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微微,他只是玩玩你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50章 微微,他只是玩玩你

她屏住呼吸站起身,门外却传来一道声音,她永生永世都不会忘却的声音。 宋业成。 上辈子,她死心塌地爱着的那个男人,却为了自己的青云路,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残忍扼杀的那个男人。 静微整个人剧烈的颤抖起来,她扑到厨房的灶台上,伸手紧紧的攥住菜刀,她想要他偿命,想要他为他所做的事,付出惨烈的代价。 可她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 上天让她重活一次,不是让她这样草率的再一次毁掉自己的人生的。 而是让她,彻底的改变上辈子的命运。 她再不会爱上宋业成,再不会让他伤害自己,再也不会了。 静微深深呼吸了几次,将菜刀重又放下来。 她转过身去,一步一步穿过客厅,然后,轻轻打开了门锁。 宋业成如今不过二十岁的年纪,考入帝都最好的大学念书,正是春风得意之时。 “静微……” 宋业成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外罩一件鸡心领的粗线毛衣,短短的头发,笑起来阳光灿烂的样子,牙齿洁白整齐。 她上辈子鬼迷了心窍一般喜欢着他,但凡他对着她这样笑,她总会失去所有的理智,奋不顾身的投入,付出。 而最后,她终究也因为这一份鬼迷心窍,害了自己,还有那已经快要出生的孩子。 静微忽然轻轻捂住了自己平坦的小腹。 那里面翻搅着疼,撕心裂肺的疼,像是在提醒着她,那一场噩梦一样的人生。 她的孩子,活生生的被人弄死的剧痛,永远,永远无法泯灭,遗忘。 “静微,你怎么了,不高兴吗?是不是怪我没有第一时间来看你……” 宋业成提着几个纸袋子,慌乱放在一边橱柜上,就要去扶静微的肩,静微却轻巧闪身躲开了。 “宋业成,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她的声音很冷,没有丝毫温度,甚至,宋业成还听出了明显的嫌恶和抗拒。 他有些不敢相信:“微微……” “宋业成,出去!” 静微扶着门,声音骤地加重。 宋业成忽而自嘲一笑,面色阴沉下来:“我原本不信的,她们都说你现在攀上高枝儿了,原来,是真的……” “与你有关吗?” “微微,你一直都喜欢我,我也喜欢你……” 静微忽而对他讥诮笑了笑:“宋业成,我说过我喜欢你吗?” 宋业成噎了一下,静微胆小怯弱,这样的话,她怎么敢说出口。 静微再一次关门,宋业成却又冷笑开口:“也是,我是个穷光蛋,前途未卜,人家可是帝都来的高干子弟,你自然瞧不上我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忽然抬手将半掩的门推开,一步跨进屋子,静微吓的后退几步,宋业成逼进去,直接将她摁在了墙上:“微微,我去帝都前,你与我说好的,等着我……” 宋业成眼底有森利光芒闪过,他一只手捏住静微下颌,声音沉沉:“微微,那样有权有势的人,不过是玩玩你,而我,我总会娶你……” 上一世也是如此,所有人,蒋琬,阮思雨,田小芬,宋业成,他们所有人都说,厉慎珩这样的权贵只会玩玩她,不会为她付出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