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她阮静微,一定会千倍百倍的报复回去!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89章 她阮静微,一定会千倍百倍的报复回去!

虞芳华靠坐在椅背上,目光有些怔怔的越过众人,落在厉慎珩和静微的身上。 饶是早已知晓一切,却在看到他们如此亲近相契的时候,心底依旧刺痛难耐。 曾经这一切几乎已经落在她的掌心里。 曾经该这样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的女人,是她虞芳华。 她几乎就要成为他的未婚妻了。 可阮静微的出现,毁了她全部的梦想。 付姨说的对啊,是自己的东西,就要紧紧攥住,再不要拱手让人。 她失去的,已经够多了…… 虞芳华缓缓的垂下眼眸,细白的手指攥紧,手背上根根青筋毕现,那一口气沤在心里,怎么都吐不出来,快要把她给憋死了。 她忍不住又看向阮静微。 阮静微却也正回头看向她。 两个女孩儿沉默对视了几秒钟,虞芳华先移开了视线,静微目光复又在她脸容上定了片刻,方才缓缓转过身去。 许是今晚事情突发的缘故,虞芳华没来得及精心的修饰打扮,大抵也是因为这个的缘故,静微这一次倒是把她的真面容看的清清楚楚。 没有了锦衣华服,没有了那些修饰装扮,她这张脸瞬间暗淡无光了许多,而且 更是瞧不出丝毫和谢瑾瑜的相像之处。 “夫人又吐血了……” 小护士惶急的呼喊忽然将这暂时的平静打破,静微顾不得其他,几步奔到病房外,隔着玻璃清晰看到谢瑾瑜躺在病床上剧烈的抽搐挣扎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不停的从她口中喷涌而出…… 许是内脏六腑痛的厉害,几个小护士都没能按住她,那样娇弱单薄的漂亮女人,此刻却被这怪症摧残的如此可怜狼狈…… 就连厉慎珩看了都十分不忍,更遑论虞家众人。 虞政委几乎都站不住了,两个儿子一左一右的搀着他,他尚且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地上软去:“瑾瑜,瑾瑜啊……” 虞政委念着妻子的名字,渐渐失控的哭出声来:“让我替她受这个罪,让我替她吧……” “我就不信,当真查不出结果来……” 虞慕恩忽然咬牙切齿的丢下一句,转身就往电梯那边冲去。 “大哥,你要做什么……” “慕恩,你先冷静点,不要冲动……” 高蘅也奔过去死死抱住了丈夫的手臂哀求。 虞慕恩眼底一片赤红,眼角水光闪烁,他声音嘶哑,开口那一瞬,泪就滚落了下来:“身为人子,看着自己母亲受罪难道要坐视不理?我带母亲去m国,我去求他们那里最好的医生……” “慕恩……你不能去,不能去m国!” 所有人都知道,a国最大的死敌就是m国,两个国家明面上建了交,但实则不过是沽名钓誉的遮羞布。 这些年m国一直都在各方各面制裁着a国,而a国的日益发展强大,更是让m国的政党将其视作全球头号的心腹大患,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毕竟,m国全球霸主的身份,它可是绝对不愿意失去的。 慕恩若带了谢瑾瑜去m国,他们一家这样特殊的身份,绝对会被那些政党利用。 到时,就算m国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能救回谢瑾瑜一条命,可整个虞家,大约都要跟着陪葬。 高蘅打小浸淫在这个圈子,高家又是板上钉钉的厉秦党,她几乎是立时就反应过来,m国,绝对不能去! 谢瑾瑜此时渐渐的平复了下来,那样一通剧烈的挣扎折腾,让她仅存的力气也耗费完了一般。 她面色惨白的躺在那里,紧紧的闭着眼,一动也不动。 护士正手忙脚乱的把那些被血染红的被子都换掉。 那触目惊心的一团一团鲜红血迹,像是有人把她的心生生的掏出来,然后一刀一刀的剁成了肉泥。 静微站在那里,灯光惨淡的从她头顶洒落下来,她把自己站成了一樽泥雕木塑,她连眼泪都落不下来了。 她阮静微发誓,她一定要将那幕后之人亲手挖出来,她一定要让那人,尝尽谢瑾瑜今日所尝之苦,她一定要百倍千倍的报复回去,她……绝不会再对那些恶人,有一分一毫的心慈手软! “微微……” 厉慎珩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模样,那个自来都安静文秀的少女,她此刻眼瞳深处的光芒,却癫狂如魔。 “含璋,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静微忽然开了口,她转过身看着厉慎珩,那黑的摄人仿似要吞噬一切的亮光,终于渐渐的消弭沉寂下去。 “我们出去说。” 静微攥住他手,转身离开。 她和厉慎珩走进电梯的时候,旁边的另一个电梯也正好到达楼层,付雪娇神色匆匆满脸泪痕的从里面走出来,开口声音里就带了哽咽:“瑾瑜,瑾瑜怎么样了……” 静微只看到一个稍显丰腴的女人背影,只听到了她这一声,满是关切担忧的声音。 “那就是付雪娇。” 厉慎珩拥住静微,低低对她说道:“她和虞夫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感情十分好,后来两人都嫁到了虞家,更是亲如姐妹。” “你对这个付雪娇印象如何?” 听得静微询问,厉慎珩不由一怔,旋即笑道:“她不过是一个长辈而已,这些年因为都信佛的缘故,和我母亲也逐渐亲密起来,我见过她几次,觉得她看起来挺和善的样子,见人先带三分笑,在帝都也很有好名声,反正,没听谁说过她的不好。” “这世上,怎会有十全十美的人?” 静微垂眸讥诮一笑,就连谢瑾瑜,都有一个过分心软太能忍耐的毛病,何况他人。 除非,那十全十美的好,都是伪装出来的。 静微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付雪娇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天然就存着几分成见。 她只是凭借自己的直觉,觉得这个所有人口中都完美无缺的女人,有些太过于不真实了。 “别说她了,你让我帮你做什么?” “你该是认识那些化工方面的专家吧。” “化工?” 厉慎珩自然认识,换言之,这个国家每个重中之重的部门,所有元老级的人才,科学家,院士,专家,等等等等,在一年一度的总统府盛宴上,他总会帮着舅舅亲自招待这些泰斗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