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 虞政委怒极:“技不如人就恼羞成怒,我怎么养出你这样的女儿!” - 一遇总统定终身

480 虞政委怒极:“技不如人就恼羞成怒,我怎么养出你这样的女儿!”

她推不开静微,干脆指甲掐住她手臂上皮肉,狠狠抓出几道血痕来。 “芳华!” 谢瑾瑜眼睁睁看着静微雪白的小臂上几道血痕突兀浮现,只觉得那伤好像是落在了她的身上一样,心口里一片刺痛难耐,忍不住呵斥出声,上前将虞芳华推开到一边去。 虞政委自己可以吃醋胡乱猜忌谢瑾瑜,但虞芳华这样吃口恶言,他却半个字都不能忍! “我看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想到虞芳华今日几次三番让他失望透顶,虞政委不由得连连摇头:“你技不如人,恼羞成怒,立了赌约不敢认,又这般伤害生养你的母亲……芳华,我们虞家怎么就养出你这样的女儿来了?” “你们不是早就看不顺眼,觉得我不够优秀丢了你们夫妻的脸吗?既如此,那就别要我这个女儿了!反正有人上杆子巴结着你们,又这样优秀让你们赞不绝口,那就让阮静微做你们的女儿去吧,你们就当我虞芳华死了,残了!” 虞芳华泪如雨下,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逼到悬崖边的可怜虫。 这原本都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的至亲,如今却一个个露出了真面目,如虎狼一般凶狠,想要她万劫不复! 这世上怎会有不向着自己孩子的父母? 她被阮静微连着打了两个耳光,父亲母亲可曾怪责了阮静微一句? 看来……她的猜测,她的怀疑,当真是对的。 她虞芳华,根本就不是他们怀胎十月生下的骨肉! 但是…… 如果她不是虞夫人和虞政委的孩子,那么,她难道会是那个粗鄙不堪的乡野村妇田小芬的孩子吗? 那个疯女人每每看到她时那样炙热滚烫的眼神,忽地又浮现眼前…… 虞芳华感觉自己心口里紧紧绷着的那一根弦,紧的快要让她窒息了,她承受不住这样的结果,她怎么去承受这样不堪的结果? “无可救药,你真是无可救药了!” 虞政委气的浑身乱颤,谢瑾瑜抬手将不断涌出的泪抹去。 她苦涩强笑,轻轻握住了静微的手:“好孩子,你告诉阿姨,你和芳华立了什么赌约,好不好?” “今日考试,如果我排名在她之上,我退学离开帝都,若相反,她退学离开。” 静微没有丝毫隐瞒,在谢瑾瑜温柔亲善的目光里,她也做不到对她隐瞒。 谢瑾瑜握着她的手蓦地收紧了几分,静微心中酸涩缓慢涌出,在谢瑾瑜开口那一刻,她心里其实就已经知道了答案。 十九年的抚育之情啊,就算只是养了猫猫狗狗,这么多年也割舍不下了,何况是一个襁褓中一点一点抚育长大的孩子呢。 谢瑾瑜这样善良心软的人,她自然较之常人,更重视在意感情。 心里那一抹失落沉重的快要将她压制的窒息了。 可她却更清楚的知道,她一定会答应谢瑾瑜的要求,无论任何要求。 “静微,你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一次赌约……” 虞芳华蓦地抬头看向谢瑾瑜,她手指一根一根紧紧攥住,牙齿咬住下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谢瑾瑜却不曾看她,只是轻轻抚了抚静微臂上的伤,声音极低,满是苦涩:“这一次赌约,作罢了,好不好?我知道,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你很不公平……” 谢瑾瑜的眼泪不停往下掉,一颗一颗落在静微的手背上,她眼眶胀痛的难受,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涌出。 谢瑾瑜看到她哭,一下慌了神,她慌忙抹了抹眼泪,连声道:“你别哭,好孩子你快别哭了……是我的要求太过分了,我收回去,我不说了好不好?” 静微却低头笑了笑,她抬手狠狠把眼泪抹掉,摇了摇头:“我答应您,这一次赌约,作罢吧。” “静微……” 静微缓缓的将自己的手从虞夫人的掌心里抽出来:“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如果没事儿的话,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一直站在教室最后排的厉慎珩,直到此时方才穿过走廊走到静微身边。 “微微,我们回家吧。” 他知道有些事需要她自己来解决,她也不希望他来干涉,尤其牵扯到虞家。 他从来都是很尊重她的决定的,但今日,他却有些后悔。 厉慎珩看着她臂上几道血痕,眉眼深沉垂下视线,唇角微微绷紧了几分。 他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来:“别因为旁人的事让自己难过,不值得。” 静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含泪的视线落在谢瑾瑜的脸上,足有几秒钟。 但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垂下眼帘,任厉慎珩拥着她离开了。 虞政委和虞慕恩两兄弟,都未曾察觉厉慎珩竟然会在,这会儿看到他直接过来将阮静微带走,不免都有些错愕。 谢瑾瑜从前教导儿女,是绝不能私下随便议论别人私事的。 他们夫妻,也从不在家中说别家的八卦隐秘。 两兄弟又常年在外,因此对厉慎珩的这些事知之不详,也是自然。 高蘅却不由微微蹙了眉,她弟弟高斌是厉慎珩的发小,高家自来都是站在厉家这条船上的。 因为这一层关系,将来虞慕恩虞慕泽也是要为厉家做事的别人也不敢相信他们,用他们啊。 所以,今日的事,若是让厉少在心里记一笔,将来怕是会对虞家不利。 这小姑子,真是个是非精,若是众人好端端的锦绣前程,都毁在她手里,她高蘅头一个不饶她。 她将来还要生儿育女呢,不为他们夫妻,也要为孩子着想,怎么能再由着虞芳华这样愚蠢坏事? 今儿回去,她就得和公婆好好谈一谈,不能再这样纵着虞芳华了。 尤其婆婆爱心软,照她看来,就该让虞芳华履行赌约,老老实实的退学离开帝都,最好远远送到国外去。 这样虞家才能消停安生。 怨不得人家说娶妻不贤毁三代,虞家这位老太太可不就是如此。 老爷子被气的回了老家不肯和她在一起,公婆又被闹的离婚,现在小姑子也被教成了这样,真是祸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