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还是,舍不得她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46章 还是,舍不得她死

玄凌倏然起身,周身已经一片冷冽肃杀戾气,徐慕舟淡淡看了他一眼:“就是厉慎珩和阮静微啊,怎么,你不会不知道阮静微也被困在那里吧,好,就算你不知道,那么之前轰动世界的一篇涵口关时政军报,你总是读过吧。” 玄凌怎会不知。 四国语言写出的一篇慷慨激昂的军报,非但将厉慎珩狠辣无情不讲国际道义残杀俘虏的事情洗的清清白白,反而让a国瞬间占据了舆论主导,也让涵口关惨案被世界瞩目,联合国组织不得不出来发言,控诉邻国先挑起战争,违反了国际和平法…… 不可否认,身为a国人,他在看到这则军报,看到涵口关血流满地尸体堆积如山的那些照片时,他也忍不住的热血沸腾。 “她用了化名,但那些时政军报都是她所写的,你从前和她在滇南在一起这么久,也总该知道,阮静微十分聪慧又好学,颇有语言天赋……” 原来那些让人读了热血沸腾的军报,都是她写的啊。 玄凌从前未曾想过这些,如今听了徐慕舟所说,也并不觉得怎样意外。 那个女人,从来都是最独立特行的一个,要不然,又怎会让他一直牵挂于心。 “涵口关现在是一座死城,如果再没有转机,她必死无疑,不过,我想……就算是死了,她也决不后悔做出这个决定吧。” 徐慕舟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 他敢肯定,玄凌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玄凌垂眸,视线仿佛凝固了一般钉在地面上某处。 他其实并不太经常会想起阮静微。 但时不时的,她却会入他梦中来。 仿佛还是去年盛夏午后。 就在地下王城的园子里,她冷着脸毫不手软的将水果盘砸在周娴的脸上时,那倔强又傲娇的小模样。 也仿佛是,她蹙着眉有些不情愿的穿着他挑选的衣服,挽着他的手臂出去赴宴。 从前常常会被她气一个半死。 可后来她走了之后,他才觉得,就算是那些争执吵闹,也是有意思的。 他刻意不让自己想起她,以为这样总能忘记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 可后来他才知道,在他刻意阻止自己去想的时候,不就是已经想她无法自拔了吗? 她与厉慎珩夫唱妇随去了涵口关,他原该坐视不理的,谁让她自个儿非要一条道走到黑呢。 可是想到如果她死了,他在这世上大约也就真的没有什么趣味了。 罢了,他好不容易对一个人有兴趣,他人生里的乐子本来就少的可怜了。 她还是不要死了。 欠了他两条命,总要还给他点什么。 就是不知道,她这次是不是还要做个白眼狼。 “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知道金三角少主门路通天,就算涵口关如一座死城,你也总能想办法让这死城活起来。” “如今世人都被m国发动的几场战争吸引了眼球,谁还记得小小的一座涵口关?” 裴家掌控了舆论主权,甚至联合国组织都不知晓厉慎珩被困涵口关一事。 而现在,就需要有人去捅破这片天。 玄凌只要想办法拿到真凭实据,将此时涵口关的现状公布于世,联合国绝不能坐视不理,裴家勾结外敌的事一旦披露出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那大公子想要万人之上,也就彻底不可能了。 民众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人登上总统宝座。 虽然现在很多人都在议论裴家与邻国勾结,但拿不到证据,就动不了裴家。 涵口关,就是关键中的关键。 “好,我可以想办法去做到这件事,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我要自此之后五十年,金三角都是我玄凌囊中之物。” 徐慕舟沉吟片刻,缓缓点了头:“好,此后五十年,我徐慕舟手下部队,不会踏足金三角一步。” “徐军长痛快!” “事不宜迟,我现在也该离开,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玄凌没有回答,却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题:“我听说徐军长娶了周家的私生女,夫妻却不和睦,冒昧问一句,徐军长是不是心中有人了?” 徐慕舟先是一怔,旋即却失笑道:“玄凌,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已年将四旬,阮静微在我眼中如女儿差不多,我对她并无男女之意。” 玄凌却冷笑一声讥讽道;“你如今的妻子不也是不足二十的年纪,装什么装?” 徐慕舟哑口无言。 周念年纪,确实比她小了很多很多,和阮静微差不多的样子。 但两个人,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周念小小年纪城府极深,一肚子的心眼算计,他当时就不该一时心软,把她从周家那个火坑救出来。 只是如今瞧着,她还算安分,仅有的几次和小白接触,也没有耍什么心眼,他才暂时没收拾她。 “还有徐军长您的公子……” 玄凌到现在还记得那毛都没长全的小东西在静微跟前撒娇耍痴的模样。 亏得他年纪还小,再大点还得了? “小白今年刚过六岁生日……你连个孩子都要当敌人?” “我只是瞧不惯他仗着年纪小就去撒娇卖痴的占便宜!” 徐慕舟:“……” 虚岁六岁的小孩,能占什么便宜? …… 司星探视完秦九川,当夜就直接动身离开了帝都。 大约是她刚到帝都就跟着宫泽跑了,裴重锦那边并不知道她和秦九川还有那些过往。 而看守秦九川的,又收了司星那么惊人的一笔钱,更不敢声张出去。 所以,司星离开帝都,倒也没遇到太多阻碍。 只是裴重锦的下属带来了一句话给她,要她回了滇南,好生劝一劝司家的家主,看清形势,不要做出错误的抉择。 司星装作一副害怕的样子应了下来,来人看着她和宫泽过了安检,飞机起飞,方才离开。 但在飞往滇南中途降落在某城机场的时候,司星却一个人下了飞机。 宫泽不知道司星要做什么,他也并不敢深问,只是隐约觉得司星要做的事情一定不是什么小事,好事。 但是司星不肯说的,他就算是追问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