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毒蛇的信子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82章 毒蛇的信子

虞政委有些怒其不争的看了虞芳华一眼,直接出了教室。 教室门虚掩着,有个女生经过,悄悄推门开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虞芳华忽然抓起桌子上的书就砸了过去:“滚!看什么看!滚出去” 那女生吓的慌忙合上门离开了,虞芳华崩溃了一般缓缓伏在了地上,渐渐痛哭出声。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她,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父母,他们跟着践踏她的尊严,脸面,就没有想过她的感受吗? 那阮静微故意挖了坑让她往里面跳,故意算计她立下这种恶毒的赌约,他们不说为她出气,反而还帮着那个人 虞芳华哭着哭着,却又桀桀笑出声来,是啊,她算什么呢。 如果有朝一日,虞政委夫妇发现她果然不是亲生的,阮静微才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一准儿会把她直接扫地出门,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吧。 虞芳华却全然的忘记了,方才谢瑾瑜拉着静微的手,低声下气的为她这个女儿求情的画面。 她永远记着的,都是别人怎样亏待了她,而那些深如江海一样的恩情和疼惜,她却从来不会放在心里。 教室门忽然又被人从外推开了:“我是不是来晚了我还想着来看我们芳华怎样大放异彩” “这都结束了?芳华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付雪娇欢快的声音变成了讶异的询问,她快步穿过教室走廊走到前面慈爱的将虞芳华揽在了怀中:“好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哭鼻子呢,你爸妈呢” “付姨本来想早点来开你今日考试呢,你妈也和我说好了,但出门前有点事又耽搁了,怎么样,考的好不好?” 虞芳华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浮木一般,扑在付雪娇怀中就失声哭了起来。 “这,这是怎么了?好好儿的,怎么哭成这样子?是没考好么?” 付雪娇轻轻抚着她的鬓发,柔声的哄着:“快别哭了就算没考好又怎样,你爸爸身份摆在这里,你又从小耳濡目染,由你爸爸一手教出来的,他们那些学生将来还是比不过你的” 虞芳华闻言,却哭的越发伤心起来。 连外人都能说出这样贴心的话,可她的爸妈又是怎么想怎么做的? 虞政委根本不肯让她透露身份,又装出一副公正不阿的样子主持公道,让自己这个亲生女儿受尽委屈。 谢瑾瑜更是可恶,自始至终都拉着阮静微的手,她挨了两巴掌,谁又看到眼里心疼她了? “哎呀,这脸是怎么回事” 付雪娇失声娇呼:“怎么肿成这样了,是谁打你了?瑾瑜知道吗?你爸爸就没抽死那个打你的贱人” “付姨” 虞芳华扑在付雪娇怀中,哭的哽咽抽搐:“付姨,我没有脸继续待在这里了” 为什么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就这样心疼她,人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做父母的要为孩子出气出头。 可虞政委夫妇呢? 她挨了两巴掌,他们半个字都没说! 虞芳华哭着摇头:“付姨有时候我忍不住就在想,是不是我根本不是他们亲生的” 付雪娇忽然死死捂住了虞芳华的嘴,她保养得宜的面容上浮了惶惑的神色,慌乱的四处看了看,见左右都无人,方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傻孩子,你胡说什么呢,这话可不敢再说了,若让人听见,拿去大做文章怎么办?” “我挨了打,他们不说护着我,还要偏袒一个外人,让我在开学典礼上公开道歉” 虞芳华手指紧攥用力,付雪娇疼的微微蹙眉,却没有打断她,只是轻抚着她的鬓发,柔声劝慰:“又是为了那个阮静微吧唉,之前我就瞧得出来,瑾瑜对那个阮静微,实在好的过分了” “付姨您也看出来了?” 虞芳华抬起一张泪痕密布的脸容,怔怔询问。 “芳华,我先送你回去吧,路上我们慢慢说” “付姨,我不想回家,我感觉自己早已没有家了,那个阮静微如今也到了帝都,以后,怕是帝都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那要不你先跟付姨回去好不好?你嘉言妹妹也在家呢” 虞芳华此时只觉得付雪娇又明事理又这般疼爱她,比亲生父母还要好上数倍,字字句句都说到她的心里去,当即就点头应了:“付姨让我在您家待几日吧,我不想回家去,反正他们心里,也早就没有我了” “好孩子可别说傻话,这样的父母,旁人往哪里找去?各人自有各人的命数,是你的就是你的,旁人抢也抢不走,芳华你可千万不要把自己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就拱手让人啊!” 虞芳华不由动容无比,只觉付雪娇每一字听着都让人觉得这般顺心舒心,不由濡慕靠在她肩上,期期艾艾哭道:“付姨,事到如今,也只有付姨对我这样掏心掏肺的好了” “你打小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生下来第一个抱你的就是我,我能不稀罕你吗?” “我听我妈说,那时候生我是在外祖母老家遇到了大暴雨,她的车子和佣人医生的车子隔在了河对岸,我们母女都差点死了幸好付姨您陪着她,一直鼓励她给她打气,她才坚持着生下了我是不是” 付雪娇一边揽着虞芳华向外走,一边柔声道:“是啊,那时候真是吓死人了,其实我也很害怕,但是担心你们母女的安危让我没时间去害怕” “付姨,您是看着我妈生产的吗?” 付雪娇面容上浮出怅惘的回忆神色:“我一直都陪着她,我也是看着你出生的,其实说起来,你顺利降生,还要感谢一个人” “谁?” “只是个不起眼的江城农妇,当时我和你妈的车子困在了河对岸,正好在她娘家旁边,你妈就是在她家里生下了你的,那个农妇倒是心眼不错,自己大着肚子还在忙前忙后的张罗,后来,好像是不小心动了胎气,也早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