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静微与虞芳华分在了一组,考试开始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75章 静微与虞芳华分在了一组,考试开始

静微强压下心头的涩意,她只是对谢瑾瑜回了一个很淡的微笑,然后点点头,就这样略显冷淡的转过了身去,一步一步离开了。 如果因为她一时失控的亲近,又让谢瑾瑜遭受无妄之灾,那么她会恨不得亲手杀了自己。 谢瑾瑜眼底的光芒骤然黯淡了,静微那样疏远的对她笑了笑就转身离开时,她像是蓦地被人摘去了心脏,整个胸膛都空落落的刺痛起来。 她的失落和难过,那么清晰的写在脸上,瞬间刺的虞芳华怒火满腹。 “小门小户,就是没有教养!连和长辈过来打声招呼的礼貌都不懂!” 虞芳华讥诮出声,想到阮静微方才那憋屈的模样,心里又觉得畅快。 父不要母不疼的小贱人,看到他们一家子和和美美在一起的画面,心里受刺激了吧。 这还只是开始呢,等会儿考试开始,她再丢个大脸,看她以后还怎么有脸在虞夫人跟前装乖卖好。 虞慕恩的视线不由追着静微身影而去,这个……就是让父亲耿耿于怀的阮静微? 他初时还觉得父亲说的夸张了,但今日惊鸿一瞥,他竟是也生出同样的念头来,这阮静微,当真瞧着相貌气度都和母亲年轻时很像。 难不成,父亲的揣测怀疑竟是真的? 但是母亲的人品摆在这里,她怎会做出那种事来? 虞慕恩是死都不会相信的。 但方才看到阮静微那一刻,心底的触动却又让他无法忽略。 如果只是寻常长的和母亲相似的陌生人,他为什么看到她就会有天然的亲切感。 虞慕恩看着那抹身影远去,将心头疑窦压了下来。 高蘅却悄悄撞了一下丈夫的手臂,低声打趣道:“怎么,看上人家小姑娘长的好看了?” 虞慕恩无奈笑着对妻子摇摇头:“不是,你没觉得……她真的和妈年轻时很像?” 高蘅轻哼一声:“妈年轻时我又没见过,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拿话哄我?” 虞慕恩看了妻子一眼,眼底含了笑:“快走吧,大家都进去了。” 高蘅当然知道丈夫的为人,夫妻二人打趣几句,就不再多说,跟着进了教学楼。 偌大的阶梯教室,除却虞夫人一行很低调的坐在后排,还有一些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以及国际语言系其他专业的学生,倒也熙熙攘攘的坐满了半个教室。 班的二十名同学已经在前排位置坐好。 其中最为惹人注目的就是虞芳华。 她穿了一袭香槟色的香家套裙,化了淡妆,长发绾在脑后,倒是看起来有几分的干练清爽。 其他同学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坐在座位上戴着耳机不停的默念。 唯独虞芳华,鹤立鸡群一般,面上是志得意满的神色…… 这张试卷她回去粗略看了一遍,难度其实并不大,依着她的水平至少也能做到七八十分。 只是口语对她来说还稍微有些难,这篇演讲她曾经是听过的,也想过背下来,但最后折腾了很久,还是只能勉强复述一小半。 但仅此也就够了,她已经打听过了,就连张一卓,这两日也不过只背了四分之一。 虞芳华忍不住又去看静微,她坐在第一排的角落位置,正垂眸安静的在试卷上写着什么。 虞芳华注意到,她连耳机都没戴,看来,她根本已经放弃了口语这一项。 死读书的人就是这样,她现在的希望大约也就是这一张试卷了。 但是,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这可不像什么语文英语,考试前背一背还能有点用处。 虞芳华不由得意的收回目光,有些不耐烦的等着考试开始。 虞政委和几个老师终于进了教室。 他简短的讲了几句话,就让助手把二十位同学的书本试卷都收了上来。 然后分成两组,一组先考试卷内容,一组开始口语考试。 考试卷的十位同学分到一组,被请到了隔壁的空教室,能暂时不用考口语,众人很明显的都松了一口气。 考口语的十位分到二组,留在了这个阶梯教室。 静微和虞芳华,都被分到了二组。 同在二组的,还有张一卓和许岚,姜珊几个成绩名列前茅的同学。 说起来,二组的十名成员,虞芳华该是高考成绩最差的一个。 但她底子摆在这里,而虞政委向来又是十分重视口语的人,因此,虞芳华才会破例留在了二组。 一切准备就绪,教室里鸦雀无声。 虞芳华注意到张一卓一直都皱着眉脸色凝重,余下那几个人,更是紧张的脸色微微发白。 阮静微很安静的坐着,脸上的神色倒是很平静,不过虞芳华瞧得出来,她不过是在硬撑着而已。 就让她装吧,看她马上就要露出原型了,到那时,她还怎么装出这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来。 谢瑾瑜不知怎么的,此时竟然紧张的手心都微微出了一层细汗。 元敏敏连忙小声安抚道:“妈,没事儿的,芳华肯定能考的不错的,您看她一脸轻松的样子……” 谢瑾瑜却摇摇头,轻叹了一声:“她的性子我能不清楚吗?一**子不满,半**子才会咣当,她不过是刚入了门,学了点皮毛,也就在这些孩子们面前显摆显摆,但是人家是接触的少没有系统的学过,哪里像她……你们父亲手把手的教的啊。” 元敏敏不吭声了,虞芳华确实学的不怎么好,她可是听丈夫说过好几次的,他和大哥小时候学语言,没怎么吃过苦头,很快就上路了。 就算现在早就荒废了,比不得那些同传的精英,但日常交际都是毫无问题的。 但是虞芳华,实在是…… “希望她今天能发挥的不错吧,要不然你们父亲,怕是回去又要动怒。” 虞夫人终究还是心疼小女儿的,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的目光又不受控制的落在静微的背影上,这孩子,自始至终都是不动如山的沉稳模样,真是让人看了就喜欢。 但转而,却又想到了方才她略有些冷淡的样子,虞夫人心里不免有些难过,是因为上次虞家的事,她对自己也有了一些不好的印象吗? 那孩子瞧着就是有钢骨的,所以,她是不是有些不喜自己这样懦弱隐忍的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