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她终于知道了上辈子厉慎珩死后,是谁接任了总统之位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13章 她终于知道了上辈子厉慎珩死后,是谁接任了总统之位

总统府前,无数人簇拥着那个黑衣挺拔的年轻男人,他正一步一步走上高阶,听万民的欢呼。 静微看到那个人站定,缓缓的转过身来,看起来不过堪堪四十岁的男人,正值壮年,气势沉稳眸光锐利,此时却含了温和笑意,俯视着他的子民。 “我裴祁深只愿,自此以后,海晏河清,国运昌泰……”男人声音恢宏沉稳,一字一句,传遍天下,民众欢呼,沸腾如海河奔腾。 昔年厉慎珩接任总统一职,亦是同样举国欢呼。 只不过短短数载,物是人非也。 静微忽地睁开眼来。 依旧是那间小小的禅室,慧慈依旧双掌合拢垂眸坐着。 檀香燃尽了,最后一缕青烟飘散在空中。 她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筋骨,缓缓跌坐在了蒲团上,竟然是他,果然是他,真的是他! 怨不得涵口关初见,她心中就觉得十分不舒服,感觉古怪至极。 原来一切冥冥之中早有天定,上天早已暗示过她。 静微像是回到了那一日在沼泽地,拖着厉慎珩走到精疲力尽时的状态。 她伏在蒲团上,甚至连直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慧慈大师唤了小沙弥进来,粗瓷碗里盛了供奉在佛祖前的清水,静微手指颤栗,捧了碗,缓缓喝完,清水入腹,似涤荡了体内浊气,灵台逐渐恢复清明。 “大师,多谢您,我心愿已了,还有诸多事要去做,就不再多逗留……” 静微缓缓从蒲团上直起身子,双掌合拢,再次虔诚的跪拜:“大师,若佛祖庇佑,得偿所愿,我与他,定来为佛祖重塑金身……” “阿弥陀佛,小施主只要心中谨记,行善除恶,为民为国,足矣。” “大师,您放心吧。” 慧慈唤了小沙弥送静微下山,一直到出了寺庙,走出山门,静微方才扶住石阶边矮树,沤在心口里的一口血喷涌而出,溅落枝干。 若你要为此折了三十年的寿数……你也不后悔吗? 死且不惧,又何惧折了寿数呢。 我阮静微,甘之如饴。 …… 距离江城百里那座小镇,有个美丽的名字夙水。 小镇多水,白墙黑瓦的建筑鳞次栉比,带着一种超脱于尘世的沉静美好。 静微这是第三次来这里,第一次,是随同江苹一起,在她家中小住。 第二次,是江苹退学之后,她来这里找她,得知她随着江母一起搬回了外祖家。 这是第三次,江家的宅门依旧紧闭着,只是原本挂在门上的大锁,现在只剩了锁链,大约是风雨侵蚀锈坏了,也大约是被人偷走了,隔着矮墙看到庭院深处,杂草丛生,蛛网密布,显然长久无人住过的样子。 静微一颗心不免凉了大半,看这庭院,也大致能猜到,江苹母女,大约这一年多都不曾回来过。 她在门前站了许久,恍惚又想到那时候放暑假,她随同江苹来她家中,两个女孩子晚上抱了被褥睡到房顶上。 江阿姨自己酿的樱桃酒,甘甜醇厚,她和江苹一杯一杯的喝着,最初不觉得醉,后劲儿上来时,两个人倒是都有些懵了,躺在房顶上,耳边是水声潺潺,头顶是星河垂落,倒有些应了诗中的意境。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可那些无忧无虑的时光,怎么就这样一去无回,再也找不回来了呢。 静微将玉坠从衣襟里拉出来,那玉坠中一缕淡黄已经快要消弭无踪,静微心头不祥的那一种预感越来越深重,可她,到底该去何处寻找江苹? 陈昊不远不近的站在她身后,一直都在打量着这栋宅院。 这栋宅院建造在偏僻处,最近的邻居也隔着十来米远的距离。 和这里的每一家小院子一模一样的布局,除却院落荒废了之外,倒也瞧不出什么异样之处。 陈昊的目光缓缓落在了院子的西北角处 庭院里到处都生着杂草,结着蛛网,可偏生那个角落里却不见蛛网痕迹,杂草也似有人踩踏过的痕迹。 “静微小姐,我进去看一看可以吗?” 陈昊忽然开了口,静微见他面色有异,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应下了。 陈昊走到门边,正要推门,隔壁院落里忽然有人吱呀一声推开门,探头看了过来:“你们……是在找人吗?” 静微慌忙点头:“是,我想请问一下大娘您,这里住着的一对母女是不是搬走后就没有回来过?” 那大娘开门走出来,狐疑看着静微好一会儿,才道:“小姑娘……我好像记得你和江家那个丫头一起来过,你是她的同学吧?” “是,我和江苹是同班同学,大娘,您可知道她们母女现在搬到何处了吗?” “这个我们都不清楚,只知道她们搬回了江苹那丫头的外祖家去,对了,这会儿天色也不早了,你们还是不要逗留太久了,我听我家小外孙说,这院子长久没有住人,从上个月开始,都闹鬼了……” “闹鬼?”静微不由大惊:“这怎么可能呢……” “是我小孙子看到的,他有天晚上听到这院子里有声音,好像还看到了一个蒙着脸的女人一闪而过……我小孙子吓坏了,第二天就发了高烧。” “小姑娘,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吧,万一真的撞到了鬼,会吓到你的……” 那阿婆说着,就蹒跚的回了院子。 “陈昊,你怎么看?” “我不认为真的是鬼,大约是有人在这里装神弄鬼吧。” “静微小姐,不如让我进去看一看吧。” “我和你一起吧。” “您还是留在外面吧,万一真的有人藏在里面,伤到了您,我怎么给厉少交差?” 静微也不愿为难他,点头应了下来。 陈昊走到院门处,伸手推门,推了两下,都没有能推动,大约是从里面拴上了。 静微见状,心底的疑团越来越大,但转念又想,江苹母女搬走了,这处院落又没有卖掉,荒废下来后,也许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就偷偷搬到了这里来住,怎么也能遮风挡雨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