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他曾那么爱她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52章 他曾那么爱她

她双臂圈着他的窄腰,收的很紧,以至于此时二人之间毫无缝隙紧贴在一起。 他能听到她的心跳声,他能感知到她的紧张。 “厉慎珩……” 静微久等不到他的回答,眼底的光芒一点点的黯淡了,她手臂微微松开,想要退开一步。 厉慎珩却抬起手,修长手指落在她凌乱额发上,轻轻拂开乱发,露出她温柔眉眼:“静微,我自来都是信你的。” “厉慎珩……” 他握紧了她的手:“要不要跟我走?” 静微毫不犹豫点头。 宋业成忽然抬手轻轻击掌,冷笑道:“我今日真是看了一场好戏,微微,我原是想不到,你才十六岁,竟这般手段了得,两个倾慕你的男人都被你玩弄在手掌之间……” “周从。” 厉慎珩一声冷笑:“好好教教他怎么说人话!” 周从应声上前,门哐啷一声关上,宋业成再开口,声音已经变了形。 厉慎珩握了静微的手下楼。 窄小鄙陋的楼梯间,他这一生怕是都未来过这样不堪的地方,静微不由得有点难堪。 两世为人,她却好像还是走不出被田小芬和阮思雨往死里打压留下的自卑阴影。 “你慢一点,这里到处都堆着杂物……” 静微小声的叮嘱,厉慎珩没有应声,只是握着她的手,更紧了几分。 下楼,走到外面街道上,树影婆娑微风里轻轻摇,他一直未曾开口与她说话,只是握着她的手也不曾放开。 静微出来的突然,身上衣衫单薄,秋夜的风一吹过,就觉得寒气森森,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厉慎珩停步,垂眸,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落在黑色的西装门襟上。 静微心里乱糟糟一团,低了头兀自想着心事,肩上却忽然一重,带着体温的外衣披覆肩头,暖意骤然袭来。 静微抬头,眼圈已经微微泛红。 他这样骄傲的人,怎会不介怀。 上辈子,他纵容她的一切,容忍她任何出格的举止。 唯独牵扯到宋业成。 那是他的逆鳞,他的底线。 绝不能碰触。 她记得很清楚,跟着他那三年,她曾私底下和宋业成见过一面。 回来之后,她心情不好,在厉公馆第一次冲佣人发了脾气。 他中途停了会议驾车匆匆回来。 半途出了小小车祸,手臂擦伤严重,身边下属吓坏了,几乎要惊动厉家秦家的老人。 可他却连医院都不肯去,第一时间回了厉公馆。 她见到他,怒火越发上涌,他进门那一瞬,她直接把客厅里摆着的一只青花瓷瓶给砸的粉碎。 那是他最宝爱的摆件儿之一,也是厉家的老太爷留下来的爱物。 厉公馆内的佣人当时都吓的快疯了,有人甚至干脆脸色惨白的跪了下来。 他的脸色也变了,原本还带着柔和笑意的神色渐渐敛去。 静微瞧着他这般模样,心里忽然委屈无比,干脆理也不理,转身上了楼。 客厅里是死一样的寂静。 不知多久,静微听到他上楼来的脚步声,她干脆用被子蒙住自己,不肯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