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寸步不让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23章 寸步不让

“行,那就先这样定了。”厉慎珩拉了静微起身:“去洗澡吧,时间不早了,明日还要军训呢。” 看着她晒的有些发红的脸,厉慎珩终究还是心疼无比“要不然,你别参加军训了” “我能坚持,这点苦算什么,如今,已经是比从前好了太多太多了” 是啊,这点苦头又算什么,她心里甜着呢。 厉慎珩看着她纤瘦却又倔强挺拔的背影,心底软软的疼了起来。 有的时候,她真的比他相像的,还要勇敢,坚强,很多很多。 这样的她,又让他怎么舍得放手。 虞芳华军训第一日下午就开始请了长假。 整个年级,她就是最特殊的一个。 听宿舍女生说,虞芳华上午军训的时候就在不停的抱怨,说自己晒黑了晒伤了,晒的要晕倒了,真是娇贵的很。 还因为军训的时候虞芳华的极度不配合,让整个班的同学都跟着受罚,大太阳下多晒了一个小时,因此众人都很有怨言。 下午虞芳华就请了假,同学们都在太阳下晒着的时候,她坐在树荫下吃着雪糕玩着手机。 军训中间休息的时候,女孩子们都躲到树下来,就有人故意当着虞芳华的面,拉着静微玩笑道,微微,你都晒了一星期了,怎么还比某些不军训的人白啊? 虞芳华皮肤底子不太好,大约,是随了田小芬的缘故吧。 静微想到这些,也不免笑了起来。 她那样傲慢自负的人,想必不肯接受自己身世的事实吧,到时候,大约又是一场好闹。 但那又怎样,她怎样闹,怎样折腾,都不可能阻止她与虞夫人的相认。 虞芳华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肤色问题,小时候还不显,尤其到了初中的时候,小姐妹们都偷偷的开始化妆,护肤,虞芳华才渐渐明白女孩子有雪白的皮肤是多么重要的事。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缠着虞夫人教她怎样护肤,调理,这些年,她自感自己已经白了很多,可是 如这个女生说的一样,她不过是晒了一上午,还涂了厚厚的防晒霜,可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黑了一层。 可阮静微也同样晒了快一天了,肌肤却依旧白里透红,甚至还有越晒越白的趋势。 虞芳华站起身,直接把手中的冰激淋摔在了地上,她冷傲的看了静微一眼:“皮肤白又怎么了,皮肤是爹妈给的,天生的,有些人就是生的再白,也洗不掉骨子里的贱味儿” “对啊,有些人就算是披着出身优越的皮囊,可也洗不掉骨子里的肮脏。” 静微冷笑一声,看也不看虞芳华一眼,直接转身走到了另一处阴凉下。 而那些女孩儿们,迟疑了一会儿,看看自始至终镇定自若的静微,又看了看一脸戾气的虞芳华,一个个都跟着静微离开了。 阮静微 虞芳华定定的站在树下,阳光从树叶之间筛落下来,如烫人的火球一般点点面面的炙烤着她的肌肤。 可她却觉得她这些火球,像是在她的心上烫出来了一个一个硕大的窟窿,再也无法填平了。 再这样下去,在帝都,就不会再有她虞芳华的立足之地了吧。 虞芳华转身欲走,却忽然看到同样穿着军训迷彩服的杜玉容拿了两**水,向阮静微的方向走了过去。前文叫杜玉娇,为了和付雪娇区分开,后续都改成杜玉容。 “阮静微,给你。”杜玉容向来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就连交朋友也是这样直率的风格。 静微见面前这女孩儿,一张圆团团的脸,笑容十分可爱讨喜,不由笑着伸手接过水,道了谢。 虞芳华忍不住想要翻白眼,嗬,这个胖子,真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怎么,是瞧着如今她虞芳华嫁不到厉家了,她就赶紧扒上另一个了? “我以前听虞夫人说起过你,后来,又听说你语言学的特别好,虞伯父都对你赞不绝口,我早就想来认识你,今天终于有机会了,我叫杜玉容,你叫我阿容就可以了!” 杜玉容伸出手,笑容明媚。 静微没有迟疑,亦是伸手握住她的:“好,阿容,那你以后,就叫我静微,或者微微,都可以。” 爽快的人,自然会喜欢类似的人,杜玉容见静微丝毫没有趾高气昂目中无人,也这般爽快,不由得心中越发喜欢了几分:“微微,我在美术系三班,以后,你若是有空了,我能来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 “狗腿子!”虞芳华忍不住呛了一声:“杜玉容,你现在不但人长的胖,脸皮也跟着厚了,怎么,抱大腿抱上瘾了” “如果你觉得朋友之间真诚相交是抱大腿的话,那么,我倒是能理解,为什么你没有一个朋友了。” 静微不疾不徐的刺了一句,周遭的女孩子立刻都哄笑起来。 杜玉容简直眼睛都要发亮了,从小到大,虞芳华这张嘴她都没赢过,她可是整整被她耻笑了快20年,是个胖子啊。 偏生自己又不争气,管不住这张嘴,这肥,一直都没有减下来过。 “你” 虞芳华气的剧烈粗喘,脸色铁青。 自从那一次在江城让张晓晓陪跪,然后和厉家的婚事又告吹之后,那张晓晓就借口留学躲到了国外去。 虽然她现在出去交际,别人也肯给她面子,可大约是张晓晓那贱人把江城的事传了出去,私底下在围着她转,要和她做好闺蜜的千金名媛,却是一个都没了。 虽然还有一部分拼命巴结她的,可她实在看不上那些人的出身,如果她虞芳华身边围着的都是那种小门小户仰或暴发户的出身的话,那么她不是自降身价? 所以,如今,她身边稍微亲近一些的,也就只有付雪娇的独女虞嘉言一个了。 但那虞嘉言实在和她不是一路人,小小年纪整日吃斋念佛的,一副不染尘埃的白莲花模样,虞芳华和她也实在说不到一处去。 “没有朋友怎么了?像那种两面三刀的墙头草,我虞芳华根本不屑于和她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