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香气袭人啊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97章 香气袭人啊

高蘅是个爽利的性子,闻言就道:“敏敏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咱们妯娌比亲姐妹相处的还要好,对大嫂还有什么为难的?” 元敏敏抿了抿嘴唇,又看了看虞慕泽,心里还在担心着,说出来,会不会让虞家兄弟不高兴。 “敏敏,你就说吧。”虞慕恩也开了口,弟妹从来都不是无事生非的性子,也一向平和隐忍息事宁人,既然她开了口,那么自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 “我今日在医院,看到了一件事,我觉得很不对劲儿……” 元敏敏鼓足了勇气开了口:“大嫂,我想知道,付姨……付姨她从前是不是喜欢过公公?” “什么?”高蘅吃了一惊,“敏敏,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婆婆和付姨感情这样好,她们做儿媳妇的可不能胡乱猜测。 “大嫂,我没有乱说,今天医院乱糟糟的,大家心里都为了妈难受着,公公和付姨说了几句话,我当时站在付姨对面,我看到了……” “我也是过来人,我总不会看错的,付姨看着公公的眼神,很不对劲儿……” “怎么不对劲儿了?” “就是,就是……”元敏敏脸颊滚烫:“大嫂,我们都是过来人,从前您和大哥热恋时,我和慕泽热恋时……那种眼神,您应该是知道的……” 高蘅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若不是知道自己这个妯娌的性子,她大约根本不会相信这些听起来很可笑的话。 可元敏敏的性子她怎么会不清楚? 从来都不是搬弄是非的人,如果不是她当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她也不会冒着落下一个搬弄口舌的名声,来对他们说出这样的话。 “我嫁过来这几年,只瞧着付姨和婆婆感情真的很好,其他的,我真的没瞧出来,但我们在家的时间也少……” 虞慕恩眉宇深深锁了起来,如果不是今日敏敏提起来,他几乎都要把那封存在记忆最深处的陈年往事给忘记了。 那时候他年纪还小吧,付雪娇整日出入虞家,和母亲十分的亲厚。 母亲素喜清淡,付雪娇却像是浓郁的一枝月季花一般,香气袭人。 他还记得有一日他在花园里躲着玩的时候,听到家里佣人偷偷的嘀咕。 说什么,若不是虞先生是个正人君子,怕是早就被这朵娇艳的月季花给勾走了魂儿了。 他年纪小不懂这话什么意思,懵懵懂懂跑去问母亲,他现在还恍惚记得母亲听了他鹦鹉学舌说的的这些话后是什么样的表情。 再后来,付雪娇很有一段时间没有登门,家里的佣人也换了一遍。 付雪娇以后再来找母亲的时候,都会专门挑父亲出差不在家的时候过来,十分的注意避嫌。 也是因此,随着他们兄弟渐渐长大,从不曾怀疑过付雪娇对父亲是不是有异样的心思。 但是此刻,虞慕恩再想起那些久远的往事,心里却不免有些疑惑。 他那时候有五岁还是六岁?也能记事了。 他跑去找母亲学话之前,他记得付雪娇每一次登门都打扮的十分漂亮招人。 后来家里佣人换了之后,她再登门,就没有如从前那样精心打扮了。 也可以解释为她想要避嫌,但之前,她难道就从没有觉得自己那样的行为有些不妥当吗? 如果父亲不是对母亲感情极其深厚,眼里心里只能看到母亲一个人的话,是不是当年在付雪娇频繁登门的时候,父亲就被勾走了? “敏敏,你说的话我记住了,我会留心的。” 虞慕恩沉沉开了口,车子划破夜色,稳稳的驶向前方,虞慕恩却觉得心脏仿佛坠了铅,沉甸甸的难受。 中国人讲究叶落归根,虽然他在国外能发展的更好。 但是他想,他们兄弟还是要把重心移回国内了。 身为人子,这些年,他们真的没有尽到孝心。 如果母亲身边多年来一直盘踞着一条毒蛇,可他们却根本不知道的话…… 那真是枉为人子了! …… 虞老太太的远房外甥女如那个年代的农村女孩儿一样,有个十分土里土气的名字,叫马翠萍。 虞老太太挑儿媳妇的眼光带着浓浓的年代色彩,马翠萍五短身材,长的也一般,但虞老太太一看到她就觉得她腰粗屁股大,一定好生养。 儿子有出息,虞家熬出头了,接下来就得开枝散叶了。 君谦喜欢的那个女人一看就弱不禁风,虞老太太是一百万个不同意。 但儿子现在翅膀硬了,压根不把她的话给放在眼里了。 虞政委娶了谢瑾瑜,虞老太太自觉对不起远房外甥女,就把人留在虞家住了整整一年半。 后来还是虞政委闹了一通,扬言再不让人走,他就带妻子出去住,虞老太太才把这个便宜外甥女给打发了。 原本想着多陪嫁点,让她嫁个好人家,谁知道这马翠萍自从见了虞君谦之后,就失心疯一般着了迷,发誓这辈子除了虞君谦谁都不嫁。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儿,一个农村出来不识几个大字的小村姑,见了虞君谦这样风度翩翩的成功男人,自己还差一点嫁给人家做老婆,她又怎么能接受回老家去嫁个泥腿子这样的现实呢。 马翠萍不肯离开帝都回老家,发誓要终身不嫁。 虞老太太惯爱在娘家人跟前做脸面,外甥女被自己耽误了,少不得她要好好补偿一番,一挥手,就给了帝都西郊的一套四合院。 在当时还算不得什么,但一二十年过去,价值也惊人了。 可马翠萍却上吊自杀了。 四周的邻居们不免都私底下议论纷纷。 马翠萍的尸体被拉走时,好多人凑到巷口去看,当夜就有小偷光顾了她这套小四合院,据说还偷了不少的值钱玩意儿。 法医鉴定结果出来的很快,马翠萍确实是上吊自杀的。 而她指甲里取出来的那些皮肉碎屑,经过检测后,也证明了是她本人的。 遗书上的字迹由笔迹专家鉴定后,确认是她自己亲笔所写。 而且周从,也从马翠萍卧室的垃圾桶中,找到了打碎的试管,里面的液体残痕,也和钱老研制的化学制剂对上了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