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阮静微,好心劝你一句,赶紧换班换专业吧,省的丢人现眼!”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72章 “阮静微,好心劝你一句,赶紧换班换专业吧,省的丢人现眼!”

当他的目光与静微的触在一起时,他眉宇立时深蹙了起来。 那种极其不舒服的感觉,又浮上心头。 这女孩儿,就连她这超脱于自己年龄的沉静目光和神色,都与瑾瑜年轻时那样的像。 虞君谦克制着收回目光,现在并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就算这孩子让他再怎样的不舒服,他也会一视同仁,都当作自己的学生看待。 “虞芳华。” 虞君谦点了虞芳华的名字,虞芳华立时吓的站了起来,低了头,根本不敢看虞君谦一眼。 “身为班的学生,我并不要求你们每个人都成绩突出拔尖,优于众人,但至少你要有上进的精神!” 虞君谦说着,又威严看向虞芳华:“以后再让我听到这种不思进取厚颜无耻的话,我绝不轻饶!以后,班级内,任何一个新生想要在班混吃等死不求上进,我会一律将你们都逐出国际语言系!” 教室里鸦雀无声,虞君谦不留情面的训斥完女儿,见她小脸雪白,死死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不免语调稍稍柔和了一些:“虞芳华同学先坐下吧。” 虞君谦看了女儿一眼,复又看向教室内端坐的二十个人:“口语考试定在后天上午九点钟,我会提前给你们一张卷子和一盒磁带,知道你们很多人还没入门,只是略通皮毛,因此这次考试的内容就限定在这张卷子上,口语考试的内容也就是磁带上的内容。” 虞君谦让人发了试卷和磁带下去,复又沉声道:“这次考试前五名的同学,将有机会随我学习,一个月三节的课程,我亲自授课。” 教室里立刻炸了锅! “天啊,可以跟着虞先生上课……” “前五名,只有五个名额,这竞争也太激烈了!” “拼了命也要争取到一个名额啊,这样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吧。” 静微也忍不住的激动起来,她在江城时,也曾偷偷想过,将来若能得到虞政委的指教就再好不过了。 可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了这样的机会。 她低头翻看着试卷,粗略翻了一遍之后,不由得眉头微微皱了皱,在江城没有这个专业的老师,资源有限,她一切全靠自己自学,她的强项在口语上,这张试卷对她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 静微又拿起了磁带,希望口语不要太难,就算试卷答的不够好,口语也能补救一下。 虞芳华同样在看着试卷。 从十来岁开始就跟着父亲学习,这样近水楼台的先天好条件,也并非全然是白废的。 至少,这张试卷上的内容,她有七八成的把握。 虞芳华听着周遭一片哀嚎,抬眸又看到静微眉宇微蹙的样子,不由得心内畅快。 她就知道,这个江城的土包子,现在一定完全懵了,类语言这样的难度,她学了几年不过才入门。 阮静微怕是根本连你好谢谢都不会说。 后日的考试,她一定要拿到第一名,而这个阮静微,怕是要丢人丢死了,到那时,父亲一定就会对她再无任何好印象。 而爸妈现在签了离婚协议,虞夫人也搬了出去,虞家就是祖母和父亲的天下,阮静微得了父亲的厌弃,祖母又这样偏心于她,她休想在再在虞家有立足之地。 想要和她争抢,也得看看她有没有那个能耐! 虞芳华志得意满的将试卷和磁带都收好。 虞君谦已经离开了,班里重又热闹了起来。 “完了完了,我根本连这卷子上的单词都认不全……” “我也是我也是。” “我刚才听了一下磁带。” 有个男生如丧考妣,怔怔失神坐在座位上:“我连把这些话听懂都做不到,我怎么可能在两天内,把这大段大段的讲话复述下来?” “早知道我就不报这个专业了,我听一些师兄师姐说,有些人学了四年,还是一塌糊涂,根本做不了同传这一行……” “那要是学了四年还要改行,我们现在浪费这时间干什么?” “现在别说这些丧气话了,还是尽心准备吧,大家现在水平差距都不大,现在就看谁更努力了。” “你说的对,那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准备吧。” 教室里的人呼啦啦的走了大半,静微也收拾好了课本起身。 张一卓方才叫她一起去食堂吃饭,静微婉拒了,说有朋友在等着。 虞芳华看着张一卓有些失落的离开,教室里只剩下她和静微一个,她这才冷笑一声,缓缓走到了讲台前:“阮静微,我好心劝你一句,赶紧转班换专业吧……” 静微拿起书包,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虞芳华:“我凭什么听你的?” “到时候当众出了丑,丢人可就丢的更大了,你要是沦为笑柄了,我含璋哥哥脸上也要跟着无光……” “阮静微,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走了狗屎运被含璋哥哥看上,也要看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留在他身边……” “我这个年级第一总要比你这个倒数第三有实力吧,虞芳华,有时间不如回家好好照顾照顾虞夫人,尽尽你的孝心!” “我们母女之间的事,轮得到你这个外人来管?我想尽孝心,随时随地都能去,你呢?费尽苦心的巴结我母亲,又想做什么呢?” 虞芳华倏然冷笑:“恬不知耻的巴结着李老将军夫妇做了人家干女儿,到了帝都又想攀我们虞家的高枝儿?吕布做了三姓家奴后来死无全尸,你要是找死,我当然也会成全你!”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静微根本不会再被她的这些话给激怒。 虞芳华翻来覆去也不过就这些招数而已。 嘴巴上占了上风又如何,她会用实力让她知道,什么才叫沦为笑柄! “虞芳华,你不会是心里害怕吧?因为我考上了帝都的大学,我是全系第一名,你在紧张,你怕被我比下去,是不是?” “我怕被你比下去?真是笑话,阮静微,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专业?类语言,我父亲是这门语言泰斗级别的人物,我自小耳濡目染,我会怕被你这个土包子比下去?” “那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