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大公子心情很不好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40章 大公子心情很不好

“这里面所有人,除了秦九爷,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裴重锦似是有些累了,慵懒的摆了摆手,转身由下属簇拥着,一步一步离开了。 天,全然的黑了下来。 夜幕,在这一刻,真正的降临。 帝都裴家反了的消息传到涵口关时,正值深夜。 而比这消息更让人恐惧惊惶的却是…… 邻国几乎调动了全部军力,将涵口关围的水泄不通,所有通讯设施尽数被导弹精准摧毁。 涵口关,几乎成为了一方死城。 非但联系外界的通讯尽数被截断,涵口关内部更是休想传出去只言片语。 m国发动的西方战争正如火如荼,吸引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注意,而想必如死城一般的涵口关,没有任何消息会传到外界,外界任何消息也进不来的涵口关,很快就会被彻底遗忘。 没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在这座死城里继续待下去,他们全都会死。 厉慎珩和顾军长组织了数次突围,但换来的却不过是那些士兵被狙杀,或被俘虏,然后残忍凌虐致死。 夜肆急红了眼,几次想要冒死冲出去,但都被厉慎珩严令制止了。 这样去白白送死根本不是办法,他的命是命,士兵的命亦是命,他不能让那些人用他们的性命,来换取他厉慎珩活着。 事到如今,他不后悔来涵口关,他也不后悔自己杀了邻国那么多俘虏。 他唯一后悔的,大约就是没有制止静微随同他前来。 他该做的是将她送到国外与虞政委夫妇团聚。 可他却又清楚的知道,他所了解的那个阮静微,是绝不会答应他的这个提议的。 涵口关的冬夜,冷的如刀子在不停的切割着人的皮肉。 站岗的哨兵,眉毛头发都结了冰霜,哈气成冰的夜里,他们却仍如狼一样警戒四周。 厉慎珩睡不着,静微也没有睡意。 他们干脆起身下床,走到露台上。 只是握着彼此的手,没有说一个字,都好似都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其实这样也没有什么怕的,两个人死在一处,也好过分隔千里不得相见。 “怕不怕?” 静微轻轻靠在厉慎珩肩上,摇了摇头:“没什么好怕的。” “跟我在一起之后,没有让你过过几天的舒心日子,微微,如果,我们当真要死在这里,你会不会后悔?” “如果没能和你一起来涵口关,我才会后悔,与你在一起,生,还是死,我都没有遗憾。” “微微,我不怕死,我也不怕败,我只是不甘心,国家落入这样的人手中,将来受苦受难的,只会是百姓,他们为了权柄,甚至连敌国都能勾结……” “我不明白裴祁深为什么变成了这样的人,如果他当真隐藏的这样深,当真利益熏心,那么当年在涵口关时,他又何必出手相救……” “人总是会变的,含璋,你也不要过于纠结于这些了。” 厉慎珩轻摇了摇头:“我总觉得不是人变了这样简单,我总觉得,裴祁深像是根本成了另外一个人……” 静微心头不由得一凛,难不成裴祁深也和她一样重生了? 所以他是知道了自己上辈子做了总统,才会这样疯狂? “微微,裴祁深既然生了造反的心思,那么帝都此时落入他的手中,不知有多少人会遭殃,首当其冲,就是厉家吧……” 厉慎珩垂头,将静微轻轻拥入怀中,一点一点的箍紧了她娇小纤瘦的身体,静微感觉有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入了她的颈窝里,她知道他在担忧什么,那是与他骨血相连的亲人,他又怎么会不牵肠挂肚? 可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她不能肋下生出双翼,带他离开涵口关,她也没有天崩地陷的手腕,将如今的局面完全倒转。 她能做的,大约也只是这寒冷无比的冬夜里,紧紧的抱着他,生,她陪他,死,她亦是与他在一起。 “含璋……” 静微心中一片空寂的难受,重活一世,难道还是什么都无法改变吗? 既如此,又何必要她重活这一次! …… 裴家造反,帝都被困,总统府早已沦为裴家掌中之物。 听说大公子命人日夜拷打秦九川,为的就是总统大印。 但那秦九川骨头实在硬的离谱,愣是半个字都不肯吐露。 因此,大公子这些日子心情极其不好。 连着让人端了两家不肯投效的世家,一时间,整个帝都风云变幻,人人自危。 除却厉秦两家,是绝无可能投效裴家之外,其余世家都在私下盘算谋划不停。 而以虞仲谦付雪娇夫妇为首的虞家,早已第一时间宣布效忠于新任‘总统先生’。 而更让人大跌眼球的却是,秦钊先生的岳家宋家,竟然也在裴家掌握了帝都之后,投诚了! 裴家自然会给率先效忠于他的家族最丰厚的优待,因此,如今帝都最炙手可热的权贵,裴家之下就数虞家和宋家。 尤其是,虞家的独女虞嘉言还是大公子的人,将来要做总统夫人的,整个虞家跟着水涨船高,从之前的三流世家,一跃就成了顶级豪门。 厉秦两家紧闭门户,厉啸称病不见任何人,厉家由厉老太太坐镇,秦家由秦老太太坐镇,两个老太太身份斐然,裴方野在两个老太太面前都要低一头,更何况是裴重锦。 裴重锦能拿那些不入流的世家开刀,现在要动厉家和秦家,却是绝不能的。 不要说只是帝都暂时在他们手中,总统大印还没有任何影踪,南疆,滇南,西北,等等各地驻军态度不明,此时也不是大动干戈的好时候。 更何况,厉家秦家紧闭门户之后,帝都江家,高家,陈家,霍家,都如厉家这般开始闭门谢客,虽然未曾直接言明立场,但态度实则也很清晰了。 裴家现在维稳为上,自然不能大动刀兵,只得暂时退了一步,软刀子慢慢磨着,总有撬动这些铁板的时候。 裴家叛乱之后,孙老曾跑到总统府门前,破口大骂裴重锦狼子野心,祸国殃民,孙老身份尊贵,他曾是帝师,又是裴方野的授业恩师,挨他一顿训斥,裴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上一篇   第539章 反了

下一篇   第541章 小人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