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看起来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原来是个渣男,真是恶心!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31章 看起来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原来是个渣男,真是恶心!

难不成,等到年纪再大了一点之后,就退伍,转业,再回去江城? 她又没有人脉,可以让她永远留在帝都…… 见惯了帝都的繁华,纸醉金迷,谁还想要再回到江城去? …… 汗流浃背的军训暂时告一段落,女孩子们都赶紧跑到树下阴凉处去休息。 现在每天大家都盼着的戏码,大约也就是政法系的大学霸宋业成怎么追求挽回美人心了。 甚至现在不但国际语言系的所有学生都在关注着这一幕,连外系都惊动了,而政法系的师姐们也听说了此事。 军训休息的哨声刚吹响,操场边就围满了人。 许多明恋暗恋宋业成的女孩子,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看着宋业成拎着冰桶去操场。 听说他已经锲而不舍坚持了一周多了,而那个女主角,却从来都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给一个正脸。 人们自来如此,一个帅哥学霸这样追求纠缠,大家就会觉得痴情无比动人万份,但若是换个丝再来试一试,不告他性骚扰都算是仁慈了。 现在学校的舆论都偏向于宋业成,静微已经被描述成一个心硬如铁心狠手辣,为了向上爬不择手段的拜金女了…… 毕竟,能拒绝宋业成这样的男生,肯定是攀上了高枝儿,众人私底下都在传,阮静微在校外的那一套小公寓,就是金主给她买的。 宋业成刚走到树下,含情脉脉的目光还没落在静微身上,不远处一把柔媚的几乎要滴出水的女声就突兀的响了起来:“业成哥哥……” 宋业成蓦地一颤,那把嗓音端的动听柔婉,只是在他听来,却如芒刺在背一般,那些铺天盖地的丑闻和讥诮谩骂讽刺笑声忽然都灌入耳中来,让他几乎要握不住手中东西。 酷暑的天气,他的脊背却冒了一层冷汗。 这贱人,她怎么会阴魂不散跑到他的学校来? 宋业成根本不知道阮思雨已经摇身一变成了文工团的小红人一个。 还以为她依旧在江城,名声扫地,苦苦挣扎呢。 自从订婚宴告吹之后,他就刻意将这个人,这段耻辱摒弃到记忆之外,他更是从不曾让自己回忆起这一段奇耻大辱。 可现在…… 静微清晰看到宋业成脸色几变之后,已经青白一片,隐隐浮现了几分狰狞,她不由得心情大好。 阮思雨这样难缠的女人,宋业成以后有他焦头烂额的,她总能清清静静的把自己给摘出来了吧。 “这……这又是谁啊?” “是啊,这女的打扮的妖精一样的……” “看着年纪也不大,你看她脸上化的妆,啧啧。” 女孩子们看到美女,首先注意的就是穿着打扮,古往今来,亘古不变的真理。 阮思雨在文工团这种地方,肯定耳濡目染的学会了穿衣打扮,本来学舞蹈的女孩子就接触化妆更早,也更爱美爱打扮一些,这两年的历练下来,她往日出门,也没人想到她是万里外的土包子了。 甚至连口音,阮思雨都在刻意的学着帝都这边人说话。 “她刚才喊什么来着……业成哥哥?” “那声音酥的……哪个男人扛得住啊。” “不过……她和咱们宋学长又是什么关系啊?” “谁知道啊,反正今天有好戏看了。” 阮思雨见宋业成回过神来,不由得眸中一亮,小跑过去,扬起脸一脸欢喜看着他:“业成哥哥,我这两年一直都在惦记着你……” 宋业成冷着脸将阮思雨的手臂推开:“不好意思,我和你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是啊,阮思雨,你没看到吗?宋学长现在在追求我,你又跑来纠缠不清干什么?” 静微忽然开了口,她声音故意拔高了一截,好让围观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阮思雨一怔,回身看到静微得意洋洋的模样,立时大怒:“阮静微,我和业成哥哥差一点就订婚了,你算什么玩意儿!” “差一点,不是还没订吗?”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有男朋友还勾着业成哥不放……” “够了!” 宋业成直气的额角青筋乱跳:“你给我闭嘴,现在就给我滚!” “业成哥哥,你怎么还护着她,你明知道她根本不喜欢你了,你明知道只有我对你才是真心的……” 阮思雨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周遭围观同学中已经像是烧开的沸水一般,纷纷议论起来。 “原来人家阮静微真的有男朋友了啊……” “是啊,怪不得人家一次都不理宋学长。” “这女的说她差点和宋学长订婚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啊……” 静微见自个儿目的已经达到,也懒怠看他们这些恶心的戏码,“行了,宋学长,这些天你演戏演的自己大概也累了,没意思了,见好就收吧,不要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就算是我没有,我也不会和一个曾经差点和我姐姐订婚的男人在一起,所以,宋学长,请你以后,再也别来骚扰我了。” “静微……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那个姐姐啊……” 杜玉容惊叫出声:“你俩怎么长的一点都不像啊!” “宋学长怎么是这种人啊……” “是啊,和人家姐姐差点订了婚,回头又来追妹妹,怪不得人家不搭理他,要是我,早就一巴掌他脸上了,真是无耻,恶心……” “是啊,之前我们还骂人家阮静微心狠,现在才明白,对渣男,就该这样心狠,什么玩意儿啊,姐姐妹妹都想要,还以为自己是皇帝,想尽享齐人之福啊!” “看起来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原来这么无耻,呸!” “我原来真觉得他挺帅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现在看来,他这张脸怎么越看越猥琐了啊……” “相由心生,心里就那么肮脏,脸又能好看到哪去?” 宋业成被这些乱七八糟的议论,气的脸色铁青,一巴掌就在了阮思雨脸上:“你闹够了吧!你又跑来纠缠我干什么?当初在江城干的丑事你都忘干净了?要不要我提醒提醒你,你被多少男人睡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