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当初宓儿对赵承巽投怀送抱,二哥那一口老血还在心里沤着呢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86章 当初宓儿对赵承巽投怀送抱,二哥那一口老血还在心里沤着呢

“宓儿”静微紧紧攥着她的手,她的手指已经不再颤抖,不再如方才那样冰凉了。 “微微别担心我。” 宓儿轻轻抚了抚静微的头发,又抱了她一下:“很抱歉我今天不能给你庆祝了,等哪天有空了我们姐妹好好聚一下,我就先走了” “宓儿”静微抓着她的手,不舍得放开,她们总是聚少离多。 “礼物放在那边桌子上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喜欢,我什么都喜欢的。”静微使劲点头,眼圈一片通红。 “那就好,那我就放心啦,我先走了啊,明晚如果你有空,咱俩再约。” 宓儿又紧紧抱了她一下,复又对厉慎珩几人打了招呼,再没看江沉寒一眼,直接出了包厢。 静微有些不放心她,想陪她回去,宋宓儿却按住她手:“你好好玩儿,别担心我,放心,没事儿的,我正好也回去看看剧本,明晚咱俩好好说话。” 静微见她坚持,只得罢休。 江沉寒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高斌那蠢货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开口:“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陈景然无奈摇头:“你要是有蘅姐一半聪明,你现在也找到媳妇了。” “那你怎么不说我要是有二哥一半的脸,我也泡到娱乐圈第一小花旦了啊。” 陈景然:“” 江沉寒脸色更难看了几分瞪着高斌:“不会说话你他吗就给我闭嘴!” 高斌讪讪的摸了摸头:“二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觉得你这张脸,全帝都也就含璋能和你比一比了哦对了,还有赵家那位少爷” 陈景然恨不得一脚踹他心口上还敢提赵承巽这一茬呢。 当初宋宓儿对着赵承巽投怀送抱撒娇卖嗲,二哥那一口老血现在还沤在心里呢。 “行了行了,人都走了,别提那些翻篇的事了。” 厉慎珩见这俩人又要掐起来,高斌连着捅娄子,眼见得二哥这会儿气的狠了,还不知道收敛。 “高斌你去给大哥打个电话,咱们兄弟既然都来了,大哥也别落下了,省的他又一个人待着喝闷酒。” 厉慎珩说到霍沛东,几个人都不由沉默了下来。 每到夏日,就是林婷婷的生忌,霍沛东总要消沉很久。 常年的酗酒烟不离手,人就算是铁打的,天长日久也熬不住。 “行,我去给大哥打电话,咱们兄弟聚一起,喝点酒,他也能纾解纾解。” 高斌拿了手机去打电话。 厉慎珩的手机也跟着响了,他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名字,不由得眉宇微展,接了电话:“小舅,您是从滇南回帝都了?” 秦九川一手夹了烟,一手举着手机,侧脸就看到司星娇媚容颜,男人一贯沉稳内敛的脸容上浮翩浮出极淡的笑意来:“嗯,刚下飞机,你在哪?静微那丫头呢司星惦记着呢。” “司星小姐也来了?”厉慎珩不由得眼底含了笑,一边对静微使眼色,一边调笑道:“我们是不是要有小舅妈了,这节奏?” 秦九川咬住烟蒂,深邃的眼皮褶皱下眸光胶着了一般落在司星脸上:“别贫嘴,在哪呢。” 厉慎珩说了地址,挂断电话就拉了静微的手笑道“待会儿小舅过来,司星也要来,你不是成日惦记着吗?” 静微的心情总算又好了一点,想到司星要来,到时候再把她介绍给宓儿,两人性格其实有点像,一定也能做好闺蜜,到时候三个人同在帝都,吃饭喝茶说说话,还不知道有多开心。 “九爷回来了?” 江沉寒和陈景然在沙发上坐下来,也跟着询问。 秦九川因为名讳里有个九字,他身份使然,颇是尊贵,因此帝都众人惯常爱这样称呼他。 厉慎珩点了点头:“随小舅一起来的是滇南司家的那位公主,名叫司星,小舅很喜欢她,她和微微关系也极好,你们待会儿说话也注意点,不要轻慢了。” “嗯,放心吧,这点分寸我们还是有的。” 霍沛东倒是比秦九川来的快一些。 入夏时节,他整个人就消瘦了下来。 公司里的事情尽数推了不说,几乎所有时间都耗费在了林婷婷墓地那里。 林婷婷当时在别墅那一场大火中烧的尸骨无存,那面目全非状若焦炭的几具尸骨,连分都分不开,最后干脆只能全部烧成骨灰一起下葬了。 林婷婷的生辰在八月,也就这几日,霍沛东忙着给妻子过生忌,更是看起来形影相吊,瘦的几乎脱了形。 “大哥,您怎么又瘦了”厉慎珩见到霍沛东这个样子,不免心疼。 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值如日中天正该春风得意,却鬓边染了浅淡的一抹白霜,瘦的腮边都凹陷了,瞧着倒像是老了十岁。 “婷婷生辰快到了,她最喜欢吃甜点,我盯着稻香斋那边的老师傅亲自做,她喜欢绿豆沙,加点桂花蜜” 霍沛东说起这些,人好似来了些精神,静微看到他一直在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不由得心里酸楚无比。 看到他这样,心里立时就想到了上辈子的事。 她离开之后,死了之后,含璋是不是也这样? 但霍沛东至少比上辈子的厉慎珩幸运,他和林婷婷情投意合,夫妻恩爱,两人感情上并无什么遗憾。 但是含璋,却终生苦求而不得。 “大哥,我也会做一些点心,糕点,含璋的祖母和外祖母吃了都觉得还不错,我也给嫂子做一些吧,我还没有去看过嫂子” 霍沛东静静看了静微一眼,面前这看起来尚且带着一点青涩稚气的小姑娘,却有着这样一双澄澈干净的眼睛。 看这双眼睛就看的出来,她的心,定然也不染尘埃。 含璋有福气啊。 霍沛东轻轻点了点头,含笑道“婷婷她性子很活泼,最好朋友,你这份心意,她泉下有知一定很高兴,我代她谢谢你了” “大哥,后日我带了静微一起过去墓地祭拜大嫂吧。” “含璋,你有心了,这些年过去,大约也只有我和你们几个还记着她吧,这帝都的人,或许也早就忘记了霍家还有个亡逝的大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