雪大了,咱们快些过去吧,嘉言小姐在暖亭等着您呢,大公子约莫也到了……” 言下之意,总不好让大公子也等着她吧。 许唯一轻轻咬了咬嘴唇,她抬眸,眸光渐渐决然坚定的看向远处,片刻后,她轻轻开了口:“走吧。” 小雪纷扬,暖亭里却如春日一般。 虞嘉言只穿了单薄的春衫,长发结成鞭子散漫垂在胸前。 付雪娇擅长酿酒,大公子都喜欢她做的桑葚酒,付雪娇自然殷勤的送来许多。 红泥小火炉,酒香四溢,这外面天寒地冻,内里却温暖香软,真是让人沉溺其中,想要忘却所有俗事。 裴重锦就那样慵懒躺在软塌上,虞嘉言温好了酒,送到他口边去。 甘甜醇厚的酒浆温热入腹,真是让人通体都舒泰起来。 “怎样?口感如何?”虞嘉言一双妙目温软含情看向裴重锦,话音里越发带了小意和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