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杀了秦九川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49章 杀了秦九川

许唯一看着女儿可爱的小脸,心都化了大半,将她抱起放在膝上,轻声道:“妈妈把这个花样子画完就下班好不好?” “好呀,那橙橙去玩乐高等着妈妈。” “真乖。” 许唯一轻轻亲了亲女儿的小脸,就将她放了下来,橙橙乖乖的去玩乐高了,许唯一一边低头画着,一边时不时的看橙橙一眼。 橙橙专心致志的玩着自己的玩具,小脸肉嘟嘟的,别提多可爱了。 室内一片安谧,却美好和谐到了极致。 这些年,最不后悔的,就是生了橙橙吧。 这个小天使,真的给她带来了无尽的力量和慰藉。 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她一定不要再遇上那个男人了,可是,如果不遇到他就没有橙橙…… 那么,她宁愿把那些苦和委屈,再受一遍。 只要橙橙能留下来,能在她的身边。 这天底下,还有什么苦,什么委屈,能让她害怕,动摇呢。 许唯一望着女儿,眸光渐渐柔软无比。 只是,她原本以为可以这样和橙橙在一起过着平和安宁的日子,但现在看来,帝都这般风云飘摇,怕是她这微末的愿望,也难以实现了吧。 那个人,他曾是那样光风霁月的君子,可是如今,将这好好的国家搅的一团乌烟瘴气的,也是他。 许唯一这些年,其实很少再想起那个男人了。 他做他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她做她安守本分的小裁缝,谁也牵扯不到谁。 那些痛啊,也都在日复一日的时光揉搓下,所剩无几了。 她想,这样一辈子也挺好的,她陪着橙橙,她的心也是安定的。 但如今,这份宁静还能维持多久呢? 许唯一其实和很多帝都的老百姓心里想的一样,他们都觉得秦钊是个很好的总统,总统夫人又这样慈爱和善,是国家的福气。 而厉家的那位,更是自小在人眼皮子底下长大的,他们也早就认可了这位新总统。 尤其现在,人们私底下都在议论,说裴家和邻国勾结了,所以涵口关才有了那一场惨剧。 许唯一原本不相信的,在她快要模糊的记忆里,裴祁深从来都不是狼子野心的那一类人,相反,他甚至很厌恶那些争权夺利和勾心斗角。 她还记得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裴祁深不止一次对她说,等他们结婚了,他就带她去环游世界,离帝都远远的,离裴家也远远的,就去过他们的小日子,谁也别来打扰他们。 他还说,将来他们可以找一个很漂亮的小国家定居下来,她可以开个小店,依旧做她喜欢的漂亮的衣服,他就随便去找一份工作,最好下午三点钟就可以下班的工作,然后他去接她回家,他们俩就手拉着手一路走回去,回去的路上,他会给她买一个她喜欢的口味的甜筒,再买一点小蛋糕,去幼儿园接了他们的女儿,让她吃成小花猫。 她听了开心的不得了,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有一个女儿? 她隐约能想起他那有点小傲娇的表情:“我就喜欢女儿啊,我就想再要个小唯一。” 许唯一不知不觉间,眼泪竟然爬了一脸,她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橙橙抓着她的胳膊摇晃了好久,她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小姑娘吓的哇哇哭了出来,她方才骤然清醒。 那都是陈年往事了,那个人也再和她没有半分关系了。 她还想那些东西干什么呢? “橙橙……” 许唯一蹲下来,紧紧抱住了橙橙,小小的,软软的香香的小姑娘,在她的怀中,像是她抱住了全部的世界。 也许,她不能再这样带着橙橙留在帝都了。 这些年,她隐姓埋名的留在这里,又为的是什么呢。 帝都风起云涌,那样德高望重的孙老,都不能力挽狂澜,绝食而终,孙家的大公子因为得罪了前任的岳家宋家,也被投入了监狱去。 那些大人物尚且无能为力,何况他们这些平头百姓。 她余生唯一所愿,只是带着橙橙过安定幸福的小日子,那些血雨腥风风起云涌,与她一个弱女子,又有什么关系? 这家小店,有她数年的心血,但,该舍弃的时候,还是只能舍弃。 许唯一终究还是做了决定,等把虞家大小姐这些衣服做好,也就到小年了,她先关店歇业,带着橙橙去其他城市过个安稳的年,再说其他吧。 …… 这一年的帝都,却注定无法平静了。 秦九川被严刑拷打数日,总统大印依旧毫无下落。 帝都气氛凝重无比,连虞家大小姐都在大公子跟前吃了排头,更何况其他人,一时之间,整个公馆,人人自危,佣人们等闲连大气都不敢出。 秦九川这边事情陷入僵局,滇南却忽然爆出重磅消息! 徐慕舟电告全国,持总统大印勒令各军区首长声讨裴重锦窃国祸民,勾结邻国等数项罪名,一时之间,举国哗然。 徐慕舟这边声讨宣言一出,帝都立时暗涌不断,裴公馆下人言说,大公子在得知总统大印落入徐慕舟之手之后,怒的掀翻桌案,连着说了三个‘杀’字! 秦九川一直在他控制之中,总统大印好端端的怎会从帝都飞到滇南去? 裴重锦立时令人去彻查,事情又怎么兜揽得住,看守秦九川的人收了司星一笔巨款贿赂还有一小箱子金条的事,很快被裴重锦得知。 而司星在探视了秦九川之后,就离开帝都回了滇南,他还曾让人去送行,让司星劝司家家主要识时务,认清形势。 如今瞧来,他简直像是一个蠢货被司星和秦九川给玩弄在鼓掌之间! 看守秦九川的那些人,自然一个都休想活,而总统大印既然已经到了滇南,落到徐慕舟的手中,那么秦九川的生死也就无所谓了。 裴重锦发了话,不留活口。 彼此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地步,他不杀秦九川,秦九川也不会感恩戴德,还不如斩草除根的好。 事情闹的这样大,宫家很快知道了这件事,自己儿子跟着司星那贱人跑到了滇南去,他们在大公子跟前怎么说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