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长此以往,人会逐渐痴呆失去自理能力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88章 长此以往,人会逐渐痴呆失去自理能力

厉慎珩几人赶去医院的时候,谢瑾瑜连呼吸机都用上了,医生说,她方才,根本连自主呼吸的本能都没有了。 虞政委,虞芳华,虞慕恩虞慕泽兄弟,还有高蘅元敏敏都心急如焚的守在急救室外。 医生,护士,不停出出进进,院长和主任医生还有总统府派来的那位老医生都面色凝重的仔细传看着各色检查报告。 没有食物中毒的迹象,血液检测也看不出异样,但是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沤血又昏迷。 静微和厉慎珩一行赶到的时候,谢瑾瑜依旧昏迷不醒。 隔着玻璃,静微看到她躺在床上紧闭双眸,衣襟上血迹如花盛放一般几乎染透她半边身子。 虞芳华哭的泣不成声,高蘅和元敏敏亦是不停啜泣,虞慕恩在给他国内的朋友同学打电话,拜托他们去咨询顶级专家有没有遇到过同样类似的情况。 虞慕泽也在不停的将谢瑾瑜的检查报告血液检测图样以邮件形式发送给自己相熟的医生朋友,拜托他们帮忙。 静微站在门边,谢瑾瑜带着氧气罩,她看不清楚她的脸,可那些鲜红的血,清晰的提醒着她,谢瑾瑜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看来,你是很想让谢瑾瑜暴毙而亡了?” 这句话像是魔音一般,不停在她耳边浮现。 静微蓦地又想起那一日田小芬说的那些话,只要她和谢瑾瑜亲近,只要她有想要回去虞家的想法,谢瑾瑜就会有生命危险…… 所以,这是对今日在学校,她和谢瑾瑜见面,说话的报复? 所以,她以后根本不能再去见谢瑾瑜? 静微抬起手,手指隔着玻璃,似落在谢瑾瑜的眉眼上,她含笑,轻缓的拂过,泪从眼角缓慢的涌出,滑过唇畔,一片苦涩。 你好好的,我只要你好好的,开心,平安的活着。 我可以不再见你,不再想着你,不再存着那样的奢望。 我怎样,都可以。 妈妈…… 如果你是我的妈妈,真的是我的妈妈。 我愿意这一辈子,只能在心里这样喊你。 静微缓缓的转过身去,一直走到谢瑾瑜所住别墅的佣人身前:“你把今晚的事情,从头到尾仔细给我说一遍。” “您……您是?”佣人不知道她的身份,不敢贸然开口。 虞慕恩看了一眼静微,对佣人道:“给阮小姐细细说一说吧。” 佣人赶忙开口道:“是这样的阮小姐,夫人晚饭向来吃的少,喝了一点粥后就去花园散步,然后……” 佣人絮絮的说完,静微蹙了蹙眉,和往日一模一样,好似并没有什么异常。 “食物,茶水都检测了,没有问题?” “嗯,大少爷让人送去检测了,夫人吃用的一应东西,都没有任何问题。” “晚饭后,夫人都做了什么事?” 静微一边询问,一边脑子里急转,多活了一辈子,总能有未卜先知的一点好处。 上辈子她好似隐约记得帝都大学出了一桩怪事。 传的沸沸扬扬,她当时身在帝都,也知之甚祥。 那受害女生余生及其可怜,而嫌疑犯却换了身份去国外定居,依旧活的锦衣玉食。 静微还记得,是那嫌疑犯因为嫉妒自己同宿舍的舍友漂亮,成绩好,多才多艺,所以在她的饮水里长年累月的添加了一种化学制剂,那玩意儿无色无味,挥发迅速,根本不会被人察觉,当时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只是天长地久的积累下来,受害者会渐渐出现各种症状,比如失明,眩晕,脱发,肝脏受损,甚至人会逐渐痴呆等等等等。 静微在报纸上看到过那个受害女孩儿休学回家后的模样,她已经失去了行走的能力,痴呆,发胖,美丽的脸庞再也找不到从前的影子,整个人就如同一个痴傻的废人一般。 她的父母白发苍苍还要照顾犹如三岁稚童的女儿,真是日夜眼泪都要流干了。 而犯罪嫌疑人却因为没有被抓到真凭实据,只能无罪开释,逍遥法外。 静微记忆犹新,因此,医院这边一说找不到原因,她很快就联想到了那一桩高校投毒案子上来。 “夫人喜欢香薰,饭后就让我们点了香薰,她就准备等一会儿沐浴了……” “香薰?那今晚点的香薰在哪里?” 佣人摇头“本来就所剩不多,夫人又不是奢靡浪费的人,就让我们把这一支先燃尽再换新的,大少爷也问过了,香薰已经用尽了,余下未开封的那些都收好交给大少爷了,这是夫人用惯的香薰,从没出过这种问题……” 静微深锁了眉宇,田小芬那些话又袭入耳端,幕后之人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她和谢瑾瑜在明,那些人在暗,怎么提防? 静微强逼着让自己镇定下来,复又询问佣人:“那么,你们家夫人日常所用的香薰,都是从何而来?” “母亲很喜欢这些小东西,我和慕泽,还有阿衡弟妹,出门在外遇到漂亮新奇的,味道舒服又少见的,总会带回来送给母亲。” “是,还有付姨,付姨几乎年年都要送母亲一大堆这些小东西,还有母亲的其他朋友,长辈,从前的一些学生小辈,也常常会寄送过来……” “付姨,又是谁?”静微敏锐的抓住了这个陌生的名字,她记忆里,隐约的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是付雪娇,她是虞夫人的闺蜜,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嫁给了虞政委的远亲,是个十分快人快语的爽利性子,和我母亲,关系也极好,我舅母,也很喜欢她……” 厉慎珩接了一句:“在帝都,虽然她出身不太显贵,嫁的丈夫也只是虞政委的远亲,但付雪娇在帝都贵太太们的圈子里,还是极有人缘的。” “付雪娇……付雪娇……” 静微蹙了眉,来回咀嚼着这个名字,脑中却好像一片空白,根本没有太深的印象。 帝都想要往上挤的名媛贵妇太多了,厉夫人和虞夫人的身边,常年都不缺阿谀逢迎的人。 所以,她才会根本对付雪娇没什么印象。 静微将心头的疑窦压下,厉慎珩拥住她轻声询问:“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