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携子寻夫的秦香莲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25章 携子寻夫的秦香莲

那清越温润的脸庞上,终是有了裂开的缝隙,隐约能瞧出几分的狼狈来。 静微说完了该说的话,不再逗留,将迷彩帽子戴上,直接往军训区走去。 “微微” 宋业成又唤了一声,静微倏然回身,脸上笑意全无,她冷冷望着宋业成,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说道:“宋学长,我敬你是学长,唤你一声学长,请你也记住尊重别人,你这样唤我,我男朋友若是知道了,会不高兴的,而且,我也只喜欢听我男朋友这样称呼我!” 宋业成死死咬紧了牙关,他在帝都大学三年,向来都是众人追捧,老师喜欢,领导看重,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踩在地上践踏过! 胸中怒火几乎要翻涌而出,但到底他还是死死攥紧了双手,努力克制住了。 静微迎上宋业成的目光,这个男人,此时眼底再也没有了方才的温柔和清和,他的眸光极深,一片黢黑,不见底。 静微丝毫不惧,管他心中在算计着什么,管他想要变成什么样的鬼魅魍魉,她都不惧! 活了两辈子的人,加起来宋业成都快能给她喊一声妈了,她会怕他? 宋业成紧绷的唇角渐渐松缓下来,他眼中重又一片温和清俊的柔色,仿佛刚才一切,都只是静微的错觉。 “好,静微,我知道你想要和我划清界限,我也知道,你说你有男朋友,不过是因为心中还在生我的气” 静微真的觉得这世上怎么就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呢。 宋业成怎么就能腆着脸说出这样让人作呕的话来? “宋学长,你也有点太自恋了吧。” 杜玉容一个没忍住,噗哧一下笑出了声来。 宋业成脸色倏然阴沉了下来,围观女生们看他的表情也隐隐有了变化。 “阮静微,你也太过份了吧,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人家宋学长看上你,是你的福气,难不成,你还真做着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啊!” 虞芳华抓着机会就立刻刺了静微几句。 反正在她心里,她从来都觉得阮静微要嫁入厉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所以,她也不过是暂时得意而已。 “你管我要做什么美梦?有些人可千万小心着点,毕竟,虞芳华落地的凤凰,可不如鸡啊。” 静微望着虞芳华,缓缓的笑了一笑,只是那笑意,却并未深达眼底去。 如果虞芳华是如杜玉容这样的好姑娘的话,她并不会自私的在自己认亲后就容不下虞芳华。 她会很愿意自己多一个姐妹。 只是,虞芳华这样的人,她对自己父母不孝不仁,无情无义,就凭着她让虞夫人那样伤心了数次的份上,她阮静微,都绝不会饶了她! 军训集合的哨声骤然响起,尖利划破此刻静的摄人的寂静。 静微拉了杜玉容转身离开,宋业成立在原地,一直看着静微的身影没入人群中去,再也看不到了,他方才面色冷凝的离开。 虞芳华却一直都沉默的站在树下。 方才,阮静微的最后一句话,无疑像是一根极粗的钉子,骤然的刺入了她的心脏最深处的那一片隐秘。 如果,如果那一切都是真的。 那么,阮静微刚才那一句话,就再也没有任何错处了。 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啊。 她甚至已经可以想象到,未来的那个画面,她虞芳华,会是多么的可怜,可笑。 怎么阻止这一切发生,怎么才能阻止这一切发生呢 虞芳华只觉得心烦意乱,手机在口袋里响了很久,她方才反应过来。 付雪娇的来电,虞芳华微微的眯了眯眼,正好,她也有事,想要问一问付姨呢。 “今日这酒是我夫人亲手酿的,喝着怎样?” 孙老有些微醺,将酒杯斟满,笑着询问秦钊。 “师娘的手艺真是越发的精进了。”秦钊一饮而尽,朗声笑道:“说起来,也有几年没尝到师娘酿的酒了,还真是有些怀念啊。” “那就多喝两杯。” “说起来,咱们师徒也有许久没有对坐把盏了,想想从前在您老门下念书的时候,那些日子,好像还是昨日似的” “是啊,一转眼,我已经垂垂老去,而你,如今也做了一国总统,有你和方野这两个学生,我这辈子也圆满了。” “今日,没什么一国总统,我与老师,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秦钊近日也觉得有些烦心,宋家层出不穷的惹事,虽然也无伤大雅,但终究还是让他觉得烦躁不堪。 幸而枕词向来深明大义,不是那种一味偏袒娘家的软性子,这些年宋家才没能真的蹦达起来。 只是从去年年初宋芊芊嫁了孙老的公子孙靖西之后,宋家好似又开始得意起来,尤其是宋家那个公子哥儿,越发的放浪无状了。 “靖西的眼睛,还没有好转吗?” “托重锦那孩子的福,总算是找到了说可以治好的医生。” “那就好,重锦这孩子办事,还是让人放心的。” “是啊,重锦这孩子,也真是有情有义” 孙老说着,摇摇晃晃站起来:“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喝了几杯就受不住,我出去散一散” “您小心点,身边别离了人。”秦钊慌忙起身,将他送出席,又叮嘱人好生跟着孙老,这才重又坐了下来。 秦钊连着喝了两三杯,跟老师在一起,他倒是还能暂时放松放松。 这果子酒酿的真是不错,枕词也喜欢喝,回去时,要给她带上一玻璃**。 秦钊这边刚放下酒杯,忽听得门外一阵骚动,夹杂着几声孩子的大哭和妇人的呜咽,还有人在高声训斥。 训斥声下,孩童的哭声忽然响亮了几分,接着,却又是死一样的一片安静。 秦钊不由得蹙眉,叫了身旁的随从:“出去瞧瞧怎么了。” 那随从应声出去,几分钟后就转了回来,却是一脸的难色。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秦钊询问声刚落,喝的醉醺醺的孙老却已经脚步跌撞一脸惊惶的走了进来:“这是怎么回事,外面怎么忽然来了一对母女,点了名字要见你,还说,还说什么,还说那孩子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