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好好整整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511章 好好整整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你给我松手,你干什么,干什么……” 背上蓦地压了一具娇软馥郁的柔软女人身体,虞君谦吓的差点一头栽到莲池里去,慌乱的要扒开付雪娇的手,可付雪娇却死死抱着他的腰,怎么都不肯撒手…… 高蘅闻讯赶来,正看到这一幕,她脾气暴烈,当即气的眉角青筋直跳,尖声喊道:“你们在干什么!干什么!” 付雪娇陡地听到高蘅的声音,吓的魂都要飞了,她做事向来仔细,刚才留了人在暗处守着,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反而把高蘅给招来了? 虞君谦更是惊的几乎魂飞魄散,被自己儿媳妇撞到这样的丑事,真不如一头撞死的好,情急之下虞君谦甩手一推,付雪娇尖叫一声,竟是直直栽到了莲池里去,噗通一声巨响,水花四溅,伴着她惊慌失措的连声尖叫,这夜,立时热闹了起来…… 付雪娇不会水,这黑咕隆咚的夜里,莲池中影影绰绰仿佛四处都是鬼魅一般,她吓的拼命挣扎连声尖叫,高蘅铁青着脸和元敏敏奔过来,此时也顾不得尊卑上下,直接呛声虞君谦:“爸您这是在干什么?妈还病在床上生死不知,您,您怎么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虞君谦急的跳脚,“阿衡,你这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瑾瑜的事,我也不知道她说着话怎么就扑过来了啊……我都快吓死了……” 元敏敏瞧着公公的样子不像作假,忙劝道:“现在当务之急,先把人救上来,大嫂,再闹下去,传出去,咱们虞家也跟着丢人……” 高蘅冷眼看着付雪娇此时狼狈无比的样子,想到方才那一幕,气血不由得往上翻涌,恨不得她在这池子里再多泡上一会儿,好好整整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之前敏敏和她说,她心里还不肯相信,没想到婆婆这边出了事眼瞅着国内治不好,这狐狸精就憋不住了要把尾巴露出来了。 “让她在池子里再多泡一会儿!” 高蘅冷眼看着付雪娇在水里扑腾,既然还有力气挣扎,那就说明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既然死不了,那受点罪,也是她罪有应得。 付雪娇被人从水里捞上来时,半条命都快没了,她这些年养的身娇肉贵,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冻的浑身颤抖,高蘅却不让人给她拿条毛巾过来。 真丝旗袍下了水,立刻就不能看了,原本就紧窄不行的衣服,现在更是纤毫毕露的紧贴在身上,若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儿这样穿,想必还有些看头,但她这般年纪,未免就有些不庄重了…… 头发也湿透发型全毁,脸上的妆容也乱七八糟,这张脸瞧着就不再那么精致雍容,倒是带出了几分狼狈的老态来。 付雪娇此时又气又怕又悔,自己不该这样冲动,这么多年都忍了,怎么偏偏不能忍到谢瑾瑜一命呜呼呢。 现在又被虞家这两个儿媳妇撞见,她若是不想办法扳回点颜面,以后怕是再也没脸踏足虞家了。 “阿衡,敏敏……我方才是不小心跌了一跤,政委才扶了我一把。” 付雪娇咬着嘴唇,颇有些可怜的看向虞君谦,他若是个聪明的,就该顺着她的说辞说下去,要不然以后在儿媳妇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却不料虞君谦闻言几乎没蹦起来,指着她鼻子就骂了一句:“你,你真是厚颜无耻,明明是我要走,你扑过来就抱我,真是恬不知耻……” 付雪娇气的脸都绿了,委屈道:“政委……天黑路滑的,我不过是一时没看清楚路才会这样……” “行了,别演戏了,究竟是怎样,您自个儿心里最清楚,我们虞家小门小户的,容不下您这样一尊大佛,还请虞太太,今后少登我们虞家的门了!” 高蘅出身好,在娘家时就养的骄纵,嫁了人又事事顺心,自来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不喜欢的人说话也不会留情面。 更何况现在她真是看到付雪娇就觉得生理性反胃,毕竟她和婆婆感情那么好,亲母女也不过如此了,谁敢给谢瑾瑜气受,她肯定头一个就要蹦出来。 “你……” “我什么我?婆婆现今病着,家里乱成一团糟,虞太太,您就别跟着添乱了吧!” “敏敏,让人送客,我还有些话想和公公说一说。” 高蘅说着,目光冷冷落在虞君谦脸上,虞政委被儿媳看的后背直冒汗,他真是冤枉死了…… 付雪娇毕竟是个聪明人,事情闹到现在这样,她也不指望能立刻翻盘,反正谢瑾瑜快要死了,今后,她有的是机会。 元敏敏让人‘送’了付雪娇出去。 虞君谦见人都走了,高蘅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不免苦着脸道:“阿衡,我是什么样的为人,你和敏敏都清楚,我怎么会做对不起瑾瑜的事呢……” “我嫁过来没几年,并不清楚。” 高蘅不冷不热丢了一句。 虞君谦又道:“我在这里好好儿想心事,谁知道她怎么冒出来的,我要走,她就扑了过来,我深证不怕影子歪,反正我问心无愧……” “依着你说,责任都在付雪娇身上了?苍蝇可不叮无缝的鸡蛋!” “你……你这孩子!”虞君谦气噎,高蘅此时气消了大半,见堂堂一个政委此时被自己一个晚辈教训也没有勃然大怒,心里终究还是软了下来。 “婆婆病成这样,她却跑到您跟前来作妖,爸爸,您真的没有怀疑过付雪娇呢……” 虞君谦蓦地想起刚才付雪娇叫他君谦,还有眼神发烫看着他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个激灵,难不成,难不成…… 可,怎么会呢,她可是瑾瑜最好的闺蜜,她与虞仲谦,据说也是情投意合…… “总之,爸爸您留个心吧,若她当真存了什么心思,那么这么多年,陪在妈身边的可能根本就是一条毒蛇!” “不可能,不可能吧……她待瑾瑜那样好。” 也难怪虞君谦不敢相信,这些年付雪娇待谢瑾瑜,还真是没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