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杀光俘虏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35章 杀光俘虏

她也是立时就做了决定,她要随军去涵口关,她要让那些罔顾人命意图反叛的人们都仔细的看一看,发动战争,到底会带来怎样的恶果,到底又会给这个国家造成怎样多大的灾难。 更何况,那是涵口关啊,她曾亲自到过的地方,惨死的兵士,或许就是曾和她同桌吃过饭的小士兵,或许在千里之外的家乡,就有苦苦等着他归来的姑娘…… 曾经让她以为是爱和希望的涵口关,曾经寄托着她无限情思的涵口关,此刻,是不是如人间地狱一般? 那些见到她就害羞的脸红的小战士,那个偷偷给她竖大拇指,夸她歌唱的好的小哨兵,那些与她笑着闹着打成一团的战友们,实则都不过是一二十岁的年纪…… 可是现在,他们全都长眠在那一片土地上了。 她一个未曾当过兵的人,只是去过涵口关一次的普通人,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更何况,厉慎珩曾在那里两年,他与他的战友,同吃同睡同上战场,如亲兄弟一般…… 又该是怎样的感情深厚。 静微知道,厉慎珩绝不是那种会忍让的性子。 这一次,他的报复,大约会让全世界人的都震惊吧。 但又如何,哪怕他因此落下冷血残忍的名声,她也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他。 对付挑起战争的豺狼,对付那些意图遏制a国妄想独裁全球的阴谋家,就该用雷霆手段! 裴家,若是涵口关的惨案和裴家有关,若是裴家为了争权夺利做出和敌国私下勾结的事情来,她想,这一次,a国怕是,将要再也听不到裴家这两个字了吧。 …… 厉慎珩行事雷厉风行,接任总统一位第三日,他就随军赶到了涵口关。 帝都政务暂由秦九川代管,厉慎珩用人不疑,离开帝都之前他曾私下约见秦九川,给了他一项特权。 他不在帝都的这些时间,谁若敢兴风作浪,不拘是谁,不问从前功过,也不管出身多么煊赫,秦九川可以直接拿人下狱,等他从涵口关归来,再定罪。 一时之间,帝都最炙手可热的权贵,倒成了这个无根无基,从不曾进入过权势中心的秦九爷。 似乎也是从这一刻开始,秦九川这个名字,一夜之间传遍大江南北,尤其在众人知晓他年过三十却仍无妻室的时候,一瞬间成为了帝都无数名流世家想要攀附的对象。 秦九川的宅邸立时热闹无比,不知多少人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妹妹,仰或侄女外甥女嫁给秦九川,好就此登上新任总统的这一艘大船。 而秦九川却从厉慎珩离开帝都那一刻,就宣布家中佣人随从紧闭门户,不管来客是谁,一概不见,任何请柬,邀约,全都婉拒。 竟如一块铁板一般,踢不动,也撬不开。 与此同时,厉慎珩将周从留在帝都,继续查马翠萍一案。 在厉慎珩到达涵口关,下了铁血军令展开第一次反击,并大获全胜,将敌方俘虏中,但凡参加过上一次涵口关偷袭战,手上沾过a国士兵鲜血的俘虏一律枪杀之后,帝都也迎来了今年的第二场大雪。 数百俘虏跪在枉死士兵的简陋墓前,乌黑枪管抵着后脑,枪声划一,整齐响起那一瞬,涵口关劫后余生的所有兵士将领,几乎是一同痛哭出声。 他们心中的那一份痛,终于得到慰藉了,而枉死冤死的战友,也总算可以瞑目了。 顾军长重伤初愈醒来之后得知此事,这个铁血汉子也不禁痛哭失声。 自此以后,从他开始,至涵口关每一个兵士,只会听从于厉慎珩一人,唯他命令是从!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涵口关,和顾军长的所有麾下士兵,真正的归心于了厉慎珩。 这也算是他做了总统之后,收复的第一支心腹力量。 但他此举,却在国际上招来了无数非议,尤其是战争中俘虏一向有优待政策,可厉慎珩却下令全部击毙,更是有违国际法。 联合国组织发来电报斥责,厉慎珩却直接撕了电报,并致电秘书长:“若将我们国家的正常反击,再视作挑起事端,a国将退出联合国组织,永不加入!” a国若退出,那么联合国组织中余下的大部分国家都是m国的附属和走狗,又有谁能再牵制m国,到那时,联合国组织大抵也只剩下一个空架子而已,m国称霸全球,还不是易如反掌? 因此,他们绝不会让a国退出,但厉慎珩这种“不人道’的手段,联合国也不能坐视不理。 到最后不疼不痒的召开记者会,秘书长发言时不轻不重的抗议了几句,这事儿,竟然就这样掀了过去。 涵口关事情暂时告一段乱,厉慎珩却仍留在涵口关,没有离开。 为枉死冤死的士兵报了仇,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 他要亲眼看着那些内奸被挖出来,他要亲手要了他们的性命。 他要知道,到底是谁和敌国勾结,为了一己私欲,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帝都的第二场雪下的纷纷扬扬的时候,周从终于查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那一日在马翠萍墓前发现的那个小和尚,被人悄悄送到了国外去。 孙老的独子孙靖西一双眼睛失明三年,这段时间,忽然传出了快要治愈的消息。 据说孙老高兴的不行,虽然现在时局动荡,但首先他老人家身份摆在那里,二则确实也是个大喜事,情有可原。 因此在孙老亲自面见了秦九川之后,秦九川也应下了孙家想要设宴庆祝的请求。 并且在致电厉慎珩后,接受了孙家的邀约,当晚他会出席。 周从查来的消息得知,会心被送到国外,隐隐和裴家有关。 而孙靖西眼睛被治好,却是裴祁深的功劳 当日虞仲谦被放回去,是孙老出面说的情。 裴祁深若是以此作交换,就能说得通了。 事情桩桩件件都指向裴家,还真是让人不得不疑啊。 周从亲自打电话去了涵口关,厉慎珩只回复了三个字:继续查。 这也就是不肯轻轻放过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