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虞夫人,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19章 虞夫人,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夜肆摆了摆手,人影在暗夜里犹如游鱼,穿过那深浓的夜色,将那单薄少年围住。 “你们……” 少年大惊,刚要放声去喊,后颈被人劈了一掌,立时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夜哥,您看,现在是要怎样?” 这少年若一夜不归,总会招人怀疑,而他们,不过是要确定他和马翠萍的身份而已。 “采他的血带走吧。” “咦,夜哥,这人没头发,头顶有戒疤,也是个和尚……” “和尚?”夜肆不由觉得有些玩味,一个小和尚半夜三更的来哭马翠萍,大约也只有孝子贤孙才会如此。 看来那传言,还真是有几分可信。 这马翠萍和和尚私通,生了小杂种出来,为了掩人耳目,就当作寺庙里收养的弃婴养在跟前,既能光明正大的抚养,又能给寺庙落下一个好名声,倒真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这事儿,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 静微随同厉慎珩回来帝都之后,直接去了厉家的主宅。 厉家老太太欢喜的不行,拉着静微的手嘘寒问暖,厉夫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 知道她旅途奔波,明日又要回校开始军训,厉老太太也就没多留静微,放了她回去休息。 回公寓的路上,静微却忽然说想要去看看虞夫人。 厉慎珩并没有太过吃惊,他好似早已预料到,静微回来帝都后,总要去看虞夫人的。 厉慎珩让司机调转了车头,静微轻轻握住他的手,放在掌心里,又将车子挡板降了下来,方才对厉慎珩道:“含璋,我一直都没有想好怎么对你说,虞夫人,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微微?” 厉慎珩这次倒是真的吃了一惊,静微面上神色却很平静:“我今晚去见她,会想办法拿到她的头发,含璋,我想让你悄悄去比对我和她的,只是这件事,除了你我之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厉慎珩压下心头的惊涛巨浪,应道:“放心,我会为你把事情办妥的。” “含璋,我的心里很乱。” 厉慎珩将她揽入怀中,要她伏在他的膝上,他轻轻抚着她的后背,温声道:“微微,不管遇到什么事,你记住有我和你一起面对,你就不会害怕了……” “我知道你从来不会在意我的出身,不管我是江城的平凡女孩阮静微,或者我是虞夫人的女儿,在你看来,都根本不重要,而我,想要知道真相,也并非是贪图虞家女儿这个身份,我只是……我只是太想要一个疼爱我的母亲了。” “我知道,微微,我能理解你的所有想法,所以,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别害怕,心里想什么,就去做什么吧,至少,我永远是你的退路,永远给你托着底呢。” …… 夜下的园子,静寂安谧,远处有蛙声蝉鸣,在这样繁华的都市里,算是极其难得。 高蘅和元敏敏仔细的给婆婆擦了身子之后,又守着她,看她睡熟了,方才悄悄退出了房间。 都是金尊玉贵的大小姐,哪里做过伺候人的活,家中又不缺佣人保姆,但两个人却都心照不宣,每日坚持来照看虞夫人。 人与人之间的善缘是在相处的一朝一夕之间建立的,除却那些不知感恩的白养狼,很多人都愿意百倍千倍的回馈别人的善意。 “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家中有客拜访。” 两人刚下了楼,佣人就过来说道。 高蘅和元敏敏对视了一眼,才问佣人:“是谁,这么晚了……” “车牌不认识,但是司机说,是咱们夫人的一位忘年交。” 不知怎的,高蘅立时想到了一个名字……阮静微。 “快去请人进来吧。” 高蘅略思索了片刻,立刻吩咐佣人。 静微和厉慎珩随着虞家的佣人穿过庭院,走到了虞夫人所住的那栋小楼。 高蘅一看到厉慎珩,立时让佣人去叫了虞政委过来。 她和元敏敏亲自迎了出去。 “深更半夜,实在是打扰你们了……” 静微歉意开口,高蘅已爽利笑道:“您和厉少来看望婆婆,那是您二位一片好意惦记着,怎么是打扰呢。” 高蘅说着,又笑吟吟看向厉慎珩“高斌那混蛋跟着厉少您,没少添麻烦吧,厉少您多担待担待,他自来都是个没笼头的马,也就您的话他肯听一听。” 厉慎珩闻言笑道:“高斌为人赤诚忠义,做事也算粗中有细,假以时日,好好历练一番,必定前途无量。” 高蘅这颗心腾时落入了肚中去,她这个亲弟弟,自来都有些一根筋,从前没少被人戏弄看不起,却不料偏偏入了厉少的眼。 厉少今晚的话,明摆着是承诺了高斌只要忠心耿耿跟着他,将来必定会有个好前程。 厉慎珩这样谨慎持重的性子,能这样说,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 虞政委匆匆赶来,迎了厉慎珩去书房,静微就去了虞夫人的卧室。 高蘅低声道:“我和敏敏刚给婆婆擦洗了身子,服侍她睡下了……” 静微站在门口,一眼看到虞夫人躺在床上形影相吊的模样,眼泪倏然就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她这模样,倒让高蘅有些唏嘘。 那个亲生的,也没见这样真切的难过过。 甚至都比不得阮静微的情真意切。 “既然夫人睡了,那我就先出去……” “是静微来了吗?” 躺在床上的虞夫人,忽然虚弱的低低开了口。 静微心头蓦地一喜,顾不得其他,疾步走到虞夫人的床边去:“夫人……” 高蘅也慌忙上前,见虞夫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她连忙劝阻:“妈,您身子弱,还是快些躺好吧……” “是啊,您就躺着就好……” 静微又哭又笑,握了她的手道:“我这么晚来,是不是吵到你了?” 虞夫人定定望着她,那一张瘦的几乎脱了形的脸容上,却好似隐隐有了光辉,她美丽的眼睛弯了弯,眼角细纹蔓生,笑的却那样和善可亲:“你答应我会常来看我的……我一直都等着……等了好久了……好孩子,你可算是来了……” 她说话还很虚弱,说几个字,就要停顿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