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金三角少主玄凌,回来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45章 金三角少主玄凌,回来了

“秦九川,你要是有点能耐,赶紧出来,说不定能赶上吃我的喜酒” 秦九川蓬乱鬓发下一双眉立时紧紧蹙了起来:“你当真要和姓宫那小子结婚” 司星歪着头想了想:“我还没想好,不一定呀,但我总归要结婚的不是” 秦九川想到自己前路未卜,何必将司星绑在自己这条漏船上。 “好,若我能活着出去,能赶上你的婚礼,我一定去” 司星见他声音忽然沉寂了几分,她眸光微转,看向那不复往日风采的男人。 “秦九川,你保重吧,我真的要走了” “司星,好好保护自己,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什么万一” “你放心吧,就算我死,我也不会把东西交出来的。” “可我不要你死。” “秦九川” 司星抬手拢了拢鬓发,声音轻缓柔媚,却又倔强坚定:“这个国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良知,我司星,血也是热的,我非但为国,也为我的朋友,我知道怎么选择。” “星儿” “我走了,你保重。”司星最后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再没有回头。 牢门打开,复又关上。 司星的身影,随着她远去的脚步声,逐渐的消失无踪了。 秦九川觉得胸口滚烫,喉头发紧,好一会儿,他觉得眼窝里蓦地一热,竟是滚下了一颗泪来。 这女人 这个女人啊。 他该怎样,才能不爱她。 秦九川咽下喉间的苦涩,方才她塞给他的那些药,其实真的很苦。 可就在她方才亲了他又咬了他之后,他却是一丁点的苦,都不觉得了。 “听说涵口关已经是一座死城,困在城里的人,一个都休想活着出来” “您说那新晋的总统先生怎么就这样倒霉好好儿在帝都待着不舒坦吗非要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你懂什么,我听人说,那裴家是勾结了邻国故意挑起战事,想要趁乱浑水摸鱼的。” “涵口关枉死了那么多士兵,那可都是一条条血淋淋的人命” “总统先生亲自带军去涵口关,为的就是报这血海深仇,你想想看,明知道面前是刀山火海,却还要为了国家大义举步上前,他难道不知道留在帝都坐镇后方更安全” “也不知道,总统先生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我看,八成是没戏了,都这么久了,一丁点的消息都没有唉。” 滇南最近不太平,类似议论,各种传言都在满天飞。 周家老狐狸和徐慕舟斗的不可开交,一团乌烟瘴气之时,又传来消息,一年前被徐慕舟端了老巢的金三角少主,玄凌,又杀回来了 其实,这也是早晚的事,只是玄凌这一次回来,实在是来势汹汹。 他并非只身回来滇南。 随同他一起回来的,有一支雇佣兵队伍,武器装备极其精良。 玄凌正式在滇南露面之前,就带着这支雇佣兵,连着端了十几个毒贩基地,先将金三角牢牢捏在手心里,又命人重新修葺地下王城,然后,方才公然亮相。 周家老狐狸志得意满,以为玄凌回来定然要报之前大仇,一定会和他站在统一战线对付徐慕舟。 却没想到他派去的人,压根连玄凌的面都没见到。 是夜,徐慕舟乔装打扮亲自来见了玄凌。 原本仇人相见,该是分外眼红。 可彼此却都十分冷静克制,竟还能相对而谈。 “玄凌,抛却过去个人恩怨不提,这一次,你我可不可以先握手言和” “你要与我谈合作” “并非是与你合作,而是想要拜托你去做些事,救国民于水火之中。” 徐慕舟胡子拉碴,看着十分憔悴,可见这些日子他奔波辛苦。 帝都形势危急,他却被周家困在滇南,总不能一走了之,置滇南万民不顾。 涵口关又没有丝毫消息传来,厉慎珩生死不知,他只能按兵不动。 玄凌这时回来,他敏锐的感觉于他来说是件好事。 玄凌依旧一身惯常的黑衣,只是比起一年前那个尊贵无双的金三角少主,此时的他,却多了几分的不羁落拓。 徐慕舟说完这句,他半靠在沙发上,手指间夹着的烟送到嘴边,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 他缓缓的撩开眼皮,隔着那青白色的烟雾,面无波澜的看着徐慕舟:“我玄凌不是心怀家国天下的人,这样的事,与我何干。” “若他们只是争权夺利,我也不会插手,但是玄凌你知不知道,裴家为了总统位子,勾结邻国,这种事,做出来是要断子绝孙的” 徐慕舟军人出身,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种窃国大盗,更何况涵口关枉死数千士兵,对于爱兵如子的军长来说,更不啻于割肉剜心一样的剧痛。 那么多钢铁军人啊,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自己同胞的阴谋诡计之下,又怎么不让人痛心 就凭裴家做出这样的事,徐慕舟这辈子都不可能和裴家坑壑一气。 “谁当总统,与我又有什么干系”玄凌森冷一笑:“我只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贩毒头子,利欲熏心的金三角毒瘤,人人除之而后快,这个国家到底谁掌权,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玄凌” “徐军长,你也不用想要来说服我,我玄凌没有什么多大的志向,只想在金三角安安生生的做我的生意,咱们,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玄凌,如今这般情境之下,你还想偏居一隅独善其身,你觉得可能吗” “在金三角,我的地盘,没有什么不可能。” “看来,你我当真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了。” 徐慕舟缓缓站起身,冷眼看着玄凌:“如此,也好,那就让厉慎珩和阮静微都困死在涵口关好了” 玄凌刚要点烟的动作倏然顿住了,他蓦地抬头看向徐慕舟,那一双狭长潋滟的眼眸骤然锐利无比:“你方才说谁,要困死在涵口关了” 徐慕舟戴上军帽,冷笑一声:“你不是不关心这些吗”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