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拽的要上天了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470章 拽的要上天了

“我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你挨打。” 厉慎珩低头亲了亲她眉心:“我当时真的没想到,你会拐回来帮那小姑娘,我以为你这么胆小的女孩儿,看到这种事会躲得远远的……” “可你却真的回来了,我看到你攥着那根棍子,脸都白的没有任何颜色了,怕的整个人都在发抖,却还是冲了过去,我后来就总是会想,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怯弱,自卑,却又心存侠义……” “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我只是看到挨打的人,总会想到我自己,因为,从小都是过的这样的日子,只有我自己知道,挨打有多么疼……” 厉慎珩想到那一夜在一高教学楼下,他将她抵在树上,看到她额上的一片红肿。 她轻描淡写的说着习惯了,连委屈的神色都没有。 如果他能更早一些认识她,他会护着她,让这些残忍的事,都不要发生在她的身上。 静微轻轻环住他窄腰,将脸贴在他胸口:“含璋,如果将来我们有孩子了,我们要做天底下最好的父母,不打他们,不骂他们,好不好?” “当然。” 他们会是天底下最好的父母,他那么爱她,在意她,又怎会不爱不心疼他们的孩子。 只是后来的后来,厉家龙凤胎里的哥哥严正抗议,男人头脑发热时说的都是假话……他根本就是捡来的野孩子。 当然,龙凤胎里的小妹妹可不这样想,在她看来,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宝宝,有一个全世界最溺爱她的总统老爸,她一辈子都是小公主! 如果小公主后来没遇上一个人的话,她也许真的可以做一辈子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不用落入凡尘去尝那酸甜苦辣。 离开一高校园的时候,两个人都停了脚步,立在原地沉默了很久。 以后,怕是很少再有机会回来这里,他们的爱情是从这里开始的,却永远都不会结束。 他们的新生活将从帝都重新开启,可他们知道,他们彼此都不会忘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 “含璋……” 风从头顶吹过,树叶在簌簌的轻响。 江城的星空比帝都的干净一些,那些星星仿佛都在无声的看着他们。 “如果你没有来江城,我们不会遇到,你会爱上别的女孩儿吗?” “没有这个如果,冥冥之中,天意已定,我下辈子肯定还会遇上你。” “我不要什么下辈子,我只要这辈子和你白首到老就足够了。” “我要啊,我很贪心,我想要很多个下辈子,只和静微在一起的下辈子……” 厉慎珩握紧她的手,他怎么能不要她的下辈子,她的下辈子,也不能便宜了玄凌那些人。 他要她生生世世,都是她的。 “你真的很贪心啊,你这样,老天爷也会不高兴的……” “管他呢。”厉慎珩拉着她的手,沿着学校围墙外的那一条郁郁葱葱的小道,一直一直向前走。 江城的星空啊,真的是很明亮很干净。 当数年之后他们站在这个帝国的最高处俯瞰众生的时候,在他们内心深处,最向往的,却仍是这一夜的星光吧。 …… 往年帝都大学开学的日子都订在九月初,国际语言系自然也是同样的日子报道。 但今年因为虞政委要单独校考大一录取来的新生,因此八月中旬,国际语言系的所有新生都已经赶赴帝都开始入学报道了。 根据众人所报的专业,成绩来分班,静微自然是分入了类语言专业的班,又因为类语言出了名的难学,所以整个国际语言系,班的学生只有二十名,而其他英语法语日语等专业的,都是至少四十名以上,像英语这种热门专业,甚至分了三个班。 虞政委拿到班级名单,眉宇就深蹙了起来,二十个学生,比去年又缩水了一半,照这样下去,怎么培养出更多的人才? 外交部翻译科的一位科长也连连叹息摇头,随着国际局势越来越紧张,类语言渐渐有取代英语在全球流通的趋势,若是这方面人才跟不上,将来外交事务是要吃亏的。 现在外交部就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局面,虞政委虽然早已离开外交部,但却仍是十分关心这些事。 这一次,更是亲自来学校,要校考这些新生,选拔人才。 “先如此吧,等开学后,再慢慢从其他班级挑选一些有天赋的学生,扩充班学员吧。” 虞政委拿了名单迈步向楼上教室走去。 此时的班。 二十个学生各自并不熟悉,进了教室,也不过是自己找位置坐下来。 因为尚且陌生着,所以众人并未曾怎么交谈,很多人都在戴着耳机,默默的诵念着。 毕竟很快要举行入学考试,大家根基都十分的薄弱,而这一次考试又是虞政委这样的大人物亲自主持,因此,众人更是紧张万分。 虞芳华进教室的时候,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因为她进教室门就落落大方的用类语言直接和教室里的同学们打了招呼。 她的发音算是很纯正了,毕竟有虞政委的亲自教导,与这些高二高三才开始接触类语言的同学们比起来,自然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因此,她一开口,就把众人镇住了。 虞芳华显然很满意众人的反应,她环顾教室四周,并未看到阮静微那张让人作呕的脸,心里的高兴就打了折扣。 不过没关系,后面多的是踩她的机会。 虞芳华捡了第一排的位子坐了下来,将自己爱马仕的手袋放在了书桌上。 同学们议论纷纷,有人佩服仰慕,有人却低声嘀咕道:“拽什么啊,会说几句日常用语就了不起?看她得瑟的样儿……” 虞芳华刚坐下来,就有几个女孩子围了过去:“你口语说的好棒啊……” “是啊,我除了会说一些oupate……reno……这种基础词汇之外,连正常见面打招呼的句子都说不通顺。” “是啊,简直难的离谱,那些卷舌,翘舌的发音……我真的每次听都想要撞墙,你们说虞先生怎么就这么厉害,怎么就发音这样标准又好听,我真是佩服死了!” 虞芳华听得他们夸奖父亲,不由有些得意:“孤陋寡闻,你们没想想虞先生是什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