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你死我活的斗争,开始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22章 你死我活的斗争,开始了……

“说道您的这个乖孙儿,重锦倒是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我记得当初靖西凶突然患了恶疾之后,宋家那位千金不是有了悔婚的意思吗?怎么后来……” “靖西不幸患了重病,咱们家本就不想耽搁了人家女孩儿,总不能让人家千娇百宠的闺女嫁过来跟着靖西受委屈吧,所以,是我先对宋家开口提的退婚……” “芊芊本来不愿意退,只是她的父母强硬,她不得不听从,所以两家的婚事就退掉了,再后来,芊芊有一日忽然跑来家中找我和靖西,执意要重续婚约。” 孙老目光里浮出赞叹和怜惜:“那孩子是个死心眼,退了婚,却还惦记着靖西,折腾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说服了父母,执意要嫁。靖西问她,可会后悔,芊芊说,能嫁给靖西是她从小的夙愿,靖西见她如此这般,方才应了……” “倒还真是情深意重啊。” 男人赞着,可话音里却透出一抹不易觉察的讥诮来。 那位宋家的千金小姐,可怎么瞧着都不像是个这样重情重义的好姑娘。 也真是难为了他们那位和蔼慈善宛若观世音菩萨一般的总统夫人,怎就造了那样的孽,整个宋家掰着手指头查一查,也只有她一个好的。 这些年,总统先生也没少被宋家给连累,有着这样的岳家,贪婪,不知轻重,不顾场面的蹦达,还真是让人头疼。 可孙老对儿媳妇这样的满意,他又好说什么? 不过是跟着敷衍的夸赞了几句。 “现在,我的小孙子眼瞅着都快会叫爸爸了,可靖西的眼睛……” 孙老想到白嫩可爱的小孙子,心里头就针扎一样的疼着,若能让他来替靖西受罪,他现在死了也甘心。 “孙老,我已经联系到了国最顶尖的那位眼科专家,我把靖西兄的病例发给他看了,他说,他有六分的把握……” “当真?”孙老几乎要激动的跳起来。 “当真,所以,孙老您就耐心的等着好消息就成了……” “重锦,靖西的眼睛若是当真治好了,我必定重谢……” “不需要孙老重谢,只是有件事要拜托一些孙老。” “重锦你说,不管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 “孙老您肯定是能做到的。” 男人狭长的眼瞳漫出浅淡的笑意来,他修长的手指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精美的请柬:“有人相托,想走我的门路私下约见总统先生,但您也知道,总统先生公务繁忙,我怎么请的动他老人家?所以还要劳烦孙老,以孙老您的名义请总统先生来赴宴……” 孙老没有迟疑,直接接了请柬,翻开看到地点,不由一笑:“好说好说,这点薄面,总统先生总会给我的。” 请柬上的地点是帝都众人常去消遣的地方,总统先生曾经也带了夫人去过两三次,孙老合上请柬,满口应下。 “那我等孙老的好消息。” “那我也等重锦的好消息。” “好说。”男人扬唇一笑,伸手将枝头上开的最艳的一朵花折了下来,目送着孙老远去。 “满园子就数它最出风头开的最艳,真是让人看了碍眼。” 随手将那花朵抛掷在一边,男人再也未曾看一眼。 既生瑜,何生亮呢。 …… 静微看着面前的检测报告,从摆在她眼前之后,她的目光就再也没能从那纸张上移开了。 厉慎珩由着她欢喜的哭哭笑笑,知道她情绪绷了那么久,总得让她发泄出来。 静微慎之又慎的将那报告收好,小心翼翼的藏在了妆台抽屉的最底层,又上了锁。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这才拉了厉慎珩说话。 “马翠萍那边是不是有新消息了?” “对,你之前猜的没有错,她的死确实蹊跷,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就是你说的那样,她是被人威胁了。” 厉慎珩说着,将夜肆跟踪查来的消息一一说给了静微听。 “现在,我正在让夜肆去查,与马翠萍私通的和尚到底是谁。” “含璋,我觉得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静微紧紧的抓住了厉慎珩的手:“田小芬曾和你说总统先生明年会有一次暗杀,还会有一桩可怕的绯闻,足以让他身败名裂,而我从宓儿那里,也听到了一样的说辞……” “宋宓儿?她怎么会知道的?” “这个你暂时先别管,总之,宓儿是我最信赖的朋友,她不会骗我的,就如我也不会骗你一样,所以,含璋……夜肆查到了这么多的内幕,我想,那些藏在幕后的人,想必也坐不住了,所以,我担心,他们会提前动手,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他之前实则也这样想过,就算夜肆和周从的动作再怎样缜密,小和尚那里也必定被人察觉了。 如果沿着那条线查下去,很快就会知道谁让马翠萍做了替死鬼,幕后的黑手,也就再也藏不住了。 所以,那些人一定会想办法,要么破釜沉舟,要么坐以待毙。 而狼子野心的人,又怎么甘心这样束手就擒呢。 所以…… “我知道了,从明日起,我会带人暗中保护总统先生,现在,暗杀咱们能提防,只是丑闻,实在毫无头绪,短时间内,又往何处去查?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你带着周从吧,他心思更缜密一些,夜肆身手不错,你也要带着,这段时间,不要担心我,我先住到学校去,无事最好,万一有事,含璋……” 静微想到上辈子在帝都,厉慎珩也曾遭遇几次小规模暗杀,以至于他也受了几次伤。 她轻轻握紧了厉慎珩的手:“无论如何你得答应我,如果真的出事,我只要你好好的,别人怎样,我都不管的,我只要你平安……” “放心吧,怎么说厉家秦家在帝都经营了这么几十年,想要动我们,并非是易事,更何况现在我们有了准备,所以,你别担心我,我还是把陈昊和陆远都留给你,我也能放心一些。”

上一篇   第521章 丑闻,暗杀

下一篇   第523章 寸步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