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幸好,爷我从来跟你走的就是肾没走过心!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85章 幸好,爷我从来跟你走的就是肾没走过心!

“你别看他还是个奶娃子,哄起女孩儿来一套一套的,幼儿园老师和保姆说,他刚去幼稚园没几天,就害的三个小姑娘为他争风吃醋快打起来了” “你说,要是和他亲爹一样,将来也是个祸害女孩儿的渣男,我怎么收拾他的好?” “宋小姐不如好生说一说,我祸害哪个女孩儿了?” 江沉寒推门而入,脸如寒霜,目光涔涔阴冷望着那靠在静微身上,正眉飞色舞喋喋不休的年轻女人。 宋宓儿今日穿了一条正红色的小连衣裙,一字带的十寸高跟鞋,整个人肤白如雪,胸大腰细腿长,小脸艳丽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眼,怕是任何男人看了都要垂涎欲滴。 偏生她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好身材,这条裙子简直像是人的第二层皮肤一样,紧紧裹着她玲珑有致凹凸起伏的身体,穿了衣服倒比不穿更要勾人几分。 江沉寒目光缓缓从她脸上滑下,在她胸前傲人的曲线上定格了几分钟。 其实裙子领口一点都不低,是一字肩的设计,连沟都没露,可那浑圆的快要撑破红裙的两团,却好似比露出来还要刺激人的眼球,江沉寒不由得瞳仁紧缩,唇角已经绷紧成线。 宓儿开始吓了一跳,可很快又平复下来,静微有些担心的望着她,抓着她的手。 宓儿对静微笑了笑,这才看向江沉寒,口吻有些疏离却礼貌的道歉:“江少,对不住了,今天是我口无遮拦” “口无遮掩?宋小姐可不是口无遮拦,而是污蔑诽谤!” 江沉寒唇角缓缓扯出一抹极冷的笑来:“明天上午,我的律师会把律师函送到宋小姐的经纪公司去” 宓儿不由得一怔,眸光定定看向江沉寒:“江少偷听我们闺蜜私房话,说出去就有理了?” “你们光明正大的说,我光明正大的听而已。” “江少” 静微赶忙站了起来:“宓儿只是无心的,这次,就算了吧,也是我不好,我不该拉着她问球球的事” 听到球球两个字江沉寒就皱眉,这女人他吗的什么时候能有点品味! “微微” 宓儿立刻拉了静微的手,她自来都是这样的性子,上辈子处境那样不堪,她都从来没想过利用静微。 这辈子局面已经好了很多,她更不会用静微当挡箭牌。 好朋友是用来互相珍重的,而不是,要踏着对方的力量成全自己。 “二哥,当给我一个面子,今日的事就算了,宋小姐毕竟是我请来的客人,也是微微最好的朋友” 厉慎珩自然不会看着静微出来给人说软话,当即开了口。 江沉寒就算不给自己老子面子,也会给厉慎珩和静微面子。 送律师函的事情自然不会再提。 却还是没能忍住刺了宋宓儿一句:“宋小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眼光好,攀附上静微小姐这样的大树,将来在帝都还不是横着走?怨不得现在改头换面了一般,连我这个昔日金主,都不放在眼里了。” 宓儿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涨红了起来,她咬紧了牙关,倏然抬手,食指和中指并拢举起,直接发了誓言:“我宋宓儿今天就用我自己这条命起誓,如果我存了利用静微的心思,如果我不是真心把她当朋友看待,只是为了借助她的力量向上爬,就让我宋宓儿天打雷劈出门撞死!” 江沉寒眸色几转,沉沉望着面前那个娇艳无双的女人。 “宓儿”静微急的不行,慌忙拉住她的手按下来:“你别胡乱发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你不用发誓” 宓儿眼底有着微微的水光浮现,她依旧望着江沉寒,嘴角却又自嘲的笑意绽出:“我知道静微你心里很清楚,但是有些人他不清楚,在有些人的眼里,我宋宓儿永远都是那个趋炎附势拜金无脑的女人而已!” “宓儿” “难道宋小姐不是吗?” 江沉寒一步上前,定定望着宋宓儿:“十几岁就跻身娱乐圈的女人,为了向上爬什么都能牺牲,你现在说这些话装白莲花,宋宓儿,你不觉得恶心?” “是啊,我就是为了向上爬什么都能牺牲!要不然,我也不会十七岁就和你睡了!” 宓儿冷笑,指了江沉寒道:“我觊觎你的权利金钱地位,你觊觎我年轻美貌身材好,咱俩各取所需,谁又比谁高贵不成!” “我艹,二哥你也忒狠了,十六七岁未成年你就下得了手” 高斌和陈景然几个人跟着进来,听得这一句,高斌立刻嘴贱的应了一句,陈景然拉都没能拉住。 这伙人消息多灵通,厉慎珩今日带了女朋友出关来王朝,一个个都闻风而来,毕竟从小到大的铁杆交情。 却赶上了这一场好热闹。 “你总算说出心里话了,宋宓儿,从前口口声声说爱我,喜欢我,果然是说谎” 江沉寒逼近她一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的眉眼,一字一句,冰凉刻薄:“也幸好爷我从来跟你走的就是肾没走过心!” “宓儿” 静微心疼不已,上前一步轻轻拉住了宓儿的手。 她果然在颤抖,手指尖冰凉无比,颤抖的厉害。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江沉寒在宋宓儿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位置。 而她又是多么的爱他。 一个女人该怎样爱着一个男人,才会义无反顾无怨无悔的给他孕育孩子? 她身为娱乐圈红的发紫的小花旦,她缺钱吗?她缺那些捧着她的男人吗?认识江沉寒之前,她就是一线了! “没关系,微微,没关系的” 宓儿忽然璀璨一笑,她望向静微,笑的美艳无双:“若在从前,我大约真的会伤心,但是现在” 她的目光慢悠悠的落在江沉寒那一张依旧看起来俊逸无双的脸上,她看着她爱过的那个人。 她曾用命爱着的男人,他的眉眼是那样的冷啊。 她两辈子,都融化不了他。 那就,算了吧。 宓儿垂下眼帘,嫣然嘴角笑意勾起:“现在我早就不爱他了,所以,他说什么,都伤不了我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