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和大公子……闹别扭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16章 和大公子……闹别扭了?

“那也要带点,这是我的心意,奶奶,还有外婆那里,都有份儿。” “行,都听你的,我陪你一起去买。” “我看是你也嘴馋了……” “我当然嘴馋,不过我最喜欢吃什么,微微应该很清楚。” “呸,不要脸。” “傻瓜才会在自己女人面前还要脸呢……” 静微忍不住失笑摇头,这人,真该让帝都的长辈名流,都瞧瞧这位帝少的另一幅面孔才好。 …… 付雪娇当夜离开虞家后,就病了起来。 她身边那个把风的下人,高蘅故意让人把他腿打断,血淋淋的抬回了付雪娇的住处去。 付雪娇又羞又气,水里泡了那么久染了风寒,本就病的起不来床,闻讯更是气的直接晕厥了过去。 高蘅还特意让人带了话给虞仲谦,说是,这个人在他们虞家园子里鬼鬼祟祟的望风,也不知道是想干什么呢,被他们给逮了个正着,痛打了一顿,那人也不吐露实话,干脆他们就把人送回来,让虞先生自个儿好好审一审。 高蘅派来的人,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特别玩味,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快要遮掩不住了,就差没直接说虞仲谦被自己老婆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 虞仲谦脸色铁青,咬着牙让人把虞家的人送出去,回头去了付雪娇的房间,直接摔了门口的一对梅**。 “爸爸,您这是干什么?怎么发这样大的脾气……妈都病成这样子了……” 虞嘉言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去劝,虞仲谦瞧着虞嘉言那张巴掌大的弱不禁风的脸,眉脚的青筋止不住的隐隐跳动起来。 方才那些人说话的口吻,还有那些讥诮的笑意,像是狠狠扎入了他心头的钉子…… 不,他的心头早就扎了一根钉子了,这些年,那根钉子锈迹斑斑,快要折断,他好似也刻意的要把这些都给忘光了。 但此时,那些尘封的一切,好似骤然都被唤醒了。 初初新婚时,付雪娇对他不冷不热的样子,他碰她时,她眼底遮不住的嫌恶…… 他怎样对她好,怎样讨好她,她都一副嘲讽的口吻,每日都往谢瑾瑜那里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他开始从没有怀疑过她,还是她自个儿喝醉了酒,对着他喊君谦这两个字,他方才知晓她心里竟然藏着这样的秘密。 可他实在太爱她了,所以这一切他都忍了下来。 再后来,她忽然渐渐有了转变,不再抗拒夫妻敦伦,也不再对他冷言冷语,相反的,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待他越来越好…… 虞仲谦闭上眼,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 这些年,他待她,仁至义尽了。 可是如今,她却还要来打他的脸。 “嘉言出去。” 虞仲谦此刻,连虞嘉言都不愿多看一眼。 “爸,妈妈病着,您有什么事,可不可以等妈身子好一点了再说……” “嘉言,你出去吧,我和你爸爸说说话儿。” 付雪娇虚弱的开口,事到如今,她躲避也不是办法,虞仲谦的性子她很清楚,她总还是有办法,把他哄回来的。 “妈,我不出去,爸刚才好凶,我陪着您,您病的这么重……” 虞嘉言想到刚才虞仲谦暴躁摔东西的一幕,心里就担忧的不行。 付雪娇刚要开口,门外却忽然传来佣人的声音:“先生,太太,大公子那边派人来接咱们小姐了……” “当真?”虞仲谦不由得大喜,就连付雪娇都似骤然松了一口气,虞嘉言面上立时一片羞红,却低了头坐在付雪娇身边,不肯出去。 “嘉言,你去吧,别让大公子等急了。” 付雪娇轻轻抚了抚女儿浓密的长发,柔声说道。 “对,嘉言,你现在赶紧回房间收拾收拾,总不能让大公子等着你。” “我不想去,我想陪着妈……” “胡闹,你妈妈这边有我照顾着,不用你担心,大公子那样尊贵,怎好让他等着你?” 虞仲谦压低了声音训斥女儿。 嘉言抿紧了嘴,垂头坐在那里,就是不说话,也不起身。 她现在心里乱的很,更何况,上次在公馆,她实在是怕了。 虽然,虽然她很想他,日夜都在想着他,可她,也不愿被人当作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那样的廉价。 “嘉言……你怎么了?和大公子闹别扭了?” 付雪娇见状,不免有些心急,哑着嗓子询问。 嘉言轻轻摇了摇头。 “那是怎么了,嘉言,你可千万要想清楚……那可是大公子,你和他能有这样的缘分,你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嫉妒你吗?” 虞嘉言眼圈微微泛了红:“我当然知道,可那又如何,在我的心里,他不是什么尊贵的大公子,我只是把他当作我喜欢的人对待而已……” “傻孩子,你年纪小,不知道轻重……” 大公子那样的身份,怎会整日里有耐心哄着一个小丫头。 嘉言要做的是该温婉懂事贴心,让大公子觉得跟她在一起,毫无负担,又不累,渐渐习惯了她温润如水的陪在他的身边。 她这样任性,大公子初时还会觉得有意思,天长日久的,男人都会嫌烦。 她是过来人,她怎会不清楚。 “是,我是不知道什么轻重,我也不想管那些身份地位,于我来说,他就算是王孙贵胄又如何,我不喜欢他,就是不喜欢他……” 嘉言说着,眸中却闪过一抹倔强神色来:“倘若他是寻常百姓,但我偏偏就喜欢他,那我就去和他过一穷二白的苦日子,我也甘之如饴……” “嘉言……” 付雪娇又是心痛又是好笑:“你这傻孩子,果然说的都是傻话,你知不知道,再好的感情,在柴米油盐里也都磨的干干净净了,你没吃过苦受过委屈,你又怎会知道那样的日子有多难熬?” “只要我和他心意相通,我就不怕。” 虞嘉言倔强的开口,“妈,我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大公子身份尊贵,他看上我,你们都觉得是我高攀了他,可在感情里,没什么你高我低,我喜欢的,他在我心里就无可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