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乖宝儿叫一声老公……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58章 乖宝儿叫一声老公……

“还想不想要?” 厉慎珩低头亲她,微哑的声音勾人无比,静微想到方才他近乎失态一般的孟浪举止,脸颊不由烧的越发滚烫:“你都不累呀。” 这人,好似永远都不知道疲倦似的。 也真是难为他了,整日里哪里来这样多旺盛的精力。 厉慎珩亲着她的嘴唇,渐渐又亲到她胸前那一枚颜色冶丽的朱砂痣上,静微缓缓闭了眼,纤细手指插入他浓密发间,细碎的呻吟轻轻漫出。 厉慎珩翻身将她压在床上,与她十指交扣,他俯身在她耳边哑声轻喃:“真想就这样,和微微永远不分开……” “厉慎珩!”饶是今晚她已经放开了很多,可这样的话语还是惹得静微脸热心跳,几乎羞的恨不得闭上眼晕过去。 “微微乖……” 厉慎珩低头吻住她微红的眼帘,额发上的汗珠儿落下来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又缓缓的没入她漆黑的鬓发间。 她不满的轻哼一声,扭了扭身子:“厉慎珩,我困了……” “乖宝儿,那你叫我一声老公,好不好?乖宝叫了,我就让乖宝儿睡觉……” “老公……” 低低柔柔的声音,带着一点暗涩的微哑,却好似胜过万千句的甜言蜜语。 “老婆真乖。”厉慎珩又亲了亲她的眉心,不再克制。 …… 天色微微有些泛白了,卧室里的最后一盏灯,终于还是熄灭了。 不远处低矮的土丘上,最后的一堆篝火也燃尽了,风把那些残灰卷走,酒囊里的酒也早已变成了冰冷。 玄凌就着这最后的即将隐没的黯淡星光,将最后一口冰冷的酒灌入口中。 残酒已冷,却依旧灼烧着人的喉管,食道,还有隐隐生疼的胃。 玄凌咽下残酒,将酒囊抛掷在空地上,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往回走。 他的背后,万里寂寥,唯有星垂平野阔…… 他出生被父母抛弃,襁褓中就是孑然一人。 后被义父捡回地下王城,却因为天生聪慧生的漂亮,又成为众人排挤对象。 那些屈辱和苦头,也不用再提起,反正那些曾践踏羞辱他的人,都早已化成了尘土。 一个人孤零零的长大,度过幼年,童年,少年无数个寂寥的时光。 所有人都说,金三角的少主玄凌有一颗神仙都捂不热的心,他也这样认为。 可他遇到了她。 后悔吗? 玄凌,你后悔吗? 如果那一日在江城寒山寺,你第一次遇到她直接杀了她,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这些扰乱你心的牵绊。 你依旧是那个不动感情,没有软肋的玄凌。 哪怕活的孤独一点,寂寞一点。 也好过深夜里一个人醉酒,却还要笑着成全的痛。 …… 当夜,厉慎珩乔装成玄凌下属,离开涵口关。 玄凌用毒品砸出的这一条路,走的还算是顺畅,毕竟,邻国是出了名的自上而下都和贩毒分子有勾结。 只要源源不断的金钱收入囊中,谁还在意什么国家利益。 静微代替厉慎珩,每日雷打不动巡视整个涵口关。 厉慎珩已经暗中离开的各种传言虽然漫天传开,但有她在,却好似仍是暂时稳定住了人心。 涵口关又迎来一场纷纷扬扬大雪的时候,帝都的烈阳也被乌云吞没,跟着也下起了雪来。 许唯一带了一个助手,按照虞嘉言留下的地址,亲自去送给她做好的新年衣服。 实则她可以让助手走这一趟,只是,她既然萌生了歇业关门离开帝都的念头,那么之前她曾承诺给虞嘉言做一套嫁衣的事儿,也就只能不再提起了。 许唯一心中有些愧疚,所以才想着自己亲自来一趟,见到虞嘉言之后,好给她好生的解释一番。 不管人家在意不在意,她承诺的事情没有做到,终究还是自己心里有愧。 这样解释一番,自己心里也能好受一点。 车子停下,许唯一亲手拎了那几个精美的纸袋下车,等着公馆的佣人来开大门。 她生完橙橙,月子没有坐好,因此格外的畏寒,尤其是这样的冬日,她等闲是不肯出门的。 今日特意穿了厚厚的斗篷外衣,却还是冻的手脚冰凉。 冰天雪地里还没站一会儿,寒意好似穿透了层层厚衣服沁入了骨髓里一般。 许唯一的嘴唇渐渐变得灰白发青,寒风吹来她就忍不住的瑟缩发抖,偏生佣人进去询问,迟迟不见出来。 两只脚好似都冻的僵硬了,许唯一站在原地跺了跺,忽然听到了车子响。 她下意识的回过头去。 黑色宾利内端然坐着的男人,正在闭目养神,可他身侧的那个下属模样的男人,却是失控的低呼了一声。 裴重锦缓缓睁开了眼,声音暗沉略带了两分不悦:“怎么了。” “没,没什么。” 下属支支吾吾的说着,兴许,兴许是看错了吧。 当年传言惊人可怕,都说那个女人已经被裴少挫骨扬灰了…… 可刚才他看到的那张脸,那样一个人,曾让自家少爷鬼迷心窍了一般想要娶回家的女人,他又怎么可能认错? 下属忍不住又向许唯一的方向看去,裴重锦也看到了大门外的立着的两个人,他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眯,目光从那个小助手的背影上移开,缓缓落在了许唯一的侧脸上。 寒风将年轻女人的鬓发吹的凌乱,她时不时的抬手将头发撩开挂在耳后。 女人长了一张很乖巧讨人喜欢的鹅蛋脸,眉眼称不上精致无双,却十分温柔娴静。 裴重锦缓缓侧头,单手撑在眉梢,眯了眯眼。 这个女人,怎么像是在哪里见过。 车子停下来,大门很快开启,风卷着雪,扑落在许唯一黛色的裙摆上,她低头,缓缓向后退了一步。 如今帝都正是多事之秋,她看这房子就知道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她不愿落人眼球,招惹是非。 许唯一将头压的更低,又往后退了一步,可那车子没有开进大门,却在她面前缓缓停了下来。 许唯一下意识想要抬头,却又咬了嘴唇忍住了这个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