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为他折寿,仰或殒命,心甘情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12章 为他折寿,仰或殒命,心甘情愿!

也难怪虞君谦不敢相信,这些年付雪娇待谢瑾瑜,还真是没说的。 “可是今晚的事,她已经露出了狐狸尾巴了,爸爸,您好好想一想,真正的闺蜜,现在这样的时候,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自己闺蜜病成这样,她却跑去勾搭闺蜜的老公……当真是其心可诛!” 虞君谦的眉毛一点一点的紧蹙了起来,无疑,高蘅说的很有道理,今晚付雪娇的举动实在让人意外。 他蓦地又想到付雪娇那一句:当年明明是我先遇到你,先喜欢你的…… 这话什么意思?他根本不记得他认识瑾瑜之前和付雪娇见过面,他也根本不知道付雪娇存着这样的心思…… 如果说,她说的是事实,那么,这些心思,她竟然就在在心里藏了二十多年了? 虞君谦忽然觉得透骨的寒意直冲头顶,这样微凉的夏夜里,他竟觉得说不出的一阵毛骨悚然。 “我去看看妈,您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阿衡,若是你妈醒了,这些事,千万别让她知道。” “放心吧,我分得清轻重。” “去吧,我自己静一静。” 虞君谦看着高蘅离开,他双手撑在围栏上,俯下了身子,肩背也塌陷了下来,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岁。 高蘅从谢瑾瑜卧室出来,元敏敏却在楼下等着她。 “大嫂,我心里有个想法……” “之前厉少那边传来消息,是老太太那个远房外甥女动的手脚,可我现在心里却在想,那马翠萍是不是只是个替罪羊,会不会,会不会根本就是付雪娇……” 高蘅倏然顿了脚步,只觉得一颗心在腔子里跳动的飞快,让她几乎要窒息了一般喘不过气来。 同样身为女人,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她怎会不清楚。 今晚的一切已经证实了付雪娇确实对虞君谦存着那种心思,那么,这么多年她还能和婆婆做好闺蜜,她还真是能忍能藏啊。 “敏敏,你让我想一想,我得好好想一想……” 如果敏敏猜的没有错,那这付雪娇,该是多么可怕! …… 静微到江城时天色已晚,她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就上了山去拜访大师傅。 这一次倒是赶得巧,大师傅云游归来,正在寺中。 静微先是虔诚还愿之后,方才去了禅房。 大师傅看到她,慈目中不由就含了笑:“看来,大劫已过了。” “还要多谢大师傅您指点我。”静微双手合拢,跪坐在蒲团上:“大师傅,我今日来,一为还愿,二来还有一事,想求大师傅帮忙。” 大师傅法号慧慈,曾是当年名满天下的明达大师门下弟子之一。 后来明达大师圆寂之后,他的师弟慧仁拿出师傅生前所立遗嘱,接任了主持位子。 而他在云游多年之后,来了这寒山寺,做了这里的主持。 这么些年,他没有再踏足过帝都一步,确切的说,师傅去了之后,他整整十年循着师傅的足迹走遍大江南北,方才重新振作起来。 师兄弟们都以为他是失了主持职位才会这般消沉,却没人知晓,他心里最难过的,根本就不是为了这些虚名。 他只是实在不忍,不忍看着师傅的衣钵就这样被人作践了。 但他天性淡薄,不爱与人相争,师傅刚刚圆寂,慧仁就急不可耐的要上位,他不愿在师傅灵前扰了师傅的清静,因此在丧仪之后,他就直接离开了帝都…… 这些年,他偶尔也听闻了一些慧仁的行事,慧仁在帝都名声也起来了,但还算暂时没做出什么有损师傅威名的事来。 静微将自己所求说完,慧慈不由得紧蹙了眉:“小施主,你知不知道你所求的这些,要付出什么代价?” “我不怕,大师傅,我今日就实话与大师傅您说了吧……” 静微缓缓伏下身子,轻轻叩首之后,方才抬起身子看向大师傅:“大师傅,我是多活了一辈子的人……” …… “竟会如此,竟真有此事,我云游四方多年,自认也算有几分见识,佛家讲究轮回一说,老和尚也曾有幸,遇过两三次奇事,但像你所说这般,却真是平生第一次听闻……” “若不是亲生经历,我也不会相信这些,大师傅,我听人说,佛家有一卷经文,听了诵经之人,会在梦中回到自己的前世,大师傅,求您成全我的这个心愿……实在关系极大,有些事,我必须要弄清楚……” 慧慈大师久久不语,静微俯身叩首,以额触地,一下一下,渐渐额上一片通红。 慧慈大师终是沉沉叹了一声:“你命格尊贵,将来必要一飞冲天,我实在不忍心看你这般……你可知,人的命数都是天定的,你有所求,就要有所失,你真的想好了?” “大师傅,比起我失去一些东西,我更愿意自己能帮到他,上天让我重活一次,难道不是弥补上辈子的遗憾的吗?如果重活一次,仍要看着悲剧重演,那么我重活一次又有什么意义?” “哪怕我会折寿,仰或殒命,但若是这辈子我改变了他的命运,他可以寿终正寝圆满一生,我又何惧?” 静微说到此处,眸中已经是一片闪亮:“大师傅,我欠他实在太多,哪怕要为此赔上我的一条命,我也心甘情愿。”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劝你,你随我来。” 静微大喜,立时又俯身叩头:“大师傅,多谢您了!” 慧慈心内轻叹一声,也许这就是天意,既然天意如此,他又何必违逆呢? 上一次那死劫,这孩子都安然无恙,那么这一次,想必也会否极泰来吧。 檀香轻袅,浮起在半空,雕花楼空的窗格里,有淡淡迷雾一样的阳光透进来,阳光里有轻尘在飞舞。 静微垂眸跪坐,慧慈轻声诵经,她渐渐似坠入浮沉梦中,前尘往事,一并涌入。 她又看到了满城的缟素,飞舞的纸钱,几乎要遮蔽帝都的整片天空。 她看到那金丝楠木下葬,僧人跪坐诵经,她看到了厉夫人几次哭晕在墓前,形容憔悴,一夜白发。 画面再次变幻,却是她从未看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