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咱们母女……还有半辈子的路要走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92章 咱们母女……还有半辈子的路要走呢

当有一天这所有的一切,都揭开来,她该怎样去面对?怎样去承受? “今晚医院这边我都安排妥当了,你想做什么,想说什么,大可以放心的去做,去说,不会被除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 厉慎珩揽着她出了电梯,虞夫人的病房就在不远处,他没有跟着过去,只是轻轻握了握静微的手:“我在外面等着你,有什么事叫我就行。” 静微咽下喉间酸楚,知他这般全是因为待她的万分体贴和包容,所以才会不问不听,给她足够的空间。 她想,在确定谢瑾瑜无碍之后,她会把这一切,都对他和盘托出,再不会对他隐瞒半分。 静微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抱了一下厉慎珩,就攥着那一只小小的试管,转身向病房走去。 厉慎珩看着她进了病房,关上门,他方才拿了手机出来,拨了周从的电话,他脸色十分凝重,眸底有暴戾的情绪克制弥漫:“去查一下虞仲谦这个人,还有他的太太付雪娇,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清楚!” 静微一直走到谢瑾瑜的病床边,她犹在昏睡着,手臂上扎着各色的针管,没有用氧气罩,她看到谢瑾瑜白的几乎透明的一张脸,凹陷消瘦的甚至连青色的血管都浮现清晰。 静微在她床边坐下来,还没伸手握住谢瑾瑜枯瘦的手,泪就涔涔跌落。 如果不管怎样都不能护住她的周全,那不如就母女相认死在一起好了。 死之前她能被亲生母亲抱在怀中抚一抚她的头发,她也心满意足了。 “我想着,我忍着不见你,不和你亲近,你就会平平安安的过着你的日子,可我没想到,那些人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不会再退让了,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的私心。” 静微轻轻将谢瑾瑜的手抬起来,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她记得谢瑾瑜的手指很软很暖,可现在,她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她的手凉的像是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 静微把所有的眼泪都咽回去,她又轻轻摩挲着谢瑾瑜冰凉的指尖,合拢了掌心,想要把她的手指焐热。 “你会好起来的吧,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你还没有五十岁,咱们,咱们母女……还有半辈子的路呢。” 静微闭了闭眼,温热的泪涌出来,谢瑾瑜吐血那一幕一幕,又不停的浮翩眼前。 “我不会再让你受那样的罪了,谁都别想再欺负你再害你,我会护着你,哪怕要我的命换你的命,我也愿意……” 谢瑾瑜昏昏沉沉中好似总能听到有人在她耳边低声的啜泣,她觉得那声音那样的熟悉,熟悉到她听了忍不住的就想要心酸落泪。 她想要睁开眼看一看身边是谁,可她却根本没有半分力气,只是睫毛微微的动了动,有刺痛的泪从眼角涌出。 “钱老说……你吃了药,会有点疼,你忍一忍……” 静微紧紧攥了攥她的手,又轻轻的放在床上,她将那试管塞子打开,略有些刺鼻的味道弥漫开来,她倾身,小心翼翼的将那深紫色的制剂喂入谢瑾瑜的口中…… 谢瑾瑜无意识的吞咽着,直到那药水尽数咽下肚中,药效发挥的很快,不过半分钟后,谢瑾瑜就难受的蜷缩起来,眉宇紧紧蹙着,她咬紧了牙关,嘴角却还是有黑色的血粘稠缓慢的淌出…… 静微心都在发抖,她握住谢瑾瑜的手,紧紧的攥在掌心里,她看着她疼,看着她抽搐着挣扎着,看着那不停从她口中涌出的黑血,可她能做的,却只是这样徒劳的握住她的手…… 直到那黑血吐净,谢瑾瑜方才渐渐的平复下来,静微将她唇角血渍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又端了干净的温水过来。 她轻声唤着谢瑾瑜,看着她虚弱的睁开眼,那原本白的透明的脸上,隐约的似有了淡淡的血色,她方才轻轻松了一口气:“您漱漱口,喝点水吧……” 谢瑾瑜睁开眼就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好一会儿,她方才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渐渐看清了面前的人。 “静微?”她虚弱的开口,几乎是无声的呢喃,那么方才,她以为的梦境,不是梦境吗? 就是静微在她的床边哭泣? 静微含泪一笑:“是我,我扶您起来,您漱漱口吧……” 谢瑾瑜美丽的眼瞳渐渐温柔无比,唇角也有浅浅苍白的笑绽出:“好孩子……刚才,刚才是不是我又犯病了,吓到你了?” 静微轻轻摇头,抬手将她鬓边微乱的湿发拂开:“我不怕,只要您好起来……” 静微克制住满腔将要泛滥的情绪,扶了谢瑾瑜坐起来,又将温水送到她嘴边:“您先漱漱口,待会儿,我还有些话想要和您说……” 谢瑾瑜乖乖的喝了水漱口,静微见有蜂蜜,又泡了蜂蜜水让她喝下去润嗓子。 谢瑾瑜像是孩子一样,乖乖靠在静微怀中,喝了满满一杯的蜂蜜水,方才由静微扶着躺了下来。 她这会儿觉得身上好受多了,只是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 静微转身去收好杯子,谢瑾瑜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追随着她的身影而去。 瞧着她行事有条不紊又利落娴熟的样子,不由又想到昔年在寺庙里遇到她,她曾红着眼圈对她讲,她的母亲对她动辄打骂十分不慈。 后来,那田小芬甚至在她眼前,将这可怜的孩子给推下了楼去。 谢瑾瑜每每想起这些事,心里都觉难受无比。 她疼爱自己的孩子,也疼爱如自己孩子这般大小的孩子。 更何况,静微这样的好,这样的贴心懂事…… “您觉得好点了没有?若是觉得累,我就明日再过来……” 静微收拾妥当转身回来坐在她床边,自然而然的轻轻握住了谢瑾瑜的手,温声的询问。 谢瑾瑜摇摇头:“我不累,我想和你说说话,咱们娘俩投缘,我见到你就喜欢……只要你不觉得陪着我无趣,耽搁你的事情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