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跳楼VS转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54章 跳楼VS转机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刻薄恶毒到这样的地步? 就算是军训那时候与杜玉容有一点关节,可也不是什么大事,她今日却要仗势这样欺辱人…… “这位同学,你这样有些太过分了吧……”有一个男生实在没忍住先开了口。 “是啊,就算玉容有什么不对,你也泼了她一身颜料了,就算了吧……” “大家都是校友,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帮杜玉容说话。 虞芳华任他们七嘴八舌的为杜玉容求情,待他们都一一说完,她方才慵懒的拨了拨头发,对保镖道:“都听清楚了吧,这些人,都是和杜家一伙儿的,你回去就告诉付姨,都有谁,哪些人,又想和咱们大公子做对……” “你……” “我们只是看不过去杜玉容一个女孩子被你这样欺负而已,你胡言乱语什么啊!” “是啊,我们不过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打抱不平而已……哪里就扯到什么大公子了……” “杜家和大公子过不去,杜玉容是杜家的千金,你们帮她,不就是和大公子过不去?” 虞芳华傲慢一笑:“既然大家都是同学,我就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给你们一个机会,谁要是再帮她说话,就是和我,和付姨,和虞家大小姐,和大公子过不去!” “怎么样杜玉容?你是要和我死磕到底呢,还是老老实实的爬过去?” 没有人再敢开口帮杜玉容说话。 毕竟都只是普通的学生,谁也不敢卷入这样的漩涡中来,连累自己的性命前程。 杜玉容知道,今日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过不去了。 她受点屈辱没什么,只要不连累杜家和父母亲人,她愿意低头忍辱。 “虞芳华,你说了的,只要我做了,之前一切一笔勾销,你也不会去找杜家的麻烦,对不对?” 虞芳华一笑:“当然,我说话自然是算话的。” “好。” 杜玉容惨淡一笑,她此时看起来狼狈不已,脸上五官都瞧不清楚了,她缓缓转脸,看向了教室中的某一个方向,“陆学长,可不可以拜托你先出去一下……” “今儿谁都别想出去,杜玉容,这样的好戏,我一个人看着多没意思啊。” 虞芳华寸步不让,无法羞辱阮静微,她就要把和阮静微交好的人都踩到脚底下去狠狠的践踏。 杜玉容眼底最后一抹光辉,完全的黯淡了。 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有自己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实在太正常不过。 方才第一个开口为她求情的男生,是高她一个年级的学长,也是她偷偷喜欢的人。 没有人,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遭受这样难堪的羞辱,她自然,也不例外。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出去?我们不帮她说话,我们不看还不行吗?” 一个女孩儿失控出声,同样都是女孩子,设身处地想一想,都会为杜玉容难受。 “当然不行!”虞芳华冷冷开口:“你们不看着,又怎么知道贱人会是什么下场?” “杜玉容,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爬啊,你是不是想让你父母被你连累?也像孙家大公子那样去蹲监狱?” 虞芳华怒火蹭蹭往上冒,一脚踹在了杜玉容的身上。 杜玉容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抬头,她被虞芳华踢的歪在地上,她缓慢的撑起了身子,缓缓向前爬去,那个男人一脚踩在桌椅上,等着她从他的胯下爬过去。 她喜欢的男生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杜玉容爬到那男人身前时,她听到了虞芳华发出了一声讥诮畅快的冷笑。 画室里温暖如春,暖气开的很足,今日天气好,出了太阳,她旁边的窗户大开着,中和了室内的燥热…… 她还是做不到,她做不到被自己喜欢的人看到这样的自己。 可她更舍不得连累自己的亲人。 是不是她死了,这一切就一了百了的结束了? 谁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直到杜玉容忽然从地上爬起来,从窗户那里一跃而下,沉闷的坠楼声传来那一刻…… 众人方才骤然惊醒了一般,女孩子们尖叫着抱头乱跑,大胆的男生冲到窗前去看…… 楼下是水泥地,没有草坪,这是三层,杜玉容这样跳下去,也许就没命了。 虞芳华也有一瞬的恍神,这杜玉容,从小性子就如她的身材一般,又绵又肉,怎么今日竟会有这样的烈性? 她又不是让男人轮了她,不过是从胯下爬过去而已,人家韩信还能忍受胯下之辱封王封侯呢,她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 学校很快惊动,报了警,急救车也来了。 杜玉容被抬上车的时候还在不停吐血。 阳光刺眼,水泥地上一片刺目血痕,围观的学生沉默无声,眼睁睁看着警察把虞芳华客客气气的请上车,她的保镖也一起上了车,他们心里大约也清楚。 杜玉容死不死,怕是都影响不到虞芳华。 毕竟如今的帝都,是大公子的天下。 …… 涵口关的夜,漫长的好像永远不会天亮了一般。 日复一日这样无望的等待,让很多士兵的心理防线都开始濒临崩溃。 逃兵,从最初稀稀落落的两三人,渐渐变成十几人,而昨夜,又有二十多人冒雪逃离,厉慎珩没有再下令去追。 谁都不想在这里等死,可他们却不知道,这样逃出去,只会比困死在涵口关更惨。 果不其然,天亮时传回消息,那二十多人,都被邻国狙击手击毙了。 尸首被扒光衣服吊在树上,惨不忍睹。 城中渐渐开始面临缺粮的困局,就连厉慎珩和静微的一日三餐,也全都改成了稀粥。 可转机,却就这样悄然无声的降临了。 忽一日,派出去的侦察兵传回消息,邻国正在陆续的撤回包围的军队,据说是,邻国军队中爆发了很可怕的疾病,而且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无法遏制疫病的传播了,在古代,军中这样大规模的疫病,惯常被称为‘瘟疫’,陆续有士兵病死,因此,闹的人心惶惶,士兵们都要哗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