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帝都,厉家 - 一遇总统定终身

第047章 帝都,厉家

厉慎珩冷声说完,抬手指了教室门口,眸色里带了压人的威慑;“现在,给我滚出去,滚!” 阮思雨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转过身踉跄的跑出了人群。 厉慎珩的目光落到蒋琬身上时,蒋琬整个人剧烈的颤了一下,不等他开口,她就狼狈的转过身直接‘滚’出了教室。 厉慎珩讥诮一笑,这个蒋琬倒还算识时务。 人群散去,上课铃响。 厉慎珩没有多逗留,只是抬手抚了一下静微的鬓发:“放学等着我。” 静微看着他转身离开教室,这一场闹剧就这样落下帷幕。 原来这就是有人撑腰,有人护着的感觉。 不像是上辈子,她回到宋业成身边,受尽了委屈,受尽了冷脸,收获的永远都只是淡淡一句‘静微你委屈一点,忍一忍吧……’。 这一辈子,她再也不愿,不想忍了。 上课五分钟后,陈洋也回了教室,正在做习题的静微,忽然看到陈洋推过来的小纸条。 “阮静微,对于欺负你的人,你用的着这样心慈手软吗?” 静微看向陈洋,陈洋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压低了声色:“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觉得厉慎珩出手有些狠了,对不对?” 静微没有否认,轻轻点头。 陈洋冷笑一声:“阮静微,如果我是厉慎珩,我会比他现在做的还要狠十倍。” 可惜他不是厉慎珩。 他没有那样神秘尊贵的背景,他也没有那样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陈洋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胸口涨痛,沉闷难受,却无法可解。 晚自习放学,静微却没有见到厉慎珩。 那个整日影子一样与他寸步不离的周从,带来了一句话:家中有急事,少爷连夜回帝都了。 静微听了这一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轻轻点了点头。 周从离开了,静微一个人站在楼前的树下,心脏像是忽然就空了,整个人都恹恹的。 她明明不喜欢厉慎珩的,她明明,对他从未有过好感,可为什么知道他连告别都来不及说一声就匆匆离开时…… 她却还是会觉得这样的失落。 但失落之后,却又不免担心。 她上辈子跟他三年,无论发生什么重要的事,他都一定会和她说一声才离开。 哪怕十万火急,哪怕天塌地陷,他都不会让她不安。 虽然,她那时从不会为他不安。 …… A国,帝都,厉家祖宅。 恢宏百年的中式宅院,庭院深深,绵延数里,低调却又煊赫。 如今厉家当家人乃是厉慎珩的父亲厉啸,数年前亦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在秦钊坐稳A国总统之位之后,为了避嫌,就逐渐隐退人前。 但厉家在整个A国的地位亦是一等一的尊贵,更何况如今的厉慎珩,乃是秦钊唯一的嫡亲外甥,而秦钊膝下,一无所出,厉秦两家早已默认,厉慎珩会是秦钊唯一的接班人。 因此,厉啸虽然状似隐退,不问政治,但他的影响力,依旧深远无比。 秦钊十分器重这个姐夫,对于一母同胞的嫡姐,厉啸的太太,厉家的当家主母秦令怡,更是感情深厚。