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丑闻,暗杀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21章 丑闻,暗杀

她不能再等了,她也不愿,再等了。 静微抬眸看天,月亮安静笼罩人间,无垠天幕中,却不见其他星子闪烁,唯有月亮一侧,有一颗明亮夺目的星子越发有了耀眼逼人的光亮。 星月相皎洁,交相辉映,月华无双,星光夺目,竟是莫名给人一种天地间万物皆空,只有这一星一月相依相伴的错觉。 静微渐渐看的呆住了。 直到厉慎珩也与虞政委告辞离开那座小楼,他走到她身侧,握住她的手,与她一起看这星月。 但愿君心似我心,夜夜流光相皎洁。 天上月与星依偎,地上他与她,比肩站立,永生永世,如这星月流光一般,再不会分开。 …… “比对结果出来了,这个小和尚,果然是马翠萍的私生子。” 夜肆将两张报告放在厉慎珩面前,颇有些八卦意味的开口说道:“厉少,您说这和马翠萍私通的和尚会是谁呢?” 厉慎珩随手翻了翻那检测报告,丢给夜肆:“这种事是你们该去解决的,说吧,什么时候能查清楚?” 夜肆耸了耸肩:“帝都和尚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这要查起来,查到猴年马月去了?” “这就看你的本事了,这件事办的漂亮,你心心念念口水都要流出来的那辆小千万的跑车,小爷我就送你了。” 夜肆差点跪下了,眼睛放光发亮如狼一般:“厉少,您可不能食言。” 厉慎珩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小爷什么时候食言过?” “我这就去查,最迟一周,不,三天,三天我一定把这奸夫给挖出来!” “别吹大话,办事仔细点,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保证用不了。” “行了,去吧。” 打发了夜肆,厉慎珩方才又从抽屉里拿出来另外一份检测报告来。 是那一晚从虞家离开之后,静微把虞夫人的头发和自己的头发一起给了她,让他帮忙检测。 而现在,检测报告已经第一时间送到了她的手中。 果然和静微所说的一样,她与虞夫人之间的亲子关系指数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无疑,二人之间的关系,再不用任何质疑。 这世上的事情,想来还真是奇妙的很。 远隔万里的两个人,竟会是亲生母女的关系,而在他还不认识静微之前,厉家曾想要和虞家的千金订下婚事…… 厉慎珩想到那些过往种种,不由得摇头失笑。 兜兜转转,他要娶的,还是虞家的女儿。 若是厉夫人现在看到了这一份检测报告,会是什么表情? 他忽然很想立刻带着这份检测报告回厉家去,可转念想到静微的叮嘱,还是将这些亢奋的情绪强压了下来。 他现在该做的,是去亲自告诉静微这个好消息。 事不宜迟,厉慎珩立刻动身下楼,驱车往学校附近的公寓而去。 …… “咱们不能再等了,厉家那小子行事作风和咱们的总统先生可是截然不同,他如今的手伸的这样的长,早晚会查到咱们的那些辛秘,所以……” “您的意思是先下手为强吗?” “咱们准备了那么久的棋子,现在也该派上用场了。” “您的意思,养在西郊的那一对母子,是时候露面了?” “是啊,咱们的总统先生,仁慈心善,万民称颂,实在挑不出一丁点的错处来,而咱们国家的老百姓,任何丑闻都及不上桃色新闻让他们感兴趣。” “事情爆出来,总统府必定要大乱,秦钊为了安抚民众,平定民心,自然要频频出现在人前努力挽回形象,百密,总会有一失,咱们真正的机会,这才算是来了……” 如上辈子一样,爆出丑闻,暗杀行刺,然后,秦钊郁郁而终,总统夫人也随同仙去,厉家那位,风雨飘摇中继任总统一职,过不了几年,也因为一个女人的惨死而死去,这总统一位,还要落在他们的手中去。 只不过,这辈子比上辈子提前了一些时日,并无太大的关紧。 “咱们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打厉慎珩一个措手不及。” “是,我明白,这些事,我自会去绸缪,您放心吧。” “还有一事,那个阮静微……” 上辈子她可是死心塌地的爱慕着那个宋业成,这辈子,怎么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若让她和厉慎珩一直这样下去,那厉慎珩想必会在总统一位上,稳稳妥妥的坐到须发皆白。 他们还绸缪个屁? “这些事情不足挂怀,莫须有的风波来几次,神仙也会怀疑,那个宋业成,咱们一直让人盯着,是个狠角色,他既然一心想往上爬,咱们就给他一个梯子,收为己用,让他乖乖为咱们做事。” “你做事,我是再放心不过的,重锦啊,你只要记住,我做这一切,为的不是我自个儿,为的,全都是你将来一步登天啊!” “重锦知道,重锦必定不会辜负您的苦心。” “只是可惜,到那时,为父躺在金丝楠木棺材里,是看不到你万人之上了……” “可咱们裴家,却能世世代代昌盛繁荣下去。” “是啊,只要咱们裴家世世代代昌盛繁荣,我就算是看不到那一日又如何,我死,也含笑九泉了。” 有人为权势疯疯癫癫,有人求的不过是一日三餐暖。 到最后,求仁得仁,上天从不会偏袒于谁。 …… “重锦,那一日你对我说,若我帮你出面说和,你就有法子治好靖西的眼睛,这话,不会不作数吧?” 那曾对着总统先生也敢脸红脖子粗指责训斥的老者,此时却似换了一个人一般,带着小心翼翼的希冀,望着面前执壶浇花,一派闲适的年轻男人。 “孙老,您且放宽了心,我既然这样说,那自然就有把握……” “可靖西的眼睛,国内国外遍访名医治了整整三年了,却全无成效……” 孙老说着,想到痛处,不由得潸然泪下:“可怜念念都快要会喊爸爸了,他却不能看到自己儿子长什么模样。” “说道您的这个乖孙儿,重锦倒是有一事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