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终于被人发现了她对虞政委的不轨心思……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96章 终于被人发现了她对虞政委的不轨心思……

虞政委紧紧抓着长子的手,泪如雨下:“家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和慕泽要相亲相爱,好好照顾你们妹妹,还有你们祖母,她病的人事不省就剩了一口气,就让她留在虞家,给她养老送终吧……”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妹妹……” “爸,妈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虞慕恩这样性子刚硬的人,此时听得虞政委这样说,也不免泪如雨下。 高蘅和元敏敏哭的泣不成声,病房里一片哀声。 虞芳华神色木然的枯坐在椅子上,她此刻心情复杂到了极致。 她曾那样的怨恨着虞夫人,怨恨她待自己这般苛刻,却偏生那样喜欢抢走了含璋哥哥的阮静微。 可看着她躺在床上受罪快要死去,她却亦是锥心一样的难受。 这些天她总会想起从前,虞夫人自来都是温柔慈爱的母亲,她从小到大,实则真的是蜜罐里泡大的,未曾吃过什么苦头。 她最怨恨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虞夫人会死,毕竟,她养了她十九年。 可是,如果真的没救了呢…… 虞芳华闭上眼,眼泪忍不住汹涌而出,付雪娇轻轻揽住了她,用纸巾给她擦了眼泪:“好孩子,快别哭了,都会好起来的……” “付姨……”虞芳华忍不住扑在付雪娇怀中,哭出声来。 “芳华,你也该学着懂事长大了,以后,听你哥哥嫂子的话……”虞政委心如刀绞,好好儿的一个家,怎么说散就要散了呢。 “政委,您就放心吧,以后,先让芳华住在我那里,她和嘉言年岁差不多,两个孩子也能有个伴儿,我打小看着她长大,她就如嘉言在我心里的位置一样……” 付雪娇哭的泣不成声:“您带了瑾瑜好好去治病,家里的事,我能照应的都会照应着的……” 她哭的真切而又哀婉,虞政委也不免有些动容,这些年,也亏得有她时时陪着瑾瑜,给她说话解闷儿。 他之前确实不太喜欢付雪娇这个人,也大抵是因为,他自来都不喜欢那种爱说爱笑爱热闹的女人的缘故,所以才会对付雪娇存了偏见。 付雪娇看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她眼中那些原本就汹涌的泪,更是断线的珠子一般连绵滚落。 她等着他看她一眼,认认真真的看她一眼,等了多少年了? 哪怕他如今鬓已半白,哪怕他再不如年轻时那样英俊无双,可在她的心里,他永远都是一如初见时那样,谦谦君子,玉树兰樟。 “雪娇啊,这些年,谢谢你了……” 虞政委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付雪娇整个人蓦地一颤,含泪的眼瞳里,那些浓的快要泛滥滴出来的柔情,在这一瞬,终是清晰落入了元敏敏的眼中。 她是个不喜欢说话很沉静细腻的性子,与高蘅的大大咧咧快人快语不同,她不善言辞,可心思却十分的细腻敏感。 从前公公几乎从来都没有和付雪娇接触过,就算有时候在家中碰到了,公公也不过严肃的点点头就过去了,这大约也是第一次,二人说了这么多的话。 付雪娇对婆婆的好她看在眼中,这么些年并不是作假,但刚才她看公公的眼神…… 元敏敏不由得抿了抿嘴,又看向付雪娇。 她站在高蘅的侧后方,付雪娇此时所有心思都在虞政委的身上,哪里会注意到一向低调的元敏敏。 “政委,我和瑾瑜这样的感情,您说谢谢,实在太外道了……您放心带瑾瑜去看病,家里有我呢,我会把芳华当自己女儿一样疼的。” 付雪娇抬手拭去眼泪,哭的微红的眼圈,眸子却亮的摄人,她望着虞政委,目光一瞬不瞬,一秒都不舍得移开。 “有你照看芳华,我就放心了,雪娇,以后,要多辛苦你了……” 付雪娇连连摇头,笑着又哭出来:“不辛苦,不会辛苦的,真的,我不会觉得辛苦的……” 你这样喊我一声,你这样温温柔柔的和我说说话,我就不会觉得辛苦,我这半辈子也值得了。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待我这样好?你若是肯看我一眼,哪怕就如今日这样认认真真的看我一眼…… 我死了也甘心啊。 元敏敏紧紧咬住了嘴唇,她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呼啸着往头顶涌去,脊背一片的冰凉。 她是过来人,她和虞慕泽夫妻感情深厚,闺蜜也曾无数次打趣她,每次看着虞慕泽的眼神,都温柔的要滴出水来了…… 所以,付雪娇的眼神,她一点都不陌生。 可她和虞慕泽是夫妻,做妻子的这样看自己的丈夫,再正常不过。 可公公,却是她最好闺蜜的丈夫啊。 元敏敏垂了眼眸,心跳的剧烈飞快,她性子柔弱却又聪慧,堪破了这样的辛秘,自然知道不能露出分毫。 她自己没什么主意,还是要找大嫂好好说一说。 如果,如果当真和她猜测的一样,付雪娇这些年和婆婆闺蜜情深,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元敏敏和自己闺蜜之间向来都达成了默契,彼此都不会和对方的伴侣走的很近,人性是禁不住考验的。 虞政委没有将谢瑾瑜带回虞家老宅,反而带她回了他们婚后曾小住过的一套别墅。 不是市中心的位置,环境却十分的安谧怡人。 虞家众人随同一起过来,待到晚上,虞政委就赶了他们离开。 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家里家外那么多的事,他一个人照顾瑾瑜,也足够了。 夫妻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她把他的衣食住行打点的妥妥当当,如今她病了,也是该他来好好照顾她的时候了。 付雪娇带了虞芳华离开,走出小楼的时候,她终究还是没忍住停了脚步转过身去。 虞芳华以为她是担心谢瑾瑜,还低声的劝了几句。 付雪娇足足站了有一分多钟,方才抹着眼泪离开。 回去虞家老宅的车上,没有外人,只有兄弟妯娌四个,元敏敏实在没忍住,轻轻开了口:“大嫂,我有件事,不知该怎么开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